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捷生軍報撰文︰長征是永遠的革命聖典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賀捷生責任編輯︰喬夢
2016-10-20 08:33

★毛澤東曾說︰“講到長征,請問有什麼意義呢?我們說,長征是歷史紀錄上的第一次,長征是宣言書,長征是宣傳隊,長征是播種機。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歷史上曾經有過我們這樣的長征麼?”

永遠的革命聖典

■賀捷生

賀捷生

1981年,一個美國前高官不遠萬里,帶領全家來到中國,重走長征路。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他說︰“我是沿著長征路線來朝聖的!”

這個美國前高官叫布熱津斯基,曾擔任卡特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也是風靡一時的《大棋局》《大抉擇》和《大失敗》的作者。在他看來,長征隱藏著新中國執政黨及其領導的人民軍隊,還有其穩步治理的這個東方大國,從勝利走向勝利的精神密碼。

是的,理解了長征,就理解了我們一路走來的精神密碼。那一段艱苦卓絕的遠征,對于後來者而言,是一部永遠的革命聖典。

(一)

紅旗漫卷︰革命理想高于天

80年前,紅軍在第五次反“圍剿”失敗、敵人大兵壓境、中央蘇區即將失守的背景下匆忙上路,悲傷和茫然籠罩著沉沉行進的隊伍。向什麼地方轉移?落腳點在哪里?當時誰也說不出來。

好在黨在這支隊伍中,黨的領袖在這支隊伍中,官兵信賴的各級指揮員也在這支隊伍中。因此,大家堅信,只要跟著隊伍走,就是對的,就有希望和出路。因為他們信任黨,信任黨提出的戰斗任務和革命目標。而他們參加紅軍,跟隨黨領導下的這支隊伍沖鋒陷陣,就是奔著黨提出的革命目標來的。如果需要理由,這就是他們初心不改的理由。

1934年8月,從湘贛邊界提前三個月啟程的紅六軍團,擔負為中央紅軍戰略轉移探路的任務。他們原定進入湖南,與我父親賀龍在湘鄂西創立的紅軍會合,為中央紅軍開創新的根據地,但被湖南的軍閥部隊逼入貴州境內。這支連一幅詳細的貴州地圖都沒有的部隊走到石阡甘溪,遭到了湘桂黔三省國民黨軍24個團的包圍。經過幾天激戰,9000多人的隊伍突圍出來3000人。解放後擔任新疆軍區副司令員的郭鵬中將,是我熟悉的一位叔叔,當年他帶領一個團從甘溪突圍。他回憶說,甘溪突圍中,他的一個連長胳膊被打斷了,為跟上隊伍,不被傷病拖累,親手揮刀把那支胳膊砍掉了。下山時,傷口的斷面在流血,疼痛難忍,他一咬牙,血肉模糊地往下滾。滾到山下,人不行了,馬上要咽氣的時候,他欣慰地對郭團長說︰“團長,你們走吧,不要管我。只要你們繼續往前走,我死也瞑目了。”為什麼部隊向前走,這個同志死也瞑目?因為只要部隊向前走,就有勝利的希望,他雖然看不到,但他的親人看得到。

這就是理想和信仰的力量!正如歌里唱的︰革命理想高于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