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眼金楮”高山雷達兵︰每日可捕捉空域內上千過境飛機

來源︰南方都市報作者︰潘珊菊 張鶴 王經緯責任編輯︰柳晨
2017-09-15 11:08

沿著海拔近2000米的鄂西將軍山蜿蜒而上,在這個常年霧雪天氣的高山之巔,駐守著一支雷達部隊,這里的官兵每天要盯緊往來上千架過境飛機。

近日,南都記者前往被譽為“鄂西第一哨”的中部戰區空軍雷達某旅一站,解開這支連隊在高山上守護祖國防空的“戰斗密碼”。

1

回溯

高海拔過去吃水靠下山扛靠融雪

一路驅車盤山而上,歷經一個半小時,來到近2000米高的被雲霧環繞望不到邊的巴山之巔,一排排整潔的營房和圓球狀的迷彩色雷達防風罩映入眼簾。

對常年駐守在這的官兵來說,高海拔、濕氣重的環境,讓官兵久而久之容易患有關節炎、腰椎間盤突出等慢性病。同時,霧天容易出現遮障,對雷達探測有一定影響。走在營區內可以發現一片片菜地,其中一種叫“獨活”的藥用植物,是官兵專門治風濕的中藥,平日可做煲湯,也可單獨用藥。

該雷達站第19任站長焦戰濤介紹,這里一年有260天是霧天、4個多月的積雪期,半年大霧彌漫不見天,半年大雪封路不見地,是軍委總部確定的邊遠艱苦連隊。每到冬天大霧封山,最低溫度可達-20℃。

46年站史,也是一部“戰斗史”。46年前,第一代官兵手挑肩扛,住著泥巴和著石塊臨時搭建起來的營房,每天輪流下山挑水,只為解決吃水用水問題。

據焦戰濤介紹,一開始官兵吃水只能靠融雪,特別是干旱期和冰凍期,為了洗澡,只能把雪融化後再燒開。後來連里自力更生從山下鑿了一條水溝到山上,並建了一個蓄水池。“山體石頭多,官兵歷時3個月用鎬頭鑿出一條水道,也就是那時候,我們鋪設了供水管道,新擴容了蓄水池。”

“一天有雨三天霧,三天有霧三天潮。”是這里官兵生活的真實寫照。每年11月下雪,由于積雪不化,地面容易形成10公分的冰凌,車輛根本沒法上下山,戰士只能從後山的“擁軍路”買菜後走上來,338步台階, 一米五寬的便道,可用于日常生活保障。

“下雪的時候整個台階完全看不到,路面上的雪和旁邊灌木叢平齊,一不小心容易掉到路邊的雪窩里去。”扎根高山14年的四級軍士長金成說,這並不算什麼,冬天雪下到齊大腿,七八月份基本沒有水,夏天紫外線兩天就能把人曬脫一層皮,一年四季被子都是潮乎乎的。

一次,該站擔負重大雷達情報保障任務,一號班要24小時值班,一日三餐都得靠戰士們送上山,晚上天氣又冷又潮,雖然穿上了厚厚的棉大衣,生起了火爐,但大伙還是凍得直打哆嗦。油機班長盧運全對油機不放心,索性把床搬進了油機庫房,在里面一住就是10多天,導致本來已患有風濕的右腿積了水,在鎮上的醫院躺了10天才有所好轉。從那以後,盧運全的右腿每天要貼兩片膏藥。

組建46年被譽為“鄂西第一哨”

隨著軍隊建設發展,組建46年的雷達站主戰裝備也歷經多次更新換代,先後裝備有5種型號雷達。

作為祖國防空的“眼楮”,高山上的雷達兵主要任務是保障作戰指揮引導、肩負民航引導反制、自然災害飛機保障等。

“汽車在地面上要按道路路線跑,飛機在天上要按照航路跑。”焦戰濤告訴南都記者,在戰時他們要對空域內的敵我飛機進行識別,在平時如果遇到飛機被劫持、機械通信故障、失火等情況,需要第一時間發現並反饋給上級處置,上級會聯系相關單位進行引導和迫降。若只是飛機偏航,則需要及時引導。

南都記者了解到,這支雷達兵猶如高山之巔的“火眼金楮”,他們扼守區內部分重要空中要道,每日處理空情量以千為單位計數。他們每天要時刻睜大警惕的眼楮,捕捉熒光屏上的每一個“目標”,為上級提供最準確、最及時的情報。

為什麼要在高山且地形復雜的地方設雷達站?焦戰濤介紹,整個雷達網探測範圍全國覆蓋,這個地勢是建立雷達陣地較有優勢的地方,遮蔽角比較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