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雄鷹”飛向國際軍事舞台

來源︰光明網作者︰胡連娟 通訊員王文杰 魏文杰責任編輯︰牛晨斐
2016-08-29 08:40

光明網烏魯木齊8月28日電(記者胡連娟 通訊員王文杰 魏文杰)近日,天山腳下某機場,空軍駐疆航空兵某旅進行目視偵察訓練。記者在現場看到,一架架“飛豹”戰機分批次從跑道上凌空而起,留下陣陣轟鳴聲,響徹耳際。

據了解,這支守衛著祖國西北領空、被譽為“天山雄鷹”的部隊,前不久剛剛代表中國空軍參加了俄羅斯“航空飛鏢-2016年”國際軍事競賽。在競賽中,由王小軍/羅峰組成的中國參賽機組,總評分獲得轟炸機組第二名,其中對地目標作戰斬獲滿分,4枚火箭彈全部命中靶心,是所有參賽國中唯一一只火箭彈全部命中的代表隊。

從“踞守天山”到“飛越天山”再到“飛出國門”,“天山雄鷹”最引人矚目的當屬飛行員群體。

“天山雄鷹”走出國門

2012年年初,“天山雄鷹”裝備“飛豹”戰機。

換裝以來,該飛行員隊伍不斷壯大,從最初僅有的三名教員,到如今“孕育”出了多名指教長,形成了一支以70後為核心骨干、80後90後為主體的老中青結合的隊伍。

近年來,部隊官兵作戰能力在大項任務中得到不斷錘煉,他們先後下天山、戰荒漠、上高原、赴遠海,駐訓過空軍10多個機場,執行各類任務30多次,包括參加“紅劍演習”、突防突擊競賽性考核、中外聯訓等重大任務20余項。期間,部隊涌現出一批優秀的人才,包括“空軍優秀飛行員”許翔、空軍航空物理競賽一等獎得者肖瑋和黃建偉、獲得“金飛鏢”的馮金強/江偉機組和余暉/張廷力機組等。

今年7月,“天山雄鷹”還走出國門,代表中國空軍參加了俄羅斯“航空飛鏢-2016年”國際軍事競賽,通過與世界強國空軍同台競技和交流,不僅讓飛行員增長了見識,開拓了國際視野,還增強了他們打贏、必勝的信心和勇氣。

這是一支善總結、善思考的“學習型”部隊。參加此次大賽,“天山雄鷹”收獲的不僅是優異成績,還有對實戰化訓練思維的深入思考。剛剛從俄羅斯載譽歸來的旅副參謀長、特級飛行員王小軍表示,此次競賽中共設置有五個比賽項目,無論是空中領航,實彈攻擊,復雜特技,體能測評,還是目視偵察,考驗的皆是飛行員的基本技能和戰術素養。在這方面,俄軍非常注重飛行員個人的實戰技能,這其實也是我們需要認真思考和學習的地方。

旅政委凌剛也認為,考慮到未來戰場可能的復雜性,飛行員不能過度依賴于現代化信息手段,個人基本技能也應該同樣過硬。通過這次走出國門走向國際軍事舞台,該旅實戰化訓練思路變得更清晰、目標也更明確。凌剛表示,接下來,部隊將會更加注重對飛行員基礎技能的強化訓練。

從飛行員到戰斗員

對于大多數人來說,飛行是一項神聖而光榮的事業,無數人正是懷著這樣的向往,前赴後繼的走在這條路上。

然而,想要成為一名真正的飛行員卻沒有那麼容易。一級飛行員肖瑋告訴記者,飛行員的淘汰率很高,且不說招飛千分之一的錄取比例,即使進入了飛行學院,也會有人因為身體素質、飛行技術等方面的原因,面臨停飛。當初,與他同期的飛行學員,僅有兩到三成人留了下來,最後成為了一名真正的飛行員。

隨後,他們會被分配到改裝的部隊基地,經過一年的磨礪,完成從一名新飛行員到一名能執行部隊各項戰斗任務的飛行員的轉變。但考驗他們的時刻才剛剛開始。

首要問題是他們如何處置特情。這就要求飛行員除了要有精湛的飛行技術,還需要具備極強的心理素質以及冷靜的處置能力。

除此之外,飛行員還要有極好的身體素質。肖瑋說,在戰斗機高速翻轉之時,飛行員的身體會承受巨大載荷,最高能達到6個g,相當于給自己又疊加了6倍于身體的重量,此時飛行員會感覺脖子上像壓了六個腦袋一樣,根本無法動彈。飛行員往往會穿著專門的抗荷服和代償服,防止黑視和暈厥現象。

“祖國和平我有責”

“天山雄鷹”的飛行員,要麼在飛行,要麼在去飛行的路上。

肖瑋跟記者這樣介紹︰當有大項任務時,可能一天22小時都在工作;當進行日常訓練時,前一夜必須要住在宿舍。

在中隊長彭博的床頭,一個“心”形的相片框中,左邊放著一家三口的溫馨合影,右邊一欄寫了句格言︰“家庭是父親的王國,母親的世界,兒童的樂園”。或許,只有以這樣的方式,才能讓他對家人愧疚的心得以安穩些;又或許,他想以這種方式,提醒自己不要忘記家人在背後默默的支持。

那麼,究竟是什麼信念讓這群藍天嬌子堅定地翱翔于天空?面對這個問題,飛行員們幾乎給出了一樣的回答︰飛行是一項崇高而神聖的事業。當駕駛我國自主研制生產的“飛豹”戰機,在中國邊境線上空進行巡視,在強國空軍舞台贏得外軍贊賞,以及能為祖國和平安康貢獻一份力量時,正是他們從內心油然而生驕傲和自豪之時。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