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機會,我願用我的生命交換

來源︰解放軍報客戶端作者︰張茜責任編輯︰李嫻
2016-05-03 14:14

我叫張茜,是邊防六團一連連長杜宏的妻子。首先,我要感謝就處理杜宏後事相關事宜,部隊的各級組織對我及杜宏所有親人的關心和照顧。

2015年12月30日接到丈夫杜宏的噩耗便急匆匆地趕到了杜宏遺體存放地根河。在這里,我听到了,也看到了很多,都是關于杜宏生前我所不了解的一些英雄事跡。而且,我也接到了很多人打來的安慰電話和信息,有他在連隊的戰友,有轉業到地方的戰友,這有部隊駐地的一些老百姓,從他們嘴中听到了杜宏的很多故事,我也才真正地了解了他所在的連隊伊木河,也更了解了杜宏在伊木河的所作所為,他的事跡讓我重新再一次認識了我的丈夫,我感到震驚,也深深地被感動了。

一直知道伊木河是內蒙古軍區最遠最苦的連隊,號稱“北疆第一哨”和“中國最冷的哨所”,這里方圓三百公里杳無人煙,冬季漫長,最低溫度能達到-57℃,每年有小半年的封山期,在此期間,若有急事想進連隊需要走一段非常危險的山路,一邊是山,一邊是懸崖,山水在路上形成了接近30度的冰坡,車輛行駛隨時有掉進懸崖的危險,必須要用雙手在冰上鑿出兩個車道才可以過去,說到這里,我好心疼,也很內疚,我夜思夢想的愛人杜宏就在這樣艱苦和危險的環境里整整待了十三年,在這條險峻的道路上來來回回走了十三年。

一個跟了他八年的戰士對我說︰“杜宏是真心愛伊木河,他把連隊和駐地當成了自己的家,每次有人來連隊,听他講到伊木河的故事和歷史,都特別自豪和驕傲。他對連隊的每個戰士,就像對待自己的親兄弟一樣,真心的疼,真心的愛。”由于信息閉塞,我們之間的聯系基本靠書信來往,在少有的幾次通話中,他都會喋喋不休地和我講他的戰士和連隊,經常我都會因為他沒有情調而為此吵架。現在想想,我覺得非常後悔和懊悔。我真的好想好想再听听他那熟悉而遙遠的聲音,再好好給我講一講他的連隊和駐地的故事,如果能有這樣一次機會,我真的願意用我生命來交換。

元月1日,團長帶著我的愛人杜宏的遺體走出連隊大隊時,當地的老百姓已早早地在路兩旁擺滿了蠟燭,站在寒風中等待他的車隊,送他最後一程。還有駐地的一對夫妻,凌晨兩點多從很遠的地方趕到根河殯儀館,來見他最後一面。嫂子拉著我的手,哭著對我說,我們是在為連隊干活的時候認識杜宏的,見了他,我們全家人才真正了解了什麼是無私,什麼是奉獻,經常听杜宏說你手腳冰涼,我帶了一些當地的藥材給你,你要堅持吃……听著嫂子溫暖的話語,我早已淚流滿面。

在這里,這幾天好多好多的人都有千方萬語想和我說,想把他們了解的杜宏都講給我听,他們給了我太多太多的感動,令我對我的愛人,我的丈夫,杜宏同志更加肅然起敬。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