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征路上的紅色路標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夏洪平責任編輯︰李晨
2016-10-21 13:02

長征路上的紅色路標

——解讀長征紀念碑折射的紅軍將士偉大犧牲奉獻精神

1949年10月2日凌晨,新生的共和國即將迎來第一個黎明。直到4點多,毛澤東還沒有睡意。

他對衛士說,我們革命不容易啊,有多少同志獻出了生命,如果他們能看到今天這種場面,一定比我們還高興……

那一刻,他或許想起了二萬五千里長征路上,犧牲的10多萬紅軍將士。

這是一組被鮮血浸透的數據︰長征出發時總人數為18.7萬余人,算上途中補充兵力,共約20萬人,而1936年10月紅軍三大主力會師時,僅剩5萬余人。長征,就是一條烈士身軀鋪就的路。一冊長征回憶錄里有這樣的描述︰“不用路標,順著戰友的遺體就能找到前進的路線。”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80年後的今天,昔日血染戰旗的長征故地,早已成為安居樂業的幸福家園。只有一座座巍然矗立的長征紀念碑,如煌煌史頁,銘刻著紅軍將士的犧牲奉獻和豐功偉績;如紅色路標,為我們今天邁向世界一流軍隊的“新長征”,提供著永恆的指引。

為了大局勇于自我犧牲,是最可貴的擔當——

官兵勇于犧牲 軍隊無往不勝

廣西興安︰紅軍長征突破湘江烈士紀念碑

出廣西興安縣城西南1公里,獅子山上,聳立著紅軍長征突破湘江烈士紀念碑。

三支步槍造型的碑體直插藍天,那是湘江戰役紅軍烈士英靈安息地的象征。灰白花崗岩雕鑿的4個巨型頭像和5組浮雕,藝術再現了當年紅軍湘江突圍的慘烈和悲壯——突破湘江後,中央紅軍由出發時的8.6萬人銳減至3萬余人。

血戰湘江,有一支堪稱“絕命後衛”的部隊打得尤為慘烈,它就是為中央紅軍主力突圍斷後的紅5軍團第34師。

中央紅軍踏上長征路後,面對優勢敵人的瘋狂追擊,必須有人殿後為大部隊轉移贏得時間。紅34師隨紅5軍團臨危受命,掉頭迎敵,絕地阻擊。

糧彈告罄、四面受敵,紅34師將士用血肉之軀築起鋼鐵防線。師政委程翠林、師政治部主任蔡中、第100團政委侯中輝、第102團團長呂宮印,相繼在戰斗中犧牲。師長陳樹湘重傷被俘,從腹部傷口處掏出腸子絞斷,壯烈犧牲。全師5000余人,幾乎全部犧牲。

那些天,湘江是一條血染的河。當地百姓自此流傳,“三年莫飲湘江水,十年莫食湘江魚”。

站在紀念碑前,記者不禁追思︰80多年前,紅34師官兵應該非常清楚,擔負殿後任務的部隊注定是“死亡軍團”,是什麼力量讓他們明知九死一生仍然九死不悔?

是為了大局勇于犧牲的精神!是甘願倒下做一塊鋪路石的擔當!

正是因為胸懷這種精神,當肖華在大渡河邊問紅一營官兵,誰願乘第一船沖破敵人的槍林彈雨時,全營官兵個個爭著去;

正是因為傳承這種擔當,才有了董存瑞氣壯山河的無畏托舉,才有黃繼光義無反顧的縱身一躍,才有王成感天動地的“向我開炮”……

勝利需要用犧牲書寫的。一支勇于犧牲的軍隊,才能無往而不勝。

今天,我們正大步行進在改革強軍的征程上,必將有無數的“雪山”“草地”橫亙前方。面對改革大考,我們每個人都應當直面自己的心靈︰當個人利益與全局利益發生矛盾時,敢不敢“刀口向己”自我犧牲?當個人願望與組織安排出現沖突時,有沒有“壯士斷腕”的血性勇氣?

為了大局,勇于犧牲。當我們每個軍人的勇氣和擔當匯聚起來,就能托起人民軍隊的強軍之路。

為了勝利甘做無名英雄,是最動人的奉獻——

名字無人知曉 事業光照史冊

四川松潘︰紅軍長征紀念碑

初秋的四川阿壩,層林盡染。在松潘縣川主寺鎮,海拔3100米的元寶山頂上,紅軍長征紀念碑,以沖霄凌雲之勢拔地而起,過往游客無不駐足仰望。

紀念碑高44.8米,碑體為三面體立柱,每面瓖嵌一顆閃閃紅星,象征三大主力紅軍緊密團結。碑頂紅軍戰士銅像一手持槍,一手拿花,雙手高舉成“V”字形,象征長征勝利。

然而,這尊紅軍戰士銅像沒有名字,因為他是長征路上千千萬萬無名烈士的代表。踏訪一座座紅軍烈士陵園,你會發現許多陵園的主碑上都沒有人名,陵園里也沒有烈士名錄,管理人員往往只能告訴你這里安葬著幾十或幾百名紅軍烈士,卻沒人能說出他們的姓名。

江西信豐,一座墓碑矗立在一條叫茶背坑的山溝里,這是為紀念200多名無名紅軍烈士設立的,也是長征路上第一座無名碑。

甘肅會寧,紅一、二、四方面軍在此勝利會師,包括紅5軍副軍長羅南輝、紅93師師長柴洪儒在內的1800余名紅軍犧牲于此。他們中的絕大部分人,沒有留下姓名。這里的紅軍烈士陵園,立著長征路上最後一座無名碑。

英雄長已矣,丹心映千秋。這些被歷史銘記的戰斗和匯入歷史洪流的無名英雄,為我們留下了關于犧牲奉獻的無盡思索——

英雄無名,功業永存。巨大的犧牲迎來革命的曙光,卓絕的苦難換來革命的輝煌。無數烈士雖然沒有留下自己的名字,但他們創造的業績流芳百世。

英雄無名,精神永生。今天的我軍序列里,還有許多紅軍師、紅軍團、紅軍連。為了勝利甘做無名英雄的奉獻精神,永遠流淌在人民軍隊的血脈里。

當年飛奪瀘定橋的紅四團22勇士,絕大部分人都沒有留下姓名。如今,紅四團已列編為中部戰區陸軍某機步團。幾十年來,該團堅持評選演兵場上的“新22勇士”。

“強軍興軍偉業,需要我們每個人都甘做無名英雄。多少年後,我們的名字也許無人知曉,我們的事業必將光照史冊。”該團領導對記者說。

槍林彈雨敢于帶頭沖鋒,是最有力的號召——

排頭先上刀山 排尾敢下火海

四川瀘定︰紅軍飛奪瀘定橋紀念碑

大渡河畔,瀘定橋頭,鄧小平親筆題寫的“紅軍飛奪瀘定橋紀念碑”幾個大字,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紀念碑碑體為鐵索抽象幾何體造型,錯落有致。與碑體緊緊相連的前部平台上,屹立著兩尊在鐵索上攀緣前進的紅軍戰士銅像,一個舉槍射擊,一個揮臂投彈。紀念碑公園大道兩旁,屹立著22根花崗岩石柱,代表著22位奪橋勇士。

1935年5月29日,紅一軍團第二師第四團22名勇士,攀著13條閃著寒光的鎖鏈,冒著槍林彈雨飛奪瀘定橋,為危境中的中央紅軍殺開一條血路。

22名勇士,全部是共產黨員和入黨積極分子。

長征路上,前有強敵,後有追兵,頭頂敵機盤旋,腳下雪山草地,但敵人為什麼就是擋不住一股股“紅色激流”?因為面對槍林彈雨、重重險阻,紅軍黨員干部總是身先士卒,帶頭沖鋒。

聶榮臻元帥生前回憶,長征中每仗打下來,黨團員負傷之數,常常佔到傷亡數的25%,甚至50%。湘江激戰,紅14團團長、副團長、參謀長、政治處主任全部英勇犧牲。瓦屋塘戰斗,紅5師師長賀炳炎帶頭端起機槍殺出重圍,右臂6次負傷……

賀龍特意珍藏從他身上取出的兩塊碎骨,用以激勵官兵︰“看看,這就是共產黨員的骨頭!”

據不完全統計,整個長征,紅軍營以上干部犧牲430余人。其中,師以上干部80多人,軍以上干部8人。

歲月可以改變山河,但不朽的精神與世長存。

80年前,甜水堡阻擊戰,紅93師師長柴洪儒大刀一揮,第一個沖出戰壕,迎著子彈沖入敵陣,在戰斗中壯烈犧牲。80年過去了,老師長“跟我上”的呼喊聲,始終回響在第13集團軍某紅軍團各級黨員干部心中。高原駐訓場上,團長帶頭作示範,干部骨干站排頭,危險課目第一個上、高難課目第一個會。

“有敢上刀山的排頭,才有敢下火海的排尾。”團政委張立賢對記者說,今天我們可能很難遇到紅軍長征時的艱難險阻,但危險面前、生死關頭,黨員干部敢不敢像革命先輩那樣站出來、沖在前,仍是我們這支隊伍能不能逢敵亮劍、敢打必勝的關鍵。

先輩們的長征早已結束,我們的長征卻才開始。偉大的犧牲奉獻精神,永遠為我們照亮前進征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