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和"犧牲在異國他鄉 請默念他們的名字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楊西河 康克 王東責任編輯︰陳婕
2016-07-25 03:20

3   太久的平靜,可能是更大規模喧囂的前奏。

10號下午,經過一段時間的停火後,槍炮聲再度響起,武裝直升機在頭頂低空盤旋,密集的子彈炮彈在頭頂呼嘯而過。交戰雙方越來越煩躁,緊張氣氛在燃燒。

突然前方觀察員報告︰從維和步兵營前方的道路上,有兩輛坦克向我方向高速行使。在場指揮的連長王震迅速命令105號車組轉移。

就在這時,一枚火箭彈呼嘯而來。隨著一聲巨響,105號戰車被擊中,火箭彈在車內爆炸。霎時,車內濃煙滾滾,傳來陣陣呻吟聲。爆炸時教導員魯成軍在旁邊80米處,他冒著彈藥爆炸的危險,第一時間在現場組織滅火、搶險、防衛。

車長李東、駕駛員于明彬在襲擊中沒有負傷,他們在遇襲後迅速扒開車門沖下車,加入搶救傷亡戰友的行列。

副班長田飛衡就在離105號戰車三四米處,爆炸造成的巨大沖擊波讓他的耳朵處于暫時失聰狀態,感覺天旋地轉。幾秒鐘,他反應過來,迅速沖向105號戰車。

車組成員里最先做出反應的是姚道祥,他在爆炸中右小腿骨折、右臂受傷。然而,身負重傷的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趕快救車里的兄弟。他拖著被彈片擊中的右腿和沒有知覺的右手將傷勢最重的炮手楊樹朋和載員李磊先後拖下車,爾後自己就暈了過去。

田飛衡看到,陳英當時就在車門口,車里冒著火,里面還有彈藥,隨時可能爆炸。田飛衡一看陳英,脖子上都是血,腹部和大腿上血都濕透了,他趕緊跑過去,抓住陳英的防彈衣把他拖到了安全地方。

再一看,吳樂還在車門口趴著。這時,在裝甲車前面大概十米的地方又有一發火箭彈爆炸,槍聲更密集了。炮彈還在天上呼嘯著亂飛,子彈劃破空氣的嗖嗖聲,以及到處亂跑的難民的呼喊聲夾雜在一起,格外刺耳……

田飛衡頭一低沖到吳樂身邊,“樂樂你怎麼樣了?”

吳樂喘著氣說,不知道怎麼了,胳膊和腿都動不了了。

“我帶你走!”田飛衡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左手拿著槍,右手拽上吳樂的防彈衣就跑,把他拉到了安全的位置。

恍惚之間,被沖擊波炸得眼冒金星的宋曉輝,逐漸反應過來睜開了眼,他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步戰車內一片狼藉,車頂一個大窟窿讓人觸目驚心,鮮血滿地,戰友們不同程度地受傷……

頭頂的子彈還在呼嘯,周圍的炮彈還在轟鳴。慘烈的場面並沒有讓宋曉輝發 ,他不顧生命危險,幫助戰友救助傷員,並協助醫療救護組將戰友送入醫院。

同時,我維和營營長王玉安命令難民營西門的103號步戰車警示射擊,4名戰士攜單兵火箭佔領有利地形,形成威懾。很快,教導員魯成軍、步兵一連連長王震火速帶人增援、建立防線、將步戰車內的6名傷員和在車外受傷的下士宋曉輝抬上救護車。

霍亞會的左手和左小腿被炸傷,手掌幾近炸斷,小腿炸出一道很深的口子,鮮血直流。就在救護人員趕到時,身受重傷的他仍對救護人員說︰“我沒事,先救李磊和楊樹朋。”

在救護車上,姚道祥含著眼淚對醫生說︰“你們快去救李磊,他還年輕,沒結婚呢!”

“堅持住,堅持住,馬上到了,你會沒事的……”每個救護車都有兩個陪護的戰友,一遍一遍地喊著他們的名字,確保他們頭腦清醒。

這時田飛衡看見李磊的嘴里開始往外冒血沫,這時他覺得情況不大對,跑過去大叫︰“磊磊!磊磊!”李磊看著田飛衡,沒有說話,嘴里往外冒著血,田飛衡覺得他的情況可能比想象的更嚴重,就大叫著軍醫︰先救他!先救他!

救護車剛走到一半,李磊開始呼吸急促,他握著副班長田飛衡的手說︰“我這輩子就交給黨了。”就停止了呼吸,這時,他成為預備黨員才7個月。

田飛衡試了試他的呼吸,已經沒有了,再努力想要摸他脖子的動脈,也沒有摸到,當時田飛衡就覺得五內俱焚,天吶,天吶!

7月11日9點多,連長王震趕到聯合國營區內的一級醫院。但是,等著他的同樣是噩耗——楊樹朋因失血過多壯烈犧牲。

瞬間,連長王震感覺天就要塌了,這個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漢子一下子號啕大哭。隨著連長的哭聲,醫院樓梯間、走廊里,哭聲或高或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