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征程,刻骨的歲月已譜成詩篇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梁險峰責任編輯︰李晨
2016-10-21 14:27

回望征程,刻骨的歲月已譜成詩篇

——縱觀80年來紀念長征勝利的幾個視角

■梁險峰

80年前,3支長征隊伍歷經兩年的遠征,抵達了勝利的終點,創造了“無與倫比的英雄史詩”。

80年來,人們從來沒有停止對這一勝利的崇敬和懷念。

人們不斷地回憶、訴說,不斷地感悟、思索,盡管紀念的方式各不相同,卻傾注著同樣的追思、飽含著同樣的深情。

長征的歷史雖已遠去,但它的精神早已融入我們的血液,成為永世不變的基因。長征的畫面雖已定格,但它的力量早已化為奮進的鼓點,激勵著一代代人繼續前行。

回溯,為了共同的記憶

1936年6月,斯諾秘密進入陝北蘇區采訪。毛澤東指出︰“現在有很好機會,在全國和外國舉行擴大紅軍影響的宣傳……”

“農田滑溜溜的,無窮無盡的山丘連綿不絕,黃昏時分,紫色的山巔連成了一片壯麗的海洋”。這是斯諾筆下1936年陝北的模樣。

然而,在這之前,對于陝北這塊土地以及在上面戰斗生活的人們,外人很少知曉。由于國民黨的新聞封鎖,“紅色中國”對外界而言成了一個“謎”。

1936年6月,斯諾秘密進入陝北蘇區采訪。毛澤東認為這是向外界宣傳紅軍的好機會。8月5日,他和總政治部主任楊尚昆給參加長征的部隊發函,指出“現在有很好機會,在全國和外國舉行擴大紅軍影響的宣傳,募捐抗日經費,必須出版關于長征的記載。為此,特發起編制一部集體作品。”“各人就自己所經歷的戰斗、行軍、地方及部隊工作,擇其精彩有趣的寫上若干片段。”

通知發出後,紅軍將士踴躍參與,寫作積極性很高。短短兩個月內,紅軍總政治部就征集到了約200篇作品,共計50多萬字。最後從其中精選了一部分,定稿為《二萬五千里》。

此時,他們剛從漫漫征途上走過,記憶與思考、經歷與觀察統統付諸筆端,用樸素甚至略顯稚嫩的文字寫下了關于長征的第一手記錄。這些出自紅軍官兵的回憶,既是寶貴的史料,也成為斯諾《西行漫記》一書的重要素材。

在這以後相當長的時間內,許多經歷過長征的人陸續撰寫了大量回憶文章,有的還專門出版了書籍,如楊成武《憶長征》、成仿吾《長征回憶錄》等,為我們永久地留存了那一段歷史。

80年來,從“紅軍將士憶長征”到“尋訪老紅軍”,從“听紅軍講長征故事”到“老紅軍口述歷史”,這些不同年代開展的活動,讓那段崢嶸歲月從記憶中走出來,從歷史中走出來,走到一代代人的心上去。

謳歌,為了恆久地傳唱

1965年8月1日,在中央紅軍長征勝利30周年之際,北京隆重公演《長征組歌》,迅即引起強烈反響。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應听眾要求,每天播出一次組歌的錄音。

10月18日,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長征組歌》大型交響音樂會在湖南長沙舉行,湖南衛視進行直播後,萬千觀眾又重溫了那段烽火歲月,聆听了那段熟悉旋律。

在此之前,紀念長征勝利80周年《長征組歌》音樂會、主題晚會、專題歌會已在福建、甘肅、四川等多個省市展開。那折射著紅軍光輝戰斗歷程和革命英雄主義的經典旋律,在祖國大地久久回響。

把時間之軸撥回51年之前。1965年8月1日,在中央紅軍長征勝利30周年之際,北京隆重公演《長征組歌》,迅即引起強烈反響。隨後在天津、上海、南京等地方及部隊巡回演出50多場次,場場爆滿。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應听眾要求,每天播出一次組歌的錄音。一時間,“四渡赤水出奇兵”“烏江天險重飛渡”“調虎離山襲金沙”等30年前的長征故事又回到了人們中間。伴隨著歌聲,全國各地、全軍上下掀起了“唱長征、學長征,繼承紅軍革命傳統”的熱潮。

一曲英雄頌,萬眾長征情。從那時起直到今天,《長征組歌》傳唱了半個世紀,在國內外巡演1000多場次,觀眾多達數百萬,影響、激勵了共和國幾代人。

“非陳詩何以展其意,非長歌何以騁其情”。長征這段“人類史上絕無僅有的遠征”,已成為一代代中國人永遠的精神故鄉和永遠的情感懷戀。

不僅是歌曲,80年來,人們用戲劇、舞蹈、美術、電影、電視等不同藝術形式,充分發掘長征中的美學意蘊。話劇《萬水千山》、歌劇《長征》、小說《地球的紅飄帶》、電影《走過雪山草地》……這些作品以各具特色的藝術手法,為世人展示了長征的宏偉長卷,成為長征勝利紀念中的一道亮麗風景。

解讀,為了血脈的傳承

1935年10月,中央紅軍主力剛到陝北不久,毛澤東就對長征的意義作了形象概括。從這里開始,對于長征勝利的意義、長征精神內涵的思索始終在繼續。

長征,以其氣壯山河的無畏和橫貫長空的豪情,走出了整整一代人的精神,成為了中華民族奮進史上閃光耀眼的一頁、濃墨重彩的一筆。80年來,一代代人不斷追尋其中,回顧戰斗的悲壯、行軍的艱難、堅持的偉力,不斷從中汲取精神營養。

精神的傳承,需要激動人心的事跡和生動活潑的故事,同時也需要對核心價值進行理論提煉。

1935年10月,中央紅軍主力剛到陝北不久,毛澤東就對長征的意義作了形象概括︰長征是宣言書,長征是宣傳隊,長征是播種機。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歷史上曾經有過我們這樣的長征嗎?沒有,從來沒有的。

從這里開始,對于長征勝利的意義、長征精神內涵的思索始終在繼續。人們不止于對往事的回顧,更力圖去升華其精神,使長征精神以獨有的內涵標記于中華民族的精神圖譜中,永久傳承于世。

1986年10月22日,在長征勝利50周年之際,人民大會堂隆重召開紀念大會,第一次對長征精神的內涵作了規範性表述。

究竟是什麼力量使紅軍這樣一群衣衫襤褸的戰士,創造了驚世的奇跡?理論研討、主題座談、研究評論……思想的踫撞、探討的火花從來沒有停止。無數專家學者從不同角度去解讀這段歷史、尋找歷史精神的時代價值,讓更多的人去學習、去傳承。

80年前,精神的偉力劃破長空,照耀著革命者的心靈。80年後,經過“上下求索”凝練而成的長征精神,已成為無數中華兒女奮勇前行的不竭動力。

追尋,為了更好地出征

從1974年開始,伍修權將軍的女婿洪爐多次重走長征路。長征勝利70周年時,洪爐的兒子洪雲也跋涉在外公和父親曾走過的路上。

這是與長征有著深深緣分的一家三代。

82年前,伍修權將軍從中央蘇區出發,與中央紅軍一起,走完了二萬五千里長征。

從1974年開始,伍修權將軍的女婿洪爐多次重走長征路。幾年下來,他把中央紅軍長征全線基本都走完了。

長征勝利70周年的時候,洪爐的兒子洪雲跟隨“我的長征”志願者隊伍,開始了新的征途,也跋涉在外公和父親曾走過的路上。

紅軍長征的二萬五千里路途,到底有著怎樣的艱難險阻?且戰且行的紅軍將士,到底經歷了怎樣的“翻山越嶺”?

“即使听再多故事,看再多圖片,都不如自己親身‘走一遭’來得真切、直觀。”基于此,洪爐和洪雲先後重走長征路,體驗紅軍先輩的艱辛,感悟長征勝利的不易。

幾十年來,像洪爐和洪雲一樣去重走長征路的人已多得無法統計。通過這種方式紀念長征勝利的人群,已涵蓋工人、農民、學生、文藝工作者、新聞工作者、軍人警察以及老紅軍和老紅軍後代等。

重走,並不只是體力的長征,更是一次精神的長征。一代代人通過這種真實的體驗來重溫那段歷史,在現場環境的視覺沖擊,以及與相關人物的直面對話中,讓心靈得到洗禮、讓靈魂得以重塑。

瀘定橋邊,他們為紅軍攀著鐵索在槍林彈雨中奪取勝利而贊嘆不已;安順場畔,他們無法想象紅軍如何依靠小小木船,渡過滔滔大河並發起攻擊。駐足皚皚雪山,夜宿茫茫草地,他們真正認識了什麼叫“艱難”,感受了什麼叫“悲壯”,也開始理解何為“奉獻”、何為“犧牲”……

重走,不僅是為了紀念,更是為了出征。

今天,行進在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新長征路上,只要我們真正擁有紅軍先輩長征中的那種“精氣神”,就一定能走好我們這代人的長征路。正如習主席所說︰我們要繼承和弘揚好偉大的長征精神。有了這樣的精神,沒有什麼克服不了的困難。我們完全有信心有決心有恆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