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連長——我最親愛的老大哥

來源︰解放軍報客戶端責任編輯︰李嫻
2016-05-03 12:51

杜宏和戰士們在一起

直到現在我都無法接受連長離開我們而去的事實。他在我的印象中就像一個無所不能的人。什麼困難在他面前都不算事,都可以解決甚至我認為就算天塌下來,只要有連長在,那就不會有事。

今年是我來到伊木河邊防連的第三年,可能是因為個人崗位的原因和連長接觸的時間比較多。自2014年7月份連長問我︰“想不想當發電員?”我說︰“想。”因為我入伍前就一直從事關于汽車、發動機的工作,連長說︰“好!但是我們連隊發電員會比較累,你能堅持的住麼?”我說︰“能!”就這樣我被連隊調到了發電員這個重要崗位,下來之後才知道發電員管的還真挺多,水電暖三個方面。

夏天還好,冬天的話就不好說了,2014年快入冬之前連長把我叫到他身邊問我冬季車庫保溫的問題,我當時就懵了,因為第一年干發電員什麼也不知道,連長就給我詳細的講解,講以前的發電員都是怎麼干的。听著听著我就感覺連長和發電員似的,什麼也知道,並告訴我該去怎麼做才會好,我似懂非懂的走回了宿舍。

後面才听到有一位班長說連長在伊木河12年了,12年,當時我就傻眼了,就這地方?12年開玩笑吧,還是在吹牛皮,我待這一年都是歷經千辛萬苦忍過來的,12年這是一個什麼概念,還是在同一個地方,從18歲到30歲,一個熱血男兒的整個青春年華都獻給了北疆,獻給了伊木河,怪不得他什麼都知道呢,12年了,或許他已經把這里當作他的第二個家了吧。

伊木河的冬天是寒冷的,歷史最低溫度零下57攝氏度,就是那種看空氣都成結晶體的世界,由于最近氣溫開始下降每天除了保障炊事班做飯發電還得看暖氣,當我在被窩里睡的正香的時候,一只手把我從夢中搖醒,班長,5:20了,該發電了,我立馬起身穿衣服去發電房,當我發著電剛出發電房們,便看見一個人影從連史館走了出來,我走進了一看原來是連長,連長對我說,暖氣我都已經看過了,一切正常,你快回去睡會吧,我再去轉轉。說完他便扭身走了,看著連長遠去的背影,心里百味交集,說不出的感受,之後基本上每天在我發電時都能看到連長的身影在營區的各個場所查看,其實他根本沒必要這樣的。

作為連長安排一個人去就可以了,何必親自在零下40度的寒冬里5:20起床,查看連隊的情況更可貴的是他一直在堅持。就像他一直在奮斗,拼搏奉獻在伊木河一樣,他曾經對我說伊木河就像一個大樹,我們就像它的樹干,它不會說話,只會在邊境線上默默的奉獻。我們每一個人有的2年,有的5年,有的8年,把青春揮灑在這里,但最後也把自己學會的一切都帶走了,它不會走,它一直都在,所以我們全連所有兄弟都要好好對它,讓伊木河這棵大樹,樹繁葉茂,永遠年輕。

我和連長有一次外出巡邏,當時氣溫在-37℃左右目標是95卡站,和六連會哨,並交接生活物資,伊木河冬天的路不好走啊,小路處處是高達兩米的大冰雹,別說車了,人在上面都打滑每當遇到冰雹便得下車用鎬、鋸刨冰鋪樹枝,每次連長都沖在最前面,又一次遇到了一個將近50米長的大冰雹刨了兩個多小時才勉強過去,連長衣服都結冰了,在-37℃的環境里通過勞動衣服結冰是一個什麼概念?

經過一路的披荊斬棘,終于快到88公里了,還差7公里就到卡站了,但是剛拐彎我們就傻眼了,前方有將近70米的冰雹,還是上坡,現在都下午5︰00了,我們下車往前走了一會,听到了機械聲,走近一看是邊防機械隊的剛開始砸冰,等他們刨到我們這就不知道什麼時候了,于是連長讓我們幾個人在車里等他,他帶了一把步槍徒步去95卡站,他說︰“不能讓六連的兄弟們等著急了。”便一個人走了7公里到達95卡站後和六連戰友把生活物資搬到卡站暫存,讓六連的人先回去了,又走了7公里回到了車里,半小時之後,路通了,我們到95卡站拿了物質,準備往連隊返,走到70多公里的時候都快9點了,看到了邊防機械隊的人,他們熱情邀我們上車吃飯,吃過飯以後決定先不回連隊了,明天天亮了再回,他們負責人說只有兩個空鋪了,都是單人的,睡不下四個人。

于是連長果斷下達命令,讓我和一個上等兵在屋里睡,他和一個士官班長在車內睡,當時我們都說讓連長在屋里,他就是不听,還說我是新兵還接受不了這邊氣溫,讓上等兵班長照顧好我,他和班長就下車了,回到了勇士車內,勇士車白天的時候都凍得厲害到了晚上怎麼睡啊,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于是悄悄下床去查看他們的情況,剛一出門,連長便從車里下來了,沖我說︰“快回去睡覺,外邊冷,明天還要回連隊呢。”我只能返回床上,一晚上就這麼過去了,早上六點多的時候,連長把我們倆叫醒,問昨晚睡得怎麼樣,我們說挺好,之後我們坐上車向連隊趕去,一路上我和上等兵班長都睡覺了,連長一直沒睡,一直到距離連隊6公里處,他把我們叫醒︰“別睡了,快到家了,到家再好好休息!”

這就是我的連長,我最親愛的老大哥,一個在伊木河扎根的邊防軍人,他從一名戰士一直走到了連長這個位置,在伊木河從未動搖,沒有喊過苦,喊過累,一守就是13年啊,如今他走了,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但是我們所有兄弟都會記住他的,願他在天國一切安好,連長,我的老大哥,一路走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