那一年,他走過父親走過的草地

——品讀老紅軍熊玉坤三過雪山草地的苦難輝煌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郭偉峰 周海良責任編輯︰李晨
2016-09-21 02:32

熊玉坤,1919年11月生于四川省北川縣,羌族人,安徽省軍區原政治委員。1935年4月參加紅軍,1936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長征中在紅四方面軍工作,三過雪山草地,參加過百團大戰、反“掃蕩”作戰、挺進大別山、淮海戰役、渡江戰役等戰役戰斗,先後3次受重傷。曾榮獲三級八一勛章、三級獨立自由勛章、三級解放勛章,1988年獲二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中秋佳節,“天宮二號”發射成功的消息傳來。在安徽省軍區合肥第三離職干部休養所,今年97歲高齡的老紅軍熊玉坤神采奕奕,感念國家盛事和科技進步,他高興地說︰“強軍興軍,要在得人。建設世界一流軍隊,離不開一流的人才隊伍。而吃苦奮斗是人才成長的階梯!”

這位鶴發童顏的老者,長征中曾經三過雪山草地。他說,這場苦難經歷成為他一生中最寶貴的財富。經歷苦難越多,砥礪意志越堅,成長進步就越快。因為苦難是人才最好的磨刀石,也是錘煉人格的最高學府,讓年輕戰士磨煉意志、增長才干、積蓄力量,頑強堅毅地走向光明與未來。

艱難困苦,玉汝于成。青年時代的鍛煉比黃金還貴重。熊玉坤出生在貧苦農民家庭,十三、四歲就跟著父親起早貪黑,放牛、種地、養家糊口,但因舊社會苛捐雜稅多、地主欺壓狠,窮人生活苦不堪言,絲毫看不見希望。

熊玉坤心中無比渴望自由,盼著有朝一日“翻身做主”。終于,一道紅色閃電照進黑暗的現實︰“紅軍來了!”一支紅軍隊伍開進了他的家鄉,幫助窮苦大眾打土豪、分田地、求解放。得知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紅軍是窮人的隊伍,熊玉坤的父親當即報名加入中國工農紅軍,跟著前衛部隊走了。父親走後,熊玉坤日思夜盼,後來才得知他長眠在草地里。

為了追尋父親的足跡,1935年4月,不到16歲的熊玉坤積極報名參加紅軍,在紅四方面軍第四軍十一師三十二團特務連任傳令兵,從此開始了他追求自由和真理的漫漫長征路。當年6月中旬,紅一、四方面軍的前鋒部隊勝利會師在夾金山下,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于15日抵達懋功。此時,中央紅軍和紅四方面軍分為左、右路軍,“紅小鬼”熊玉坤跟隨著右路軍前進。8月20日以後,大部隊來到毛兒蓋,開始了長征中的第一次過草地。

茫茫草地危機四伏,稍不留神,就會被吞噬了性命。想起父親犧牲在這里,熊玉坤暗暗發誓一定要戰勝自己,“那時只有一個信念,革命理想高于天,我們相信共產黨領導的紅軍必勝!”就這樣,“紅小鬼”熊玉坤在戰友們的扶持下,跟著紅軍部隊走了六七天,終于走出了死亡草地,到達班佑、巴西,並參加攻打包座的戰斗,消滅了胡宗南49師一部。長征途中,條件特別艱苦,但紅軍不怕遠征難,大家以苦為樂編唱著一句順口溜︰“天當房、地當床,暴雨下來當蚊帳,樹根野菜當干糧。”

風雨多經志彌堅,關山初度路猶長。

1935年9月,張國燾致電徐向前、陳昌浩,命令部隊南下第二次過草地。熊玉坤再次冒險翻過雪山、穿過草地,同年11月參加了百丈關戰役,但因敵眾我寡,熊玉坤所在部隊不得不撤離了百丈關。

1936年2月,熊玉坤和排長從四川蘆山護送槍支、彈藥等物資經天全到寶興。4月份,紅四方面軍與賀龍率領的紅二、六軍團部隊在四川道孚勝利會師,然後繼續向爐霍、甘孜前進。後來趕上大部隊的熊玉坤被調整到紅四軍供給部當通訊班長,此時,他又奉命跟隨大部隊第三次過草地、爬雪山。

正是經受住了艱苦環境的考驗,熊玉坤在第三次過草地時,光榮加入了黨組織,成為一名共產黨員。入黨後,他始終把共產主義信念作為自己的靈魂支柱和前進動力。“那時,我們都把過草地當作是對自己黨性的鍛煉和考驗,感到萬水千山也阻擋不了我們前進。”熊玉坤自豪地說,是信仰讓他能夠忍受一切艱難、痛苦,抱定目標,執著前進在革命道路上,即便是三過草地雪山,生活環境萬般艱苦,思想上也從未動搖過。事實證明,逆境最能鍛煉人,環境越是艱難困苦,就越需要堅定毅力和信心。

一次部隊行軍途中,敵人的飛機突然飛到頭頂狂轟濫炸,飛濺的彈片正巧打中了熊玉坤的頭部和腿部,當時鮮血汩汩直冒。“由于情況緊急,只經過簡單包扎後,我又跟著部隊繼續前進。”身經百戰的熊玉坤非常淡定地說,在戰斗中他先後3次受重傷,最嚴重的一次,敵人的子彈打穿了他的腹部,腸子都爛了,戰地醫生搶救後搖頭說︰“沒有什麼希望,看樣子是救不活了!”躺在廟里“太平間”的熊玉坤最後被當地群眾收留在家里養傷,躺了31天,直到痊愈。

鋼鐵,愈錘煉愈堅韌。

新中國成立後,熊玉坤作為一名從槍林彈雨中走過來的老兵,親歷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艱苦奮斗的崢嶸歲月和光榮業績,並逐漸走上領導崗位,擔任安徽省軍區政治委員。

1987年離休後,熊玉坤繼續保持和發揚紅軍光榮傳統,嚴于律己,艱苦樸素。去年,在安徽省軍區合肥第三離休干部休養所黨委專題民主生活會上,有著近80年黨齡的熊玉坤主動查找自身存在問題,深刻剖析思想根源,他“條件好了,作風不能散了”的自警自省發言,觸發人們深思……如今,這位九旬老人依舊愛淘書,一淘新書,二淘軍史書籍,他說看新書使思想不落伍,看軍史讓人銘記過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