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科技大學教授高伯龍︰一生戀激光矢志永不悔

來源︰科技日報作者︰唐先武 馬金銘 陳明責任編輯︰李嫻
2016-10-25 21:02

馮凱旋攝

這是一雙蒼老而依然靈巧的手。

這雙手,曾經在清華大學的課堂上記錄葉企孫教授的思想,曾經在哈軍工的黑板上寫下E=MC2,曾經在國防科技大學的實驗室里造出中國第一個環形激光器。

這雙手,屬于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防科技大學教授高伯龍。

光之韻

今年,是高伯龍院士在講台上度過的第60個春秋。9月10日教師節這一天,他如往常一樣,清晨就來到實驗室,一直工作到傍晚。不同的是,他收到了工作在祖國各地的學生們的短信︰親愛的老師,節日快樂!

已屆耄耋之年,高伯龍仍堅持親自指導博士生學習,為學院的本科生作關于激光技術發展的講座。不過,用“桃李滿天下”來形容已從教60年的高伯龍院士或許並不十分準確。從1984年指導第一個博士研究生起,近30年時間,他還只培養了不到20名博士。

高伯龍院士所培養的學生數量之少,與他和他的學生取得的成就之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他的學生,有的已成為共和國的將軍,有的成為激光領域的知名專家,也有的雖然年紀輕輕,卻已嶄露頭角。曾幾何時,學院的幾名年輕的教研室主任中竟有一半是他的學生。

光之律

1954年,由于工作需要,年輕的高伯龍被選調到哈軍工任教,這位1951年畢業于清華大學物理系的高材生一頭扎進物理教研室,在他鐘愛的理論物理世界中遨游。

然而,歷史卻最終讓他改變了人生軌跡,將自己的選擇毫不猶豫地標定在祖國的需要上。

上世紀60年代,在激光誕生後不久,“環形激光器”作為新型導航設備的核心,引起了包括我國在內的世界各國科學家的普遍關注,然而,所有人都沒有料到,這項科研竟會如此之難。

1971年,在錢學森建議下,國防科技大學成立了激光研究實驗室,並調入高伯龍從事相關研究。依靠深厚的理論功底和嚴謹的治學態度,在其他人還在研究國外環形激光器設計思路的時候,他就提出全新的工作原理和設計方案。

年, 高伯龍率領團隊研制成功第一代環形激光器實驗室原理樣機,1984 年又研制成功某型環形激光器實驗室樣機,解決了大量理論和技術問題。

然而,要使原理樣機過渡到實用階段, 還需進行工程化處理,而其中的關鍵技術——基礎工藝是公認的世界性難題,根據我國當時的工藝技術水平, 要突破這道難關幾乎不可能。高伯龍卻認為,作為當時國內唯一堅持研制工作的實驗室,不干,就可能給國家留下空白。因此,他毅然決定, 放下多年的理論研究, 把研究方向轉入基礎工藝。

為了研究的需要,近60歲的高伯龍重新當起了學生,開始自學計算機相關知識。憑借深厚的理論功底和刻苦的鑽研精神,他很快成了編程高手,編寫的計算機程序解決了研究工作中的大問題。

1993年初,國內某重要裝備研制進入關鍵階段,有關部門督促國防科技大學在1994年底前完成環形激光器工程樣機研制。此時,他們的攻關卡在了鍍鏌這道世界性難題前。高伯龍決定背水一戰, 在實驗室成立攻關小組。為了突破技術難關, 高伯龍像著了魔, 更加沒日沒夜地泡在實驗室。老伴把飯送到實驗室, 他卻埋怨老伴打斷了他的思路, 心疼他的老伴委屈地說: “以後再也不給你送飯了”。

在高院士的率領下,終于在規定時間前研制成功某型號環形激光器工程化樣機,並于當年11月在北京通過了專家鑒定。在此期間, 高伯龍還率領技術人員研制成功了全內腔綠色氦氖激光器, 使我國成為繼美國、德國之後第3個掌握這種制造技術的國家。

此後,高伯龍帶領著大家開始了激光技術新領域的研究工作,近年來取得了具有重大戰略意義的新成果。盡管研究內容變了,率領的隊伍也發生了變化,但是高伯龍搞科研的那股拼勁卻依然如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