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真英雄,為和平灑盡最後一滴血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羅錚 周遠 付曉輝 楊西河責任編輯︰劉航
2016-08-12 03:35

英雄部隊英雄的兵

——追記我赴南蘇丹維和步兵營烈士李磊、楊樹朋

■本報記者 羅 錚 周 遠 特約記者 付曉輝 楊西河

2016年5月26日,李磊在難民營與南蘇丹小朋友合影。付曉飛攝

南蘇丹,朱巴;朝鮮半島,長津湖。兩地相距上萬公里,時隔66年,卻因3個名字、1支部隊緊緊聯系在一起——

1950年11月29日,抗美援朝長津湖戰役中,連長楊根思和戰友們連續打退美軍8次瘋狂進攻後,毅然抱起炸藥包沖入敵群;

2016年7月10日,南蘇丹首都朱巴市朱巴山腳下,我維和步兵營戰士李磊、楊樹朋在紛飛的戰火中堅守哨位,不幸犧牲。

他們都來自同一支部隊——陸軍第20集團軍某旅。

作為英雄部隊的傳人,李磊、楊樹朋和老連長一樣,在異國他鄉化作永恆,用生命踐行了“人在陣地在”的錚錚誓言。

“生,為人民護衛,人心因而溫暖;死,為國家忠魂,生命因而美麗。”這是7月20日,河南許昌20萬市民迎接英雄回家時,群眾自發在高速路口打出的巨大橫幅。

走上兩名烈士生前戰斗的熱土,傾听戰友追憶他們人生的軌跡,一首傳唱了半個世紀的歌,不時在記者耳畔回響︰“為什麼戰旗美如畫,英雄的鮮血染紅了她。”

英雄有夢

這是李磊生命中的最後一段刻度——

7月8日17時,南蘇丹政府軍與反政府武裝突然在朱巴發生激烈交火。而這一天,剛好是李磊的生日。沒有燭光、沒有蛋糕,他在戰位上與炮火相伴,迎接自己的22歲生日,直到次日凌晨情勢稍穩才返營休息。

9日,交戰未見停歇。10日,雙方激戰更酣。當天8時,連隊奉命派人緊急前往難民營4號哨位執行警戒任務,李磊主動請纓︰“我地形熟,我去。”

與李磊同在105號步戰車的楊樹朋也一樣。早上听著槍聲越來越密、越來越近,感覺勢頭不對的他找到連長︰“我是有15年兵齡的老兵,這個節骨眼兒必須上。”

然而,10個小時後,一枚火箭彈向他們搭乘的步戰車襲來……

那一天,李磊、楊樹朋已經連續奮戰了十幾個小時,連隊原本想安排他們休息。如果不是心中有股強烈的信念,他們又怎能拖著疲憊的身軀,再一次走向火線?

2016年1月14日,楊樹朋在武裝巡邏中執行警戒任務。付曉飛攝

作為第20集團軍某旅“楊根思連”的一名老兵,楊樹朋入伍後看的第一場電影是《楊根思》,讀的第一本書是《特級英雄楊根思》,老連長的英雄事跡從此在他心里深深扎根,也慢慢讓他懂得,一名軍人、一個黨員胸膛里該懷有怎樣的夢想,血管里該流淌著怎樣的血液。

崇拜誰就會學習誰,心里裝著誰就會追隨誰。

去年8月,楊樹朋找到連隊干部,要求去維和。有人不解︰“你還有1年就退伍,又上有老下有小的……”楊樹朋答道,退伍前跟著連隊出國維和,軍旅生涯才算圓滿。

李磊的戰友沈鴻至今還記得,在來部隊的火車上,幾個四川籍新兵很快就混熟了,挨個聊當兵為了啥。有的說要來學技術,有的說考軍校,輪到李磊時,他一本正經地說︰保家衛國,準備打仗。當時,這個說法讓沈鴻覺得“有點假”。

可後來的事實證明沈鴻錯了。去年連隊選拔人員參加維和,李磊第一個交了申請。當時,沈鴻悄悄問他,維和這麼危險,犧牲了咋辦?李磊的回答又是8個字︰軍人殉國,魂佑疆土。

那一刻,沈鴻真切地感到︰李磊在火車上的話是當真的。

出征南蘇丹前夜,李磊在日記里這樣寫道︰5年前,我選擇了遠行,背上行囊,告別家人,走進軍營;5年後,我再次選擇遠行,離開家鄉,走出國門,踏上萬里之遙的非洲大地……假如有一天我走了,你們不要想起我,這些都是我自己的選擇,我自己無悔。

7月10日20時43分,李磊停止了呼吸。次日9時24分,楊樹朋也失去了脈搏。

用生命履行使命,這兩個追夢的士兵最終和他們的夢想長相廝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