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順艦首任艦長趙永信:從零開始,打造"過硬戰艦"

來源︰中國網作者︰謝露瑩 米晉國 楊佔鵬責任編輯︰喬夢
2016-04-23 19:32
撫順艦艦長趙永信。王松岐 攝

中國網4月23日訊(記者謝露瑩 米晉國 實習記者楊佔鵬) 韓國軍事網站《Viggen軍事論壇》曾發表文章指出,輕型護衛艦較中國海軍現役的大型戰艦更適合解決“南海”問題。目前,中國海軍已經批量列裝某新型輕型護衛艦,主要作戰任務就是近海巡航警戒和防御作戰。

近日,記者走進北海艦隊某基地護衛艦大隊,就“80後”年輕軍官如何成為一名合格艦長,采訪了某新型輕型護衛艦(撫順艦)艦長趙永信。

一名海軍軍人的今生夢想

黝黑的皮膚,爽朗的笑聲,脫下海軍軍帽的趙永信與記者聊起了自己“最初的夢想”——成為一名合格艦長。這是趙永信自進入大連艦艇學院後就種在心里的“種子”,只不過,這顆“種子”的成長過程經歷了不少 “風風雨雨”。

2012年,趙永信原先所在的海軍某型布雷艦,因使命任務變化,轉隸給了海監部門。趙永信就成了這艘艦的最後一任“實習艦長”。準備接艦長的時候,他任職已經三年了,本來可以順利實現“艦長夢”的趙永信遇到了人生中重要的“選擇題”。一是去基地機關調整崗位,二是到新艦艇去任職,兩者的最大不同點就是,後者耽誤個人調職晉升。但是,趙永信選擇了後者。

因為他要去完成一個自己的夢想——“當海軍就得干艦長”!

接艦後,趙永信擔負著艦長的職責,卻掛著實習的名號,這樣一掛就是三年。由于干參謀,基地首長對趙永信比較熟悉。一次,在執行巡邏任務時,基地司令員問他︰“趙永信你怎麼還沒調啊?”趙永信回答︰“首長,我也想調,但是全訓考核一直沒考完啊。”

原來,由于海軍嚴格規定,成為一名艦長必須通過“全訓考核”。但是,為了完成各項緊急出海任務,趙永信耽誤了“全訓考核”。加上原本在布雷艦上的三年工作經歷,趙永信一直沒有得到成為一名艦長的正式任命,整整當了六年的實習艦長。

才剛剛實現“艦長夢”的趙永信捋一捋袖子,告訴記者說︰“我第一次掛中校啊,戰士們都逗我,艦長,你終于掛上了,不容易啊!但是,我不後悔。”

隨著我軍改革強軍實踐的逐步推進,像趙永信這樣遇到問題的官兵不在少數,因為這些新問題也產生了更多的新辦法。該基地在艦艇長培養過程中,在選拔苗子、任務錘煉、入學深造等多方面實施了“戰略預置”,使得一大批新型艦長脫穎而出。

趙永信說︰“在任務面前,個人榮譽是其次,團體的力量更重要,艦長是一艦之長,權力雖大,但是責任更重。”

“艦長的責任有多重?”記者問。

趙永信回答︰“想一想,全艦官兵隨我一同出海,每個人的安全都系在我一個人的身上啊。”因為,在離靠碼頭、狹水道航行、突遇險情等等重要時刻,艦長必須到駕駛室,擔任第一責任人,必須自己操縱。“像今天這種大風情況,就是必須由我來操縱,作為艦長,真的就要時刻把安全放在心坎上。”他說。

有一次,撫順艦出海執行巡邏任務,在海上待了半個多月。接到命令返航時,撫順艦遇到大風、涌浪,因為噸位小,航行遇阻。當時,撫順艦已經啟航2個多小時,如果決定返航,這意味著不僅耽誤了任務完成時間,還耽誤了官兵們的休息時間。艦隊參謀通過衛星電話詢問趙永信,“能不能保障艦艇安全,如果不能,找個避風的地方拋錨或者返回原先錨地。”但是為了爭取更多的時間,為了出色地完成巡邏任務。趙永信決定繼續前行,他以身作則,連續值了6個多小時的班,連飯都忘記吃了。趙永信告訴記者︰“雖然很餓,但是沒有心思,因為必須時刻注意艦艇的安全。雖然大隊也有指揮員,但是作為艦長,責任是不一樣的。”

在趙永信的房間里面有四個大紅字“同舟共濟”。他告訴記者︰“這四個字的含義就是我的艦員必須和我一起‘同舟共濟’。”

戰士們都說,艦長是艦上最辛苦的人。如果晚上執行訓練任務,在拋錨前艦長都在駕駛室;如果是晝夜連續航行,雖然可以采取倒班制度,但是艦長也不能只顧自己休息。時刻準備著,一有大的晃動和異響,趙永信肯定會第一時間跑去駕駛室。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