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留給我的最後一本榮譽證書竟是“烈士”

來源︰內蒙古新聞網作者︰查娜 金泉責任編輯︰李嫻
2016-05-03 14:42

13年前,18歲的杜宏離開家鄉鄂爾多斯市杭錦旗去當兵,從此遠離父母,遠離戀人。作為獨子,他沒能在父母的病榻前盡孝;作為丈夫,他沒能好好陪陪新婚的妻子。但作為一名軍人,他以赤子之心為祖國母親駐守了11年的邊防線,用鮮血和生命履行了自己的諾言……

最後的告別

2016年的第一天,張茜在根河市殯儀館,見了自己的愛人杜宏最後一面。此時的杜宏,身著戎裝,一動不動躺在冰櫃里。她輕輕地呼喚,大聲地嘶喊。她不敢哭,怕淚水模糊了雙眼,再也看不清他的模樣。

撫摸他臉頰的一剎那,一陣刺骨的寒流從指尖襲來,就像一把冒著寒氣的鋼刀,插入了張茜的心髒,那樣決絕、那樣冰冷。張茜離杜宏那麼近,近得每根睫毛都看得清清楚楚。杜宏卻離張茜那麼遠,遠得她一直都能沒去過一次伊木河。張茜不敢相信,她最心愛的人,就這樣離開了自己。她不知道失去了杜宏,一個人的生活該怎麼去面對……

2015年12月30日晚上,在鄂爾多斯市杭錦旗工作的張茜,突然接到了杜宏手機打來的電話。電話那頭說話的,卻是指導員李東風,他吞吞吐吐地說︰“嫂子,連長摔了一下,正在搶救。”當時張茜的大腦一片空白,再撥電話,還是李東風的聲音。張茜越想越怕,也不敢往下想,心里只想著趕快見到杜宏。

半夜,當張茜在微信圈里,看到杜宏的戰友發的“兄弟,一路走好”的留言時,心里咯 一下,冒了一身冷汗,但她仍然抱著希望向上天祈禱。經過40多個小時的煎熬,張茜終于見到了杜宏,等到的卻是無法承受的噩耗。杜宏在突擊檢查哨所的路上,不幸從26米的山崖上跌落,壯烈犧牲了。

十年愛情長跑

張茜和杜宏都是鄂爾多斯市杭錦旗人,是青梅竹馬的戀人。後來,杜宏去當了兵,張茜考上了大學。2002年,杜宏去了呼倫貝爾市的伊木河邊防連。那時候,連隊只有衛星電話,一年中兩人也就能打兩三個電話。在這個信息化的時代,兩個年輕人仍靠著鴻雁傳書,維系著愛情。

後來連隊通了手機信號,張茜就24小時不關機,電話從不離手,就怕錯過了電話,听不到杜宏的聲音。2007年,得知杜宏要到石家莊的軍校學習,張茜特別高興。杜宏第一次去考試時,在鄭州上大學的張茜,凌晨兩點買站票到了石家莊,只為在火車站和他見一面。雖然只是匆匆見了一面,但是張茜感覺特別幸福,第一次覺得杜宏終于沒有那麼遙遠了。

2009年,杜宏參加了國慶60周年閱兵。在訓練的9個月里,杜宏只往家里打了幾個電話。張茜有太多的話要傾訴,但杜宏每次都是匆匆講幾句話就掛斷了電話,因為他說後面還有很多人等著打電話呢。而當10月1日,杜宏所在的方陣走過天安門時,那一刻的幸福和驕傲,永遠留在張茜的記憶中。

2014年2月25日,是張茜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那天,杜宏穿著軍裝,張茜穿著婚紗,手挽手一同走過紅毯。堅守了10年,張茜覺得一切都值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