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和"犧牲在異國他鄉 請默念他們的名字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楊西河 康克 王東責任編輯︰陳婕
2016-07-25 03:20

4   一句5個字的微信,文海地發了近10個小時。

7月12日下午13:48,鄒麗娜發微信給文海地,詢問︰“我們家楊樹朋怎麼了?怎麼不接電話?”

文海地一直懷著忐忑和悲痛的心情,不知道該如何回復嫂子的微信,因為楊班長已經犧牲。直到晚上23:29他才忍痛發出了5個字︰“嫂子,對不起!”

鄒麗娜瞬間明白了,當听說部隊準備去家里看望時,鄒麗娜很快回復︰“不用了。你們那也很忙。”還不忘叮囑“替我向受傷的戰友們問好。謝謝。”“我會照顧好家里人的,放心。我們等著把楊樹朋接回家。” 

微信聯系的兩邊,沒有怨恨,沒有宣泄,讓眼淚流在心里。

對這樣的犧牲,在山東萊蕪的這個家庭里並不是第一次︰楊樹朋一家三代8位軍人,2位烈士,楊樹朋姥爺是偵察排長,在淮海戰役中犧牲。

這次執行維和任務出發前,楊樹朋專門給父母買了保險,向妻子表示了歉意,讓家人安心等他回來,轉業後一家人就能幸福團圓地生活。可就差5個月,他和家人都沒能等到團聚的這一天。

看到媽媽傷心流淚,兒子雖然還不太明白失去父親的概念,但被問及長大了要干什麼時,楊一鳴擦干淚水說︰“爸爸是英雄,我長大了要當兵。”

相同的傷痛,還帶給了成都市蒲江縣李磊的家人。李磊的犧牲給他的母親楊彬帶來了很大的打擊。2007年,李磊的父親因肝癌去世,楊彬獨自把兒子拉扯大。後來她改嫁,生下一個女兒,如今還不到兩歲,兒子卻又跟她陰陽兩隔。強忍傷痛,他們將李磊的遺物一一擺在家門口,供親友緬懷,其中有榮譽證書,有軍功章,還有日記。

苦難不會讓勇者畏懼,只會使之堅強。

雖然霍亞會的小腿和手掌已經血肉模糊,但他強忍著疼痛說︰“這點傷算不了什麼。”當天晚上,由于人手有限,陪護力量薄弱,為了讓其他受傷的戰友得到陪護治療,他堅決要求不用陪護。受流血過多和炎熱天氣的影響,他嚴重缺水,為了觸踫到水,他用另一只手拿著紗布一點一點蘸水潤濕干裂的嘴唇。

陳英左腹股溝動脈出血,身負重傷。雖然南蘇丹醫療條件差,自己仍沒有脫離生命危險,但躺在病房里的陳英卻並沒有因此消沉。他對到病房看望自己的戰友說︰“不就是一條腿嘛,腿沒有了照樣能上戰場,需要時通知我一聲。”

不久前,陳英被轉到國內陸軍總醫院,他大腿里的兩枚彈片也被取出,目前傷情基本穩定。

“戰友們受傷了,我來堅守戰位!”宋曉輝在醫院經檢查所幸並無大礙,他並沒有退縮,而是第一時間申請回到戰火依舊延續的難民營執行戰友未完成的任務。

“擦干淚水,繼續前行。”這是維和步兵營里的一句橫幅。維和步兵營的官兵繼續堅守在一線,為了已逝的戰友,為了未竟的使命。

從7月8日至今,沒有一名武裝分子,突破我維和營官兵構築的防線,進入聯合國營區和1號難民營。

這道血肉鑄成的長城巍然矗立,用無畏詮釋著中國軍人的英勇和忠誠。

(《解放軍報》2016年07月25日 11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