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紅軍改編時李先念曾連降六級改任營長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肖裕聲責任編輯︰柳晨
2016-09-28 09:47

鐵肩擔大局

■肖裕聲

★長征中,黨和紅軍不僅面臨敵人殘酷的圍追堵截,更面臨作戰決策時復雜的背景。在緊要關頭,共產黨人和紅軍將士把維護大局的黨性原則和觀念彰顯得淋灕盡致。他們總是善于從全局的高度,用長遠的目光來觀察形勢、分析問題,制定出正確的路線政策,並積極與破壞大局發展的各種錯誤傾向作斗爭,保證了長征的最後勝利和革命事業的順利推進。

漫漫長征路,黨和紅軍以英勇無畏的犧牲精神,戰勝了敵人的圍追堵截和千難萬險,並以堅定不移的黨性原則和高瞻遠矚的遠見卓識,始終維護黨和紅軍前途命運和國家民族利益的整個大局,有力糾正“左”傾錯誤的危害,維護黨和紅軍的團結統一,倡導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建立,為中國革命勝利提供了寶貴的歷史機遇和堅實的政治基礎。

(一)

1931年1月中共六屆四中全會後,以王明為代表的“左”傾冒險主義在黨中央佔據統治地位,毛澤東開始受到排擠。紅軍長征初期,毛澤東等黨和紅軍部分領導人雖處于邊緣化狀態,但他們沒有消極被動,沒有因此影響自己的革命熱情,而是一邊行軍一邊思考如何使黨和紅軍擺脫失敗,並取得戰略轉移勝利。在毛澤東看來,首先必須糾正“左”傾錯誤的軍事路線;其次是要時刻關注中央紅軍戰略轉移中出現的情況,謹防全軍覆滅。毛澤東維護革命大局的政治原則性和關于糾正“左”傾錯誤軍事路線的精闢分析,逐漸贏得了張聞天、王稼祥等人的敬重和認同。後來中共中央在遵義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集中解決當時具有決定意義的組織問題和軍事問題,在極其危急的情況下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是黨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

遵義會議的成功,離不開黨和紅軍領導人堅決維護黨的利益和革命大局的黨性原則。事實上,為了整個民族解放事業的順利推進,黨和紅軍領導人並不在乎自己是否被排擠、被冷落、被侵犯利益,他們跳出一時一事、一地一己的局限,從不糾結于眼前利益的得失,不在乎個人的發展前景,而是一心裝著整個黨和紅軍發展大局,把革命事業放在人生追求的第一位置,堅守著共產黨人的信仰! 

堅決維護大局的黨性原則,是中國共產黨人克服困難、推進工作發展的重要品質。毛澤東說過,“指揮全局的人,最要緊的是把自己的注意力擺在照顧全局上面。”為什麼毛澤東能夠在受到排擠的情況下依舊心系革命事業、心系民族安危,始終以黨和人民的根本利益為重?我想,這就是中國共產黨人的黨性原則和大局意識。

(二)

共產黨人鐵肩擔大局,需要超凡的勇氣和膽略,從而在局勢紛繁復雜中始終保持清醒、堅定,始終從大局出發,始終思考著怎樣維護好黨和人民的利益,保證革命在分岔路口、迷茫之時找到正確的前進方向。

遵義大捷後,1935年3月10日凌晨1點,一封急電交到朱德手里。這是一份由紅一軍團提出的紅軍行動建議。電文建議野戰軍應攻佔黔西商貿名鎮打鼓新場,充實紅軍的給養保障,並順帶攻下駐守的一支黔軍部隊。朱德看了電文後,認為此意見可行,而毛澤東則搖了搖頭。他通過分析,判斷黔軍、滇軍已紛紛向打鼓新場集結,蔣介石也很看重那個地方,不可貿然行動。但此時很多領導人都贊同進攻打鼓新場的建議。兩種不同意見引發了較長時間的激烈爭論。

毛澤東表明了自己不同的意見與理由,紅軍對駐守打鼓新場的黔軍實施攻擊,很可能進攻一開始就將被蔣介石在黔的全部兵力迅速圍困。而且紅軍的戰略目標是跳出包圍圈,不可計較一城一地得失,更不可戀戰。盡管毛澤東再三闡述自己的見解,無奈眾人未被說服。爭論的結果是,大家都同意進攻打鼓新場,僅毛澤東一個人持反對意見。會後,毛澤東深為紅軍的前途擔憂。深夜,毛澤東提著馬燈找到周恩來,隨後他和周恩來一起又去找朱德陳述利弊。第二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義縣楓香鎮的苟壩召開會議,正式決定放棄攻打打鼓新場。後來的事實很快證明,毛澤東的軍事預見是正確的,紅軍避免了一次可能發生的失敗。同時,也使全黨同志看到,當真理在少數人手中時,毛澤東為維護黨和紅軍的利益需要多麼大的勇氣與信心!

鄧小平曾指出,“考慮任何問題要著眼于長遠、著眼于大局,眼界要非常開闊,胸襟要非常開闊。”在黨和軍隊內部,當個人的正確主張被否定或誤解時,毛澤東沒有計較個人的榮辱,而是從大局出發,始終思考如何維護黨和人民的利益,為堅持真理而奮斗,共產黨人的責任擔當躍然紙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