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伊木河,記者為何流下熱淚

來源︰解放軍報客戶端作者︰李嫻責任編輯︰李嫻
2016-04-28 13:06

完全被大雪覆蓋的越野車

四月,寒冰還未解凍,一場大雪讓剛剛闖出來的路又斷了。團長孫建國決定還是要帶我們闖一闖,他的微信名叫“頭狼”,頭像是茫茫雪原中,一匹奔襲在隊伍最前面的狼,給後面的狼群出一條路來,而這一路上,他扮演得正是這樣的角色。

被冰雪覆蓋的擋風玻璃

340公里,夏天還要走八個小時。今天,誰都不知道會走多久。鐵鍬、鎬頭、壓縮餅干、自熱食品、水……我突然覺得,自己要上演一次真人版的“荒島求生”了。早晨七點半,一出連隊的大門,這風景美得讓人醉,比電影《冰雪奇緣》里的世界要美上一百倍。可“頭狼”卻一句話都不說,表情嚴肅,這一路的凶險,他比我們心里更有數。

“冰雪奇緣”般的美景

大興安嶺的原始森林,樹木又高又直,卻一點都不粗壯,壓彎的樹枝,連根拔起的樹木隨處可見。什麼叫舉步維艱?每走一兩百米的距離,都要下車彈掉樹枝上的雪,搬開路上的斷木,還要清除完全覆蓋了前擋風玻璃的積雪,山高、路滑、林密、雪大,稍有不慎,都會一個甩尾沖出布滿暗冰的路牙。一個小時,行進了四公里,前方積雪越來越厚,能見度越來越差,幾經糾結,我們決定原路返回連隊,擇機再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