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衛國,英雄忠魂,憶邊防連長杜宏

來源︰內蒙古日報作者︰查娜責任編輯︰李嫻
2016-05-03 09:37

13年的軍旅生涯中,在內蒙古8000里邊防線的最北端、在祖國遼闊版圖的雄雞之冠、在雪域孤島伊木河,內蒙古軍區某邊防團一連連長杜宏堅守了11年!20151230日,杜宏犧牲在突擊檢查哨所的路上,將生命永遠定格在31歲零22天。

“雪域孤島”獻忠魂河

杜宏走了,離開了他摯愛的戰友,離開了他剛剛新婚一年的妻子,離開了他年邁多病的雙親。他的事跡永遠被祖國和人民銘記!

北疆、127號界碑、大興安嶺深處無人區、中俄界河南岸,伊木河一年中有4個多月大雪封山,是名副其實的“雪域孤島”。在這個小到地圖上都找不到的地方,駐守著一群80後、90後的小伙子們。他們在奇寒孤寂中為祖國駐守邊關,為祖國和人民的平安幸福默默奉獻。

杜宏是他們中的普通一員,是1964年組建伊木河邊防站以來伊木河代代邊防軍人的縮影,是祖國邊防線上一面最鮮艷的旗幟。那天傍晚,杜宏從他走過無數次的陡坡上滑落,將生命永遠定格于他駐守了11年的伊木河。

20151230日下午,杜宏帶著官兵們跑完5公里越野,隊伍被排長帶回了營區。杜宏則獨自離開,準備去哨所進行突擊檢查。伊木河哨所建在中俄界河——額爾古納河南岸的山上,與俄羅斯隔河相望。通往哨所的路有兩條︰一條是連隊通往山頂的1.3公里的林間小路,另一條是山北坡陡峭的“之”字形小路。

杜宏選擇了第二條路。這條路是哨所的視野盲區,如果哨兵不在室外巡查,是很難發現有人上來的。杜宏要突擊檢查一下哨兵的反應能力。對哨所進行檢查,是連隊主官每天必須履行的職責,只是時間和路線不定。一般人看來,這是一條很難攀爬的小路——山坡呈70度角,沒有樹木依附,亂石嶙峋,還覆蓋著積雪。隱約可見的“之”字形小路,是戰士們夏季下山取水走出來的。可是對于身手敏捷、軍事素質過硬的杜宏而言,走這條小路算得上輕車熟路。在伊木河駐守了11年,這條小路就是杜宏和戰友們的腳踩出來的。在26米高度的位置,杜宏意外地滑倒了,從山上滾落……

兩個小時後,杜宏被戰友們發現。當時界河上溫度為零下47攝氏度,杜宏的身上掛著一層白霜,身體已經僵硬。他的身旁,一攤殷紅的血,被積雪覆蓋。

記者與“頭狼”闖冰包

伊木河在哪里?

伊木河在祖國版圖的雄雞之冠,中俄邊界大興安嶺深處,額爾古納河南岸,方圓幾百公里是無人區,曾出現零下57攝氏度的極寒天氣,每年大雪封山近4個月。 呼和浩特至呼倫貝爾軍分區駐地海拉爾,飛行距離1300公里,飛行時間2小時;海拉爾至邊防某團駐地莫爾道嘎鎮,公路里程340公里,行車5小時;莫爾道嘎鎮至一連駐地伊木河,陸路144公里,冰道140公里,行車8小時。32日,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報道組從呼和浩特出發,沿著這條路線,赴伊木河采訪。

3月份,正是冰雪初融的時候,去伊木河是十分危險的事情。采訪團一行6輛越野車,由邊防團團長孫建國頭車開道。出發前,對于一路的凶險,孫建國沒有透露半句,是怕大家有心理負擔。孫建國頭車開道,承擔著最大的風險。他帶著一把槍、20發子彈,帶領大家出發了。

孫建國的微信名字叫“頭狼”,頭像是莽莽雪原中,一匹頭狼奔襲在隊伍的最前列,給狼群出一條路。此次伊木河之行,孫建國正是扮演著這樣的角色。這個季節到伊木河,路上到處可見大大小小的冰包。冰包是山里暖泉涌出的水在地表遇冷結冰形成的。冬季冰包會越積越大,大的冰包能綿延100多米,給行車造成極大的威脅。通過冰包,被邊防官兵們稱為︰闖冰包,就是遇冰包大家要下車,用錘子和冰鎬把冰包錘碎,墊出一條平整的冰道。一路坎坷,鏟冰推車,天色已近黃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