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征宣傳︰筆尖和槍炮一同沖鋒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洪大鵬 李美皆 危立平責任編輯︰李晨
2016-10-21 13:12

82年前的農歷重陽夜,人類歷史上一次驚心動魄的軍事遠征從中國江西南部的于都河畔開始。

對于這以後的故事,無數人津津樂道。但或許很多人並不知道的是,這支被稱為中央紅軍的隊伍攜帶的各類宣傳品達200多萬份。3個月前,當紅七軍團以北上抗日先遣隊的名義出發時,也帶上了各種宣言、布告和傳單共100多萬份。而1年後,當紅二方面軍從湘鄂川黔根據地突圍時,同樣攜帶了160余萬份宣傳品……

似乎從一開始就已經注定,這次無與倫比的史詩般的遠征,將是中國共產黨和它所領導的紅軍一場盛大的宣傳之旅。

鼓角爭鳴萬里行

紅軍從誕生之日起就擁有宣傳工作的“基因”。

1927年9月,毛澤東率工農革命軍在江西永新進行“三灣改編”時,為士兵委員會制訂的5條規定中,就包括“寫標語、貼標語、發傳單、演講宣傳”“于紀念日或每月舉行工農紀念會,形式有演說、新劇(即話劇)、京劇、雙簧、跳舞、魔術等”。

1935年2月27日,紅軍總政治部發布《關于各部隊立即動員遍寫標語的命令》,“遍寫”二字,足以反映出紅軍對于撰寫標語的重視。此後,標語成為紅軍長征途中最主要、最常見的宣傳手段。為了鼓舞官兵們多寫標語,很多部隊發起了寫標語的競賽。據老紅軍回憶,部隊每到一地,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印刷標語。紅軍的報紙曾做過這樣的報道︰“‘赤’直屬隊兩天內共寫對白軍士兵的標語600余條;‘化’團機關連到宿營地天黑了,還點著火把寫標語;‘山西’(紅軍某部代號)兩天內共寫了14800條,其中干部寫10000條……”

為了更好地完成這一任務,中央紅軍走上長征之路時甚至帶著沉重的印刷機器。但頻繁的戰斗,加上連日的行軍,紅軍必須盡可能地放棄影響行軍速度的物品,以提高機動性和靈活性。此時紅軍的宣傳工作,必須因陋就簡,因地制宜。

長征路上,《紅星報》的工作人員用兩條扁擔挑著4個鐵皮箱子,隨著中央軍委晝夜行軍。他們挑的鐵箱里裝著辦報的全部設備︰一台鐘靈牌油印機(為了輕裝,走到湖南時扔下,另外買了一個手滾油印機),幾盒油墨,幾筒蠟紙,幾塊鋼板,幾支鐵筆和一些毛邊紙。一到宿營地就支起鐵箱子做辦公桌,常常在國民黨飛機的轟炸下堅持寫稿編報。就在這樣的條件下,《紅星報》仍留下了很多精彩歷史瞬間,使英雄的事跡成為永恆的歷史記憶,定格在人民的心中。

精神火炬永不熄滅

在國民黨的話語體系里,長征是一場“流竄”,但事實絕非如此。

四川瀘定長征紀念館收藏的這樣一幅標語,常常引得人們駐足觀看,忍俊不禁︰“你進攻,咱後退,你是咱的運輸隊,要想消滅咱紅軍,除非咱們打瞌睡。”這里,我們絲毫看不到紅軍將士的慌亂與窘迫,反而處處能感受到紅軍官兵對敵人的蔑視、對勝利的自信和笑對困難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

1935年夏,中央紅軍成功地甩掉了敵人,在通往會理的行軍路上,先頭部隊沿途丟下了許多破草鞋。紅軍的宣傳干部黃鎮據此創作了《一串破草鞋》。在劇的結尾,紅軍指戰員扮演的國民黨將領“薛岳”“吳奇偉”各提著一串破草鞋向蔣介石匯報︰“報告委員長,紅軍詭計多端,我們啥都沒撈到,只撿了幾只破草鞋!”這出戲惟妙惟肖、詼諧幽默,成為紅軍長征中最受歡迎的“保留劇目”之一。

紅四方面軍在翻越黨嶺雪山時,幾乎到了彈盡糧絕的地步。為了鼓舞官兵的意志精神,紅軍宣傳隊員邊走邊打快板︰“黨嶺山,高入雲,沒有路,沒有草,山高高不過紅軍的腳背,雪厚厚不過紅軍的雙腿。同志們,快加油,翻過雪山有溫泉。”紅軍戰士雖然又饑又餓,但一听到這樣的快板就精神振作,互相照顧互相鼓勵翻過了雪山。

標語、漫畫、戲劇、快板……一旦與長征結合,這些傳統的藝術形式,就成為嘹亮的戰斗號角,成為鼓舞革命的醍醐。如果不是堅信自己正在從事著世界上最偉大、最光榮的事業,如果不是深刻地認識到坎坷的長路終會通向光明,紅軍將士怎麼會有這樣的勝利豪情,又怎會在艱苦卓絕的征程中創造出“海畔風吹凍泥裂,紅旗直上天山雪”的人間奇跡!

暗夜里的未來熱望

1935年1月7日,紅軍進佔遵義城。“遵義縣革命委員會”成立大會那天,毛澤東、朱德、博古等領導人親自登台宣傳紅軍的主張和政策,講的全是工農翻身當家做主、分田分地、抗日救國的革命道理。隨後的幾天時間內,整個遵義成了紅軍標語、口號的海洋,滿城都是“轟轟轟,我們是開路先鋒”的歌聲。

一位名叫楊和鈞的侗族青年,讀了紅軍標語後深受觸動,決定追趕已經出發的紅軍隊伍,不料消息走漏,途中被敵人殺害。鄉親們在他的遺物里發現這樣一首詩︰“趕場天或是平常,寨上的農民或是行人來往,因為板壁上有紅民的指南,人人的目光都投向板壁上;他是紅軍留下的標語,召喚窮苦農民站起來,打倒土豪分田地,扛起槍把東洋鬼子趕下海洋。”

對紅軍宣傳如此深入的影響,作為對手的國民黨也不得不驚嘆。

1935年5月14日,《雲南國民日報》報道︰“赤匪的宣傳不能說不努力吧。看,紅的標語,綠的紙張,貼滿了每個房屋的壁頭。”4天後,這張報紙又報道︰共軍“所到達之處,不論牆頭石上,立即將反動標語用紅色書寫,並貼反動傳單、布告。”

為遏制紅軍宣傳帶來“人心歸附”的影響,雲南民政廳長向紅軍經過的地方做出指令︰“頃聞凡匪經過之地方,標語甚多……應速令各縣責成鄉長派人隨處搜尋,發現有此種標語,即予撕去或鏟除洗滌,勿稍留痕跡為要。”當紅軍在四川南部活動時,雲南軍閥劉湘曾下令川南各縣︰凡“跡涉苛雜之一切貨物過道捐及各項雜捐,立即勒令概予停收”。劉湘的此項命令並不是為了減輕百姓的負擔,而是“不使匪人得所借口,用資宣傳”。

紅軍宣傳的威力哪里來?說的是老百姓的心里話,革命要實現的是老百姓對未來從未有過的熱望,因而喚醒了千千萬萬的民眾,產生了巨大的感召力。

長征的勝利不僅是軍事上的勝利,更是政治上的勝利。它深刻地印證了一句話,那便是︰“共產黨是左手拿筆、右手拿槍,才戰勝敵人的。”

80年後的今天,長征路上的一條條標語、一聲聲歌唱,早已沒有了當初的殺伐之氣,而紅軍當年燃燒著革命激情的輿論宣傳,似乎仍在歷史的時空中回響。

人民軍隊從“浴火重生”走向“紅旗漫卷”,走向“強軍夢”的實現,筆頭和槍炮必須一同沖鋒!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