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兵司令員孔從洲的抗戰故事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羅東進 辛旗 張焱責任編輯︰柳晨
2016-09-29 09:57

雄心鑄利劍,決勝謀未來

孔從洲是我軍炮兵教育工作的杰出領導者。1955年5月,組織上征求他對調動工作的意見,他毅然選擇到院校工作。任高級炮校校長、炮兵工程學院院長期間,培養了一大批中高級炮兵指揮干部和工程技術干部。他重視教員隊伍建設,對我軍經選拔留校任教的青年知識分子,政治上信任,生活上關心,工作中壓重擔。對曾在國民黨軍隊工作過的留用人員,他也一視同仁,鼓勵他們以主人翁的責任感做好工作。孔從洲在高級炮校工作5年培訓的近4千名學員,大都成為我軍指揮員。1962年2月5日,毛澤東主席在中南海單獨接見了孔從洲,詳細了解了炮兵院校情況,對炮兵工程學院的建設作了具體指示,這一關懷賦予孔從洲巨大的精神力量,他團結教職員工在不長的時間里,將1960年組建的炮兵工程學院發展成我軍一所具有相當規模和實力的高級工程技術院校,這所大學就是現在馳名中外的解放軍南京理工大學。

1964年6月,孔從洲調任軍委炮兵副司令員,一度兼任炮兵科學技術研究院院長。在這個崗位上他奮斗了18年直到離休,為我軍炮兵現代化建設嘔心瀝血,建樹頗多。從1964年開始,孔從洲主管炮兵裝備科研武器發展工作,成功研制包括大威力壓制武器、中高空防空武器、新型反坦克武器等新型裝備,特別是發展新型陸軍戰術導彈,為炮兵武器現代化奠定了基礎。中國工程院院士王興治回憶說:“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是孔副司令員始終支持我們,鼓勵我們攻克難關,導彈研制成功飽含著他老人家的心血。”

“文革”後恢復工作,他以近70歲高齡下工廠到部隊,蹲在科研單位和試驗基地,檢查督促項目進展,協調解決實際困難,親自參加新武器試驗,足跡遍及邊防和大小三線。他只爭朝夕的拼搏和明察秋毫的遠見,在軍工領域贏得了“棋高策遠”的贊譽。他負責領導設計研制的全自動新型高炮武器系統僅5年時間就誕生了。

孔從洲是炮兵科技戰線的優秀指揮員和開拓者。某反坦克導彈研發攻關時刻,孔從洲對研制人員說︰“我們的科研實踐證明,凡是看準了的而且一抓到底的項目,絕大多數都定型了;凡是沒有抓住的也就中途下馬吹了。科技工作是使我們擺脫落後面貌的先驅,要堅持科研先行,洋為中用,走出一條我們自己的路來。”當武器系統進入國家靶場進行摸底試驗時,正值隆冬,深夜天寒地凍,他穿著軍大衣坐在現場看試驗,喜憂同研制人員交融在一起。該型導彈定型投產後,以其受控性能好、命中率高受到國外同行的重視。

孔從洲牢記毛主席關于“對雷達干擾必須找出對付的辦法”的指示,密切關注國外電子戰發展情況。1975年6月,他以高度責任感直接給軍委主席毛澤東寫信,建議組建電子對抗領導小組和專門機構,解決我軍現裝備的抗干擾問題,積極發展對敵實施偵察和干擾的手段,使敵不能制我,而我可以制敵。信發出兩天後,重病在身的毛主席作出重要批示。其後,葉劍英先後4次找孔從洲交談,形成工作報告呈送毛主席。兩天後毛主席同意創建我軍電子對抗領導機關和組建專門部隊。

孔從洲為了開好軍工火藥專業會議,組織了兩個調查組分赴全國12個城市,深入工廠、研究所、基地、院校和部隊,歷時33天調查研究。他自己也來到幾個火藥工廠觀看生產流程,召開座談會听取群眾意見。他說︰“對待新產品,彈廠和藥廠如果抱著你不保險我不冒險的態度,彈藥技術一步也前進不了,只能停留在原來的水平上。而提高武器性能,在彈上、藥上大有文章可做。我們要相信科學,立足實踐,推動新產品的開發和應用。”這次火藥會議提出具體規劃落實措施,有力地促進了我國火藥事業的發展。

孔從洲離休後,仍心系國防和軍隊建設。1991年1月第一次海灣戰爭,他在病重臥床中給軍委領導寫信,談了自己對高新技術在戰爭中重大作用的認識,論及高科技戰爭中的電子轟炸、制空權、夜間作戰、精確制導武器使用等問題。建議全軍加強研究新的戰爭形態,抓緊攻關高技術武器裝備,加快實施軍事訓練基地化、實戰化等。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