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北京軍區︰拱衛京畿寫赤誠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馬譽煒責任編輯︰張碩
2016-02-04 06:10

拱衛京畿寫赤誠

——寫在北京軍區完成歷史使命之際

■馬譽煒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序列里,有一支從抗日烽火中走來的雄師勁旅。滹沱河、桑干河、運河流域,流淌著他們勝利的歌聲;太行山、大青山、燕山山脈,激蕩著他們鏗鏘的足音。

英雄部隊背負著民族的希望,鐵的意志鑄就堅決听黨指揮的軍魂;勝利之師繼承革命先輩遺志,模範履行內衛京畿外鎮北疆的神聖使命。

如今站在時代交匯點上,在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率領下改革強軍,這是一次偉大的戰略進發,一場特殊的攻堅戰,原北京軍區機關部隊的將士們以昂揚的精神狀態迎接改革“大考”,在向中部戰區轉型轉軌的征程中,重整行裝再次出發,銳意進取砥礪前行。

礪兵朱日和

從戰火硝煙中走來——

一路凱歌心向黨

盧溝橋上瞪大雙眼的石獅子記得,巍巍太行山脈的溝溝壑壑記得,1937年夏,全面抗戰爆發,中國共產黨擎起大旗,通電全國︰平津危急!華北危急!中華民族危急!

民族危亡之際,八路軍115師一舉創造出“平型關大捷”的輝煌戰績,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在政治上提高了共產黨和八路軍的聲望,極大地振奮了全國軍民的抗戰信心。

伴隨祝捷的歌聲,根據毛澤東的部署,八路軍總部決定,聶榮臻留守五台山地區,創建晉察冀軍區,這就是北京軍區的前身。

孤懸于敵後,四面受敵。晉察冀軍區牢記黨中央賦予的艱巨而又偉大的使命,最終發展成數十萬人的強大兵團,有力地配合了正面戰場作戰,被毛澤東譽為“抗日模範根據地”。

黃土嶺上的一草一木,在微風吹拂下搖曳歡歌,似乎在向我們訴說當年將士們如何奮勇殺敵的傳說。靠幾門小炮擊斃日軍中將阿部規秀及其一部,“名將之花”凋謝在黃土嶺上。狼牙山上的道道山崖,如同一座座紀念碑,鐫刻著“五壯士”視死如歸的英姿。跳崖前,“五壯士”齊聲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那聲音是這世界上的最強音,穿越山林,也穿越心靈——生動詮釋著革命軍人的信仰與忠誠。

這忠誠,是紅軍戰士張思德甘願奉獻、勤懇燒炭的背影,是國際友人白求恩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精神,是白洋澱上飛翔著的雁翎,是滹沱河畔火紅的戰旗,是冀中平原上的地道戰、地雷戰、麻雀戰、破襲戰的槍炮聲,是參加百團大戰捷報頻傳、粉碎敵人一次次掃蕩噩夢的颶風行動。

抗日戰爭勝利後,黨中央決定晉察冀和晉冀魯豫兩區合並,組建統一的華北黨政軍領導機構,北京軍區又一前身華北軍區誕生。挺進熱西遼東,一舉攻克保定,打贏清風店戰役,解放石家莊,打臨汾、攻晉中、剿閻匪,連克新保安、張家口重鎮,會攻太原、大同……一場場硬仗、惡仗、大仗,記載著軍區部隊的赫赫戰功。

共和國成立初期,按照黨的號令,華北軍區繼續向殘敵發起戰略進攻。參加抗美援朝,保衛新生政權。組織開國大閱兵,深入剿匪,鎮壓反革命。

松骨峰與敵肉搏的英雄群體,寫進了魏巍的名作《誰是最可愛的人》;長津湖一舉全殲美軍“北極熊團”,留下“原木在行動”的神話;王成式英雄“向我開炮”的呼聲,伴著“烽煙滾滾唱英雄”的戰歌傳遍世界;三所里穿插,打出“萬歲軍”的威名。

1955年2月,華北軍區改為北京軍區。在黨中央、毛主席的領導下,開始了現代化正規化建設新征程。紅色基因代代相傳,優良傳統一脈相承。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