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事求是思想路線是生命線勝利線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賴瑜鴻 通訊員 魯憲甫責任編輯︰李晨
2016-10-21 09:22

實事求是思想路線是生命線勝利線

——透過“英雄史詩 不朽豐碑”長征主題展覽感悟黨的三次重大道路抉擇

會議桌上的長征
 

翻閱紅軍長征史料,會發現這樣一個特點︰紅軍在長征途中經常一邊打仗一邊頻繁地開會。黨中央在長征途中先後召開了32次重要會議。這些會議,反映了黨在各個階段的重大抉擇,是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與中國革命具體實踐相結合的勝利,是實事求是思想路線的勝利。

9月23日,“英雄史詩 不朽豐碑——紀念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主題展覽”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拉開帷幕,展出各種照片275張、文物252件,其中一部分還是首次展出。10月中旬,記者走進長征展廳,透過這些珍貴的照片、文物,回顧長征途中黨的三次重大道路抉擇,探尋黨的實事求是路線的思想軌跡。

結束“左”傾錯誤,確立毛澤東在黨和紅軍中的領導地位

這是1934年11月的兩份電報。一份是蔣介石要求全殲紅軍于湘江以東的手令︰“黨國命運在此一役”。一份是中革軍委急電︰“我們不為勝利者,即為失敗者”。血戰湘江之後,中央紅軍雖然突破了湘江,但已由出發時的8.6萬人銳減至3萬余人。“強渡湘江血如注,三軍今日奔何處?”經過第五次反“圍剿”斗爭失敗和慘烈的湘江戰役之後,紅軍究竟應該往哪里去?

“人們在勝利時認識了毛澤東,在失敗時進一步認識了毛澤東。”講解員介紹說,血的教訓激起紅軍將士對“左”傾教條主義的憤恨,強烈要求改換領導,端正軍事路線。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央連續召開了以遵義會議為代表的一系列會議——

畫作《通道會議》上,毛澤東拍案而起,向“左”傾路線和洋顧問發出了第一聲“不”。在油畫《黎平會議》前,工作人員向我們介紹,1934年12月18日,黨中央在黎平召開了政治局會議。討論的中心議題是通道會議懸而未決的中央紅軍向何處去的緊迫問題,會議從白天一直開到深夜,爭論十分激烈。毛澤東、王稼祥、張聞天等堅決主張中央放棄北上原定計劃,向遵義地區進軍,建立新的根據地,會議就此作出決議。在12月31日夜召開的猴場政治局會議上再次肯定了毛澤東的主張,否定了博古、李德等人的錯誤意見,重申黎平會議的戰略方針。

在遵義會議展區,記者看到展區的一角陳列著一個掛鐘,指針停留在8時35分的位置。工作人員介紹,這是遵義會議召開時掛在會場的掛鐘。展區的另一角,還原遵義會議開會時的小客廳引來了不少觀眾駐足凝望,天花板上吊著一盞煤油燈,中間放著一張長方形桌子,20把椅子擺成了一個橢圓形,地板上還燒著一盆炭火。1935年1月15日晚,著名的遵義會議就在這個小客廳召開。會上,改組了中央領導機構,選舉毛澤東為中央政治局常委,取消博古、李德的最高軍事指揮權,結束了“左”傾教條主義錯誤在中央的統治,從此確立了毛澤東在黨和紅軍中的領導地位。

在扎西會議展區的文物展櫃里,有一份珍貴的歷史文獻引起了記者的注意——中共中央書記處為傳達遵義會議精神發布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總結粉碎五次“圍剿”戰爭中經驗教訓決議大綱》。據了解,1935年2月8日,黨中央在雲南扎西地區召開會議,討論通過了《遵義會議決議》,為了盡快向各級干部傳達遵義會議精神,張聞天起草了這份2000多字的重要文件。隨後,張聞天在苟壩主持政治局會議,成立了由周恩來、毛澤東、王稼祥三人組成的軍事小組,全權指揮紅軍軍事行動,進一步鞏固了毛澤東在黨和紅軍中的領導地位。從展廳陳列的照片上已經看不出針鋒相對的激烈斗爭,卻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個年輕政黨走向獨立自主的歷史足跡。

談起結束“左”傾教條主義錯誤,來自湖南湘潭的退休干部陳建國認為毛澤東起了非常關鍵的作用︰“毛澤東之所以在黨和紅軍中的領導地位得到確立和不斷鞏固,就在于他創造性地把馬克思主義普遍原理與中國革命實際相結合,提出正確主張,同時也在于黨和紅軍勇于修正錯誤、堅持真理。”

堅持北上方針,堅決與張國燾右傾分裂主義斗爭到底

“這就是著名的兩河口會議召開的地點,你記不記得,我們兩個多月前去過這里……”在照片《兩河口會議舊址》前,來自廣西壯族自治區賀州市的78歲老人雷興鴻正在給72歲的老伴呂海群講述兩河口會議召開前後的故事,兩位老人在今年夏天靠著一輛舊摩托車歷時3個月完成了重走長征路的夢想,每到一個地方,他們認真參觀了紀念館、會議舊址,感受偉大的長征精神。

听著老人樸素的言語,記者的思緒不禁回到了1935年6月︰紅一、四方面軍在四川懋功勝利會師後,如何正確分析形勢,盡快確定新的戰略方針,成為黨和紅軍面臨的首要問題。為此,黨中央于26日在兩河口舉行政治局會議,會議確定了兩個方面軍共同北上,在川陝甘創建根據地的戰略方針。這次會議,對于加強兩個方面軍的統一領導和團結,堅定北上創建川陝甘根據地的必勝信心起到了積極作用。

在展櫃的顯著位置,擺放著一份張國燾致電中央放棄北上、主張南下的電文,仔細讀後發現,字里行間無不透露著他想避敵主力、南下川康,企圖分裂黨和紅軍,竊奪黨的最高領導權的政治圖謀。

黨中央識破了張國燾的用意,與之進行了堅決的斗爭。在其後中央政治局召開的沙窩會議、毛兒蓋會議上,都堅持了北上的決策。張國燾在企圖落空後,一意孤行,陰謀脅迫中央。中共中央當機立斷,率紅一方面軍主力先行單獨北上。9月12日,黨中央在俄界召開了政治局緊急擴大會議,批判了張國燾分裂主義錯誤,繼續堅持北上方針。會後,北上紅軍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陝甘支隊。

“從通道會議到俄界會議,我們黨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的實事求是路線不斷得到鞏固。”軍事博物館文物庫房主任孫成智告訴記者,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審時度勢,根據形勢任務的變化,及時調整和完善軍事戰略方針,戰勝張國燾分裂黨和紅軍的錯誤行為,毫不動搖地堅持北上方針,引領紅軍沿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轉變政治路線,決定建立最廣泛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軍過後盡開顏。

1935年9月26日,中央政治局在甘肅通渭榜羅鎮召開會議,決定紅軍長征的最終落腳點為陝北。10月19日,黨中央和中央紅軍進駐陝甘革命根據地吳起鎮,隨後召開了吳起鎮會議。會議決定黨和紅軍今後的戰略任務是建立西北蘇區,以領導全國革命,從而宣告了中央紅軍長征的完結,開創了黨中央全國革命大本營放在陝北的新的歷史時期。

“山高路遠坑深,大軍縱橫馳奔。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參觀人群中,一位中學老師給學生們講起了毛澤東寫給彭德懷這首詩背後的故事。原來,陝甘支隊到達吳起鎮時,敵騎兵四個團追了上來,彭德懷具體部署和指揮了這場戰斗,他利用有利地形和靈活戰術擊潰了敵軍。戰後,毛澤東聞訊而喜,賦詩贊揚。

危難之際顯擔當。黨中央到達陝北後,中國政治形勢發生了急劇變化,日本帝國主義制造華北事變,瘋狂侵略中國,中華民族面臨嚴重危機。與此同時,經歷過長征的中國共產黨對中國國情有了更深入的認識,推動了黨的政治路線的轉變。

為挽救民族于危亡,中國共產黨明確提出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政策,決定實行戰略策略的轉變。1935年12月,中共中央在陝北瓦窯堡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決定建立最廣泛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會議還通過了《中央關于軍事戰略問題的決議》,確立了以打通抗日路線為中心任務,以山西和綏遠為紅軍行動和發展蘇區的主要方向。

在瓦窯堡會議展區,來自武警北京市總隊某師的不少官兵在一級展品——周恩來手稿《目前任務》前駐足良久。“瓦窯堡會議科學地總結了兩次國內革命戰爭的基本經驗,解決了遵義會議沒有來得及解決的政治策略問題,確定了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政策,為黨領導全國人民迎接抗日戰爭奠定了政治基礎。”該師政委呂寶強激動地說,這次戰略方針的轉變,是實事求是思想路線走向成熟的表現。

記者翻閱留言簿,一位署名“院校教員”的觀眾這樣寫道︰長征的勝利,是黨中央和毛澤東同志基于客觀情況,審時度勢,把握時機,正確實施戰略轉變的勝利,是把馬克思主義普遍原理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際相結合的勝利,是黨的實事求是思想路線的勝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