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宏烈士妻子︰來生,我還會嫁給你

來源︰解放軍報客戶端作者︰李嫻責任編輯︰李嫻
2016-05-03 14:46

伊木河的戰士和我們說,你生前最愛唱的歌是《卓瑪》,雖然,你唱得一點兒都不好。可是你心中的卓瑪,卻比歌里的還要美,她叫張茜,一個溫柔漂亮的鄂爾多斯姑娘。

從伊木河到鄂爾多斯的距離有2700公里,相當于從北京到海南的距離。你們相識相知相愛十年,真正在一起的時間卻連半年都不到,你們的感情在苦澀和甜蜜中成長,曾經也痛苦過、傷心過,卻從未動搖過。或許,曾經,你們彼此承諾,直到白發蒼蒼,離開這個世界時,墓碑上會刻上兩個人的名字。可是,你卻說話不算話,留下她,獨自面對這個世界。

當她趕到你身邊時,你身著戎裝,一動不動地躺在冰櫃里,她輕聲地呼喚你,你像是沒有听見,她大聲地撕喊,你卻依然不答應。她說︰“我撫摸你的臉頰,一陣刺骨的寒冷從指間流過,那樣決絕,那樣冰冷。我不敢哭,怕淚水模糊雙眼看不清你的樣子。你離我那麼近,卻又離我那麼遠……”

“你說話不算話,要不的話這幾天咱兩肯定能一家子在一起,這兩天一直看咱兩以前的那些日記和信件,還有我去看你的那些火車票,以後要是行的話,我每年都會回伊木河的。”七七那天,祭奠完你之後,她獨自一個人坐在你的墓碑前,想和你說說話,你們好久,都沒能在一起了。

你去伊木河當兵後,張茜才知道什麼叫“遙遠”。最初,連隊只有衛星電話,一年只能打兩三個,她把全部的思念都寫在了給你的信中,她數不清寫了多少信,卻從不敢期待來自“雪域孤島”的回信,大雪封山的半年,連思念都不知道訴與何人說。後來,連隊終于有了手機信號,她就24小時不關機,連洗澡都帶著,生怕錯過你的一個電話,听不到你的聲音。同學們和她開玩笑︰“你天天帶著手機去澡堂,早晚有一天得被踹出去。”

2014年,你們經過十年的愛情拉鋸戰,終于走上了紅毯。結婚後,你總共才回過兩次家。你常常和同屋的指導員李東風嘮家常︰“干我們這行的,結婚和不結婚有什麼區別。”兩個人有時候同時給家里打電話,打完後,相視一笑,異口同聲地說︰“嘿嘿,又忽悠人家。”沒辦法,是真回不去,只能“連哄帶騙”耍二皮臉,可只要一回到家,你就立馬化身“暖男”。每次回家,你都要先來一遍大掃除,家里所有的衣服、床單都洗一遍、熨一遍。早晨,妻子還在夢中,你就早早起來擠好牙膏,放好溫水,連擦臉油都會打開蓋子放好。下班後,張茜看到家中亮著的那盞燈,和滿屋的飯菜香,總覺得暖暖的。《暖暖》也是妻子最愛給你唱的一首歌︰“你說的我都願意去,小火車擺動的旋律,都可以是真的,你說的我都會相信,因為我完全信任你,分享熱湯,我們兩支湯匙一個碗,左心房暖暖的好飽滿,我想說其實你很好,你自己卻不知道……”

結婚布置新房的時候,妻子專門給你設計了一個書櫃,用來擺放你的榮譽證書和軍功章,你還拍著胸脯保證每年至少給她拿一個榮譽回來,把書櫃填地滿滿的,可是現在,那個書櫃還空了一半,她怎麼也想不到,最後一本證書上印著的竟然是“烈士”兩個字。張茜說,待到春天到來時,她會到伊木河看看,與夢中的丈夫相會在額爾古納河畔,那漫山遍野的杜鵑花肯定會比往年開得更加鮮艷,因為丈夫的鮮血灑在那兒了。

她說︰“來生,我還會嫁給你。”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