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制勝之道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嚴德勇 王衛東責任編輯︰李晨
2016-10-21 09:38

漫漫長征路,中國工農紅軍歷經大小近600場戰火的洗禮,成功粉碎國民黨軍的圍追堵截,創下許多膾炙人口的經典戰例,以軍事上的勝利完成鳳凰涅--——

永遠的制勝之道

向紅軍學打仗學指揮,繼承“活的靈魂”是根本

歷史樣本

“有時向東,有時向西,有時走大路,有時走小路,有時走老路,有時走新路,而唯一的目的是為了在有利條件下,求得作戰的勝利。”

——1935年2月16日黨中央、中革軍委發布的《告全體紅色指戰員書》

樣本解讀

長征,被動中始行,主動中勝出。遵義會議後,那支善用靈活機動戰略戰術的紅軍又回來了,剛度過41歲生日的毛澤東,在赤水河畔力挽狂瀾,領導紅軍從失敗走向勝利。

一支軍隊的戰略戰術,凸顯這支軍隊的核心戰力,關乎這支軍隊的前途命運。誠如劉伯承元帥所說︰“遵義會議以後,我軍一反以前的情況,好像忽然獲得了新的生命……”

1936年2月底,國民黨軍以100多個團的兵力對紅二軍團和紅六軍團發動進攻,賀龍和任弼時等率領紅軍進入貴州西南部的烏蒙山區。此後一個月,紅軍拖著國民黨軍在山區轉圈,直把敵軍拖得無力“追剿”,只能撤回。烏蒙山回旋戰堪稱賀龍用兵的神來之筆。

對此,毛澤東高度評價︰“二、六軍團在烏蒙山打轉,不要說敵人,連我們也被你們轉昏了頭。硬是轉出來了嘛!你們一萬人,走過來還是一萬人,沒有蝕本,是個了不起的奇跡!”

讀史感悟

陸軍第42集團軍某旅旅長邢衛華︰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而變者謂之神。其實,戰爭中沒有神機妙算,只有堅持真理和隨機應變。“運用之妙,存乎一心”,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是紅軍打仗“活的靈魂”,是我軍永遠的制勝之道。

鑒往方能開來。當前,面對我軍“兩個能力不夠”和部分指揮員“五個不會”問題,尤需我們從紅軍長征的經典戰例中汲取營養與活水,推動部隊訓練特別是指揮訓練向實戰化靠攏,把我軍信息化作戰條件下的戰略戰術運用提升到一個新階段。

像紅軍那樣牢牢掌握“制信息權”,才能在未來戰場上打勝仗

歷史樣本

“我軍各方往來密電皆翻譯成文,無怪其視我軍行動甚為明了,知所趨避。”

——1935年5月,國民黨滇軍總司令龍雲在紅軍“插翅高飛”後發給蔣介石這樣一封急電

樣本解讀

赤水河畔,敵我兵力之比達到了空前的13︰1。然而這場在蔣介石看來沒有懸念的圍殲之戰,卻被毛澤東導演成了一幕以少勝多、變被動為主動的歷史活劇。

紅軍能夠迂回穿插、聲東擊西,突破十倍于己之敵的圍追堵截,除了毛澤東高超的指揮藝術和將士們的英勇戰斗外,還得益于紅軍的情報工作。中央紅軍早在反“圍剿”作戰時,就組建了無線電分隊,開辦了通信學校,培養了大批無線電專業技術人才,並且掌握了當時堪稱“高技術”的無線電偵听和破譯技能。

一渡赤水“避敵”,二渡赤水“殲敵”,三渡赤水“誘敵”,四渡赤水“甩敵”……四渡赤水期間,通過偵听和破譯,紅軍能準確了解敵人的行動部署,敵軍態勢對我來說猶如透明戰場。而國民黨軍主要靠飛機空中偵察,加之紅軍常常夜行曉宿,蔣介石對我動向則如盲人摸象。如此一來,兩者之間的較量,勝負高下豈能有變?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毛澤東對長征期間的情報偵察工作贊賞有加︰“有了軍委2局,我們好比打著燈籠走夜路。”

讀史感悟

火箭軍某導彈旅旅長石鴻雁︰制信息權,是決定未來戰爭勝負的戰略“制高點”。與紅軍長征時期不同,今天的“制信息權”有了全新的內涵,除了傳統的情報偵察,以一體化作戰指揮平台等為代表的信息支持能力與信息對抗能力,正在成為我軍戰斗力的核心要素。

塑造後天的軍隊,才能打贏明天的戰爭。直面軍事變革的疾風驟雨,我們只有下大力深研信息化戰爭制勝機理,在實戰化訓練中更加突出破敵體系、網絡對抗、依技施謀等內容,才能像紅軍前輩那樣,即便在武器裝備處于劣勢的情況下,也能轉劣為優,決勝未來信息化戰場。

作戰勇敢是實現軍事謀略的關鍵,要永葆紅軍的“血性之勇”

歷史樣本

“瀘定橋一戰,在長征史上的意義巨大。如果這次戰斗失敗,如果紅軍在炮火面前畏縮不前……那麼中國隨後的歷史可能就不同了。”

——前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布熱津斯基,在1981年10月撰文如此評價紅軍“飛奪瀘定橋”

樣本解讀

一支軍隊的戰略戰術,折射著這支軍隊的血性擔當。

強渡大渡河,紅軍的戰斗精神與戰術配合相映成輝。17勇士炮火中渡河,擊敗對岸數倍之敵。紅軍從安順場進軍瀘定橋,一晝夜急行120公里,22勇士冒著槍林彈雨佔領瀘定橋。這樣的意志力、戰斗力曠世罕見,靠的是頑強的戰斗精神。

可以說,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背後,是紅軍將士的生死與共和血性擔當。中央紅軍長征出發時有12位紅軍師長,之後3死9傷,還有兩位是獨臂。土城之戰失利,總司令朱德親上前線指揮︰“只要紅軍勝利,區區一個朱德又何惜?”炮彈就在身邊爆炸,氣浪幾次把這位“紅軍之父”震倒在地。他抖抖身上泥土,像普通士兵一樣端著機槍又沖向敵陣。

向紅軍學打仗學指揮,繼承“活的靈魂”是根本

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又是戰斗精神得以發揮的有力保證。攻克天險臘子口,毛澤東只給了紅一軍團紅四團團長王開湘、政委楊成武兩天時間。此役,紅軍巧妙運用夜戰、佯攻、夾擊等戰法,既避免了盲目犧牲,又鼓舞了士氣,戰斗精神發揮得淋灕盡致。

讀史感悟

南部戰區陸軍某旅政委汪平︰決勝戰場,靠“謀”更要靠“勇”。金一南在《苦難輝煌》中如此寫道︰“就在湘軍、桂軍與中央軍互相將最重的作戰任務推來推去的時候,中央紅軍卻在疾進途中表現出一種頑強的整體性。這種整體性,就是血性擔當,就是戰斗精神,是執行戰略戰術堅實的意志之基。”

承平日久,強化戰斗精神,需靠培養鍛造。未來信息化戰場,戰斗精神仍然是制勝的利刃。我們只有永葆紅軍的“血性之勇”,在實戰化訓練中融入百折不撓、敢打善戰的意志錘煉,才能讓“軟實力”變為“硬功夫”,在未來戰場續寫新的歷史、創造新的輝煌。

文風連著勝敗,學習長征戰場上的另一種“制勝之道”

歷史樣本

“皎平渡有船6只,每日夜能渡一萬人。軍委縱隊5日可渡完。”

——搶渡金沙江前夕,劉伯承出奇兵搞到6只船。他發給朱總司令的電報,包括標點只有短短27字

樣本解讀

據統計,紅軍長征期間產生的各種文電、講話平均每天有1篇以上。在硝煙中作文、馬背上發電、擔架上開會,決定了這些文電、講稿必須簡短、實在、管用。如湘江戰役的危急關頭,林彪和聶榮臻給中革軍委拍發電報︰“軍委須將湘江以東各軍,星夜兼程過河,一、二師明天繼續抗敵。”下級對上級使用“須”之口吻,提“星夜兼程過河”之要求,形勢之危急、謀戰之務實躍然紙上。

又如1934年12月,紅軍長征途中在黎平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特別會議,由毛澤東親自起草的黎平會議決定,全文不到700字,字字如金、句句實在。這些經過戰火淬煉的長征文電,篇篇“簡潔明快”,為我們樹立了改進文風乃至訓風、演風、考風的標桿。

讀史感悟

駐澳門部隊司令部作訓處處長金緯︰信息化條件下體系作戰,往往不是“大魚吃小魚”,而是“快魚吃慢魚”。兵貴神速,以快制慢,方能掌握制勝先機。戰場上戰機稍縱即逝,誰要搞文山會海、寫冗長文電,誰就會付出血的代價。

“簡潔是天才的姊妹”,文風連著作風,文風關乎勝敗,向紅軍學打仗學指揮,其“簡潔明快”的指揮藝術,當是今天我們理應繼承發揚的另一種“制勝之道”。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