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壁間,那壓不斷的木橋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奕辰責任編輯︰柳晨
2016-09-28 09:58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軍過後盡開顏。”紅軍在過岷山之前,必過臘子口。我時常在想,為什麼這麼一次不大不小的戰役,會牽動那麼多史家的目光?在中國革命史上佔有那麼突出的位置?

因為太險了。臘子口之險,險在形勢。兩河口會議之後,黨中央決定了北上方針,將紅軍分成左右兩軍︰左路軍由紅軍總司令朱德、總政委張國燾率領,經阿壩北進;右路軍由前敵總指揮徐向前、陳昌浩率領,經班佑北上。9月9日,張國燾背著黨中央命令陳昌浩率右路軍南下。危急關頭,為了貫徹北上方針,避免紅軍內部可能發生的沖突,毛澤東等人緊急磋商,決定連夜率紅一軍、紅三軍和軍委縱隊先行北上,跨越了茫茫大草地。值此關鍵時刻,如果打不開北上通道,紅軍還要退回草地!

臘子口之險,險在環境。臘子口位于甘南,是四川通往甘肅的必經之路。隘口只有30多米寬,鬼斧神工之間,兩座千丈絕壁聳立。絕壁之間,是一座小小的木橋。不通過這木橋,紅軍就進不了陝甘。在這樣的天險之間,還有國民黨軍重兵把守。1935年9月,紅軍前途命運的全部重量,就壓在這小小的木橋之上。

臘子口之險,險在戰斗。聶榮臻元帥後來說,如果臘子口打不開,無論軍事上、政治上,都會“進退失據”。深知此役之險的毛澤東親自定了攻打臘子口的方案,並把指揮所設在離山口兩百多米的地方。9月17日,紅四團一部向臘子口發起進攻,同時,擔任迂回任務的一連和二連,沿峭壁攀藤而上,悄悄爬上絕壁,似神兵天降一般對敵發起攻擊。戰斗的過程是驚心動魄的,也是語言難以描述的。到達陝北後,在一次會議上,毛主席講到臘子口戰役時說,哪些是打臘子口的同志,站起來讓大家看看!並向站起來的官兵敬了一個軍禮。

如今,到甘南迭部縣的臘子口游覽,你會感覺到空氣中彌漫著一種香甜的味道。我想,這不是草木的氣味,而是那場生死之戰散發出的硝煙的芬芳。硝煙散去之後,紅軍北上的通道在這里訇然而開。而那座承載了歷史巨大重量的木橋,也早已化作了錚錚脊梁,時常閃耀于我黨我軍歷史上的雄關險隘之間。

(《解放軍報》2016年9月28日 05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