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偉大復興新征程——寫在南昌起義、秋收起義和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創建90周年之際

寫在南昌起義、秋收起義和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創建90周年之際

來源︰新華社作者︰劉健 等責任編輯︰武千妍
2017-09-07 09:39

這是井岡山革命烈士陵園瞻仰大廳內的烈士姓名(2016年2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 萬象

讓我們凝望那熱血鑄就的歷史坐標——

1927年8月1日—10月27日。

8月1日,南昌打響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9月9日,湘贛邊界秋收起義第一次亮出共產黨旗幟;10月27日,毛澤東引兵抵達井岡山茨坪,創建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

這88天,決定著中國革命命運的重要轉折。

自此,歷史的地圖有了新的海拔,民族的精神崛起新的峰巔。

1927—2017。

紅色的種子,在這塊熱土中扎根發芽,向神州大地播撒;從井岡山的山間小路,走出通往民族復興的光明大道;八角樓的星星之火,燃照著中國人民的奮斗征程。

“90年來,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民族歷經挫折而奮起、歷經苦難而輝煌,發生了前所未有的歷史巨變,實現了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強起來的偉大飛躍。”2017年8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大會上說。

行程萬里,不忘初心。90年前鑄就的偉大革命精神,穿越歷史啟迪未來。

這是位于江西省永新縣的三灣改編地舊址(2017年8月28日攝)。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

人間正道是滄桑——90年來,從探索開闢出“農村包圍城市”道路到開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康莊大道,中國共產黨人不斷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推向前進

“道路問題是關系黨的事業興衰成敗第一位的問題,道路就是黨的生命。”——習近平

虎賁雲集,沙場點兵。

2017年7月30日,朱日和聯合訓練基地。檢閱台前,大紅的“1927-2017”字樣和莊嚴的八一軍徽,在陽光下熠熠生輝。1萬余名三軍將士像大山一樣雄壯挺拔,戰車如鐵流般奔涌向前。

在建軍90周年節點,回望這支人民軍隊的來路,歷史風煙撲面而來。

1927年8月1日凌晨,2萬多名頸扎紅領帶的起義部隊,以“山河統一”為口令,僅用4個多小時就肅清南昌城內的守軍。

“八一”槍聲,如劃破夜空的一道閃電,使中國人民在黑暗中看到革命的希望,使一個國家在困頓中看到奮進的力量。

一個政黨從此有了自己絕對領導之下的武裝力量,開始探索充滿苦難與輝煌的奮斗之路。

——走中國道路,必須堅持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矢志不渝探索符合中國國情的道路。

“道路問題是關系黨的事業興衰成敗第一位的問題,道路就是黨的生命。”2017年初秋,井岡山茅坪八角樓,一樓入口處高懸著這樣一幅紅字。

2013年1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新進中央委員會的委員、候補委員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大精神研討班開班式上的這句話,旗幟鮮明點出了一個政黨選擇道路的極端重要性。

“找尋”與“探索”道路,是一代代共產黨人的共同使命。

1927年春夏,命運前途依然渺茫的中國又遭遇國民黨反動派背叛革命的白色恐怖,誕生才6年的中國共產黨面臨被趕盡殺絕的危險,中國革命命懸一線。

革命之路,何去何從?

南昌起義打響了武裝反抗的第一槍,但眾多的國民黨反動軍隊四面撲來,起義軍隨後撤離南昌,蹉跎轉戰,損失慘重。此後一年多里,中國共產黨發動和領導100多次城市暴動和起義,絕大多數以失敗告終。

南昌起義之後的第40天,在以毛澤東為書記的前敵委員會領導下舉行的秋收起義,遵循的仍是城市中心暴動的路子,在進軍長沙途中就遭遇失利,面臨全軍覆沒的危險。

血雨腥風,路在何方?

放棄攻打城市,轉戰井岡山!毛澤東審時度勢,果斷提出向敵人力量薄弱的農村進軍。

由此,毛澤東引兵井岡山,開始“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戰略轉變。

“這次上山,為大革命失敗後共產黨積蓄革命力量找到了落腳點,為黨的工作重心轉移提供了新思路,為中國革命尋找到了新的出發點。”中國井岡山干部學院常務副院長梅黎明說。

一頭連著理想,一頭接著國情。

井岡山成為中國革命的搖籃。毛澤東在湘贛邊界各縣進行廣泛社會調查,總結斗爭經驗,提出關于紅色政權的理論,得出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結論,“不但小塊紅色區域的長期存在沒有疑義,而且這些紅色區域將繼續發展,日漸接近于全國政權的取得”。

回顧歷史,人們感慨這樣一道軌跡︰中國革命雖歷經挫折,但大致就是按照毛澤東在井岡山的判斷向前發展,從湘贛邊界到瑞金中央蘇區,從陝甘寧到西柏坡,最後走向全中國。

時至今日,八角樓二樓起居室的書桌上,依然陳列著毛澤東兩本著作《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麼能夠存在?》《井岡山的斗爭》,這閃耀智慧光芒的思索,仍在照亮後人前行。

道路決定命運,歷史昭示未來。

無論是在槍林彈雨的革命戰爭年代,還是在如火如荼的和平建設時期,中國共產黨對什麼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建設什麼樣的黨、怎樣建設黨,實現什麼樣的發展、怎樣發展和實現什麼樣的中國夢、怎樣實現中國夢等問題不斷探索,不懈奮斗。

歷史的巧合,總是耐人回味。

在距離“打響石破天驚第一槍”的八一起義總指揮部十余公里的南昌西郊,有一條寬約三尺的幽靜土路,被稱為“小平小道”。

1969年10月到1973年2月,“文革”期間鄧小平同志被下放江西,他常在這條連接住處和車間、長約1.5公里的蜿蜒小道踱步,思考黨和國家的前途。

從“小平小道”上的深邃思考到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中國歷經了思想解放洗禮和體制機制變革。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保持年均近10%的增長,躋身全球第二大經濟體,7億人擺脫貧困,創造出全球奇跡。

“中國的發展注定要走一條屬于自己的道路。我們‘摸著石頭過河’,不斷深化改革開放,不斷探索前進,開創和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帶領全國各族人民,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上鐫刻下砥礪奮進的歷史性變革,實現了繼往開來的歷史性飛躍。

“中國為什麼能?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行?”近年來,國外學界不斷追問。

面對新世紀以來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和綜合國力的顯著提升,上世紀八十年代曾提出“歷史終結論”的美國學者福山,由此更新了自己的觀點︰“中國模式的有效性證明,西方自由民主並非人類歷史進化的終點”,“中國政治體制優點明顯”。

——走中國道路,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這是爭取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和團結帶領人民實現民族復興的根本保證。

秋日的井岡山色彩斑斕,主峰“五指峰”愈發顯得巍峨,猶如攥緊的鐵拳,從萬山磅礡之中躍然而出。

什麼樣的力量,才能使人民像拳頭一樣牢牢攥緊,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

辦好中國的事情,關鍵在黨。

三灣,江西永新縣一個萬木蒼翠、群山環抱的小山村。

1927年9月29日,秋收起義遭遇挫折後,部隊抵達三灣時5000多人馬只剩下不足千人,失敗情緒彌漫,甚至一些人不辭而別。

唯有中流砥柱,才能力挽狂瀾。

在三灣村楓樹坪,毛澤東向士氣低落的隊伍宣布︰部隊縮編為一個團,團、營建立黨委,支部建在連上,設立黨代表……

當年的連黨代表、後來成為共和國元帥的羅榮桓說︰“正是從這時開始,確立了黨對軍隊的領導。如果不是這樣,紅軍即使不被強大的敵人消滅,也只能變成流寇。”

幾乎在三灣改編的同時,朱德領導南昌起義余部1000余人也開展了“贛南三整”(整頓、整編、整訓),成立黨支部,將黨團員分配到各連隊中去,讓這支行將潰散的隊伍煥發新的生命力。

“黨便由一個抽象的概念轉化成了一個每日都在的實體,黨便來到了夜晚營地的篝火邊,來到了每個戰士的身旁。”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研究員羅斯•特里爾如此評價這段歷史。

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

穿越時空90載,歷史和實踐反復證明︰堅持和完善黨的領導,是黨和國家的根本所在、命脈所在,是全國各族人民的利益所在、幸福所在。

2016年2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冒著嚴寒來到井岡山茅坪鄉神山村視察村黨支部,了解精準扶貧情況。

“你呀,不錯 。”75歲的村民彭水生向著習近平總書記質樸地豎起大拇指。

這是人民對一個政黨發自肺腑的評價,這是一個政黨在人民心中沉甸甸的分量。

——走中國道路,必須與時俱進,勇于創新,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永遠充滿生機活力。

巡視員制度,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手段和方式。鮮為人知的是,早在井岡山時期,這一制度就發揮重要作用。

“特委縣委都需要四個以上的巡視員,經常指導下級工作,幫助各級黨部改造。”這是毛澤東在1928年10月湘贛邊界黨的第二次代表大會決議案中提出的意見。

1931年11月7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在國民黨白色恐怖的層層包圍之中成立——統轄12塊蘇維埃區域,總面積約40萬平方公里,總人口約3000萬人。

蘇維埃共和國是中國革命第一個全國性紅色政權,無疑是18年後建立新中國的偉大預演,創造並積累了不少治國安邦的經驗︰

第一部由人民政權頒布的憲法;

第一部倡導男女平等的婚姻法;

第一個國家銀行;

……

烽火連天的年月,以毛澤東為代表的共產黨人像一群最早覺醒的播種者,將未來中國的種子栽種,呵護它脫殼吐芳。

“不同歷史時期,有不同的任務,也有不同挑戰,這需要勇于變革、接力奮斗。”中國井岡山干部學院黨建研究中心副主任楊少華說。

今日的中國,昂首闊步邁向民族復興的偉大征程,諸多具有開創性的事業正在開展,依然面臨許多繁重而艱巨的改革發展任務。

中流擊水須奮進,崛起路上敢攻堅。

英雄城南昌,新一輪戶籍制度改革走在全國省會城市前列,其不僅先行先試,降低落戶門檻,更從根本上為新落戶市民配套好各項基本公共服務。

為撬動生態文明試驗區建設,江西已出台高規格河長制、覆蓋全境的流域生態補償機制、生態審計等新政,推動建設美麗中國的“江西樣板”。

……

“千里來尋故地,舊貌換新顏”。今天的井岡山更為繁榮,已成為革命聖地和旅游勝地,也正在把革命“紅”與生態“綠”,轉化為當地百姓的幸福生活。

這是瑞金市葉坪革命舊址群(2016年9月6日攝)。新華社記者 萬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