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主席在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年會開幕式上的主旨演講

來源︰新華社責任編輯︰喬夢
2017-01-18 00:56

新華社瑞士達沃斯1月17日電 國家主席習近平17日出席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年會開幕式並發表了題為《共擔時代責任 共促全球發展》的主旨演講。演講全文如下︰

共擔時代責任 共促全球發展

——在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年會開幕式上的主旨演講

(2017年1月17日,達沃斯)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習近平

尊敬的洛伊特哈德主席和豪森先生,

尊敬的各國元首、政府首腦、副元首和夫人,

尊敬的國際組織負責人,

尊敬的施瓦布主席和夫人,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

很高興來到美麗的達沃斯。達沃斯雖然只是阿爾卑斯山上的一個小鎮,卻是一個觀察世界經濟的重要窗口。大家從四面八方會聚這里,各種思想踫撞出智慧的火花,以較少的投入獲得了很高的產出。我看這個現象可以稱作“施瓦布經濟學”。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英國文學家狄更斯曾這樣描述工業革命發生後的世界。今天,我們也生活在一個矛盾的世界之中。一方面,物質財富不斷積累,科技進步日新月異,人類文明發展到歷史最高水平。另一方面,地區沖突頻繁發生,恐怖主義、難民潮等全球性挑戰此起彼伏,貧困、失業、收入差距拉大,世界面臨的不確定性上升。

對此,許多人感到困惑,世界到底怎麼了?

要解決這個困惑,首先要找準問題的根源。有一種觀點把世界亂象歸咎于經濟全球化。經濟全球化曾經被人們視為阿里巴巴的山洞,現在又被不少人看作潘多拉的盒子。國際社會圍繞經濟全球化問題展開了廣泛討論。

今天,我想從經濟全球化問題切入,談談我對世界經濟的看法。

我想說的是,困擾世界的很多問題,並不是經濟全球化造成的。比如,過去幾年來,源自中東、北非的難民潮牽動全球,數以百萬計的民眾顛沛流離,甚至不少年幼的孩子在路途中葬身大海,讓我們痛心疾首。導致這一問題的原因,是戰亂、沖突、地區動蕩。解決這一問題的出路,是謀求和平、推動和解、恢復穩定。再比如,國際金融危機也不是經濟全球化發展的必然產物,而是金融資本過度逐利、金融監管嚴重缺失的結果。把困擾世界的問題簡單歸咎于經濟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實,也無助于問題解決。

歷史地看,經濟全球化是社會生產力發展的客觀要求和科技進步的必然結果,不是哪些人、哪些國家人為造出來的。經濟全球化為世界經濟增長提供了強勁動力,促進了商品和資本流動、科技和文明進步、各國人民交往。

當然,我們也要承認,經濟全球化是一把“雙刃劍”。當世界經濟處于下行期的時候,全球經濟“蛋糕”不容易做大,甚至變小了,增長和分配、資本和勞動、效率和公平的矛盾就會更加突出,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都會感受到壓力和沖擊。反全球化的呼聲,反映了經濟全球化進程的不足,值得我們重視和深思。

“甘瓜抱苦蒂,美棗生荊棘。”從哲學上說,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事物,因為事物存在優點就把它看得完美無缺是不全面的,因為事物存在缺點就把它看得一無是處也是不全面的。經濟全球化確實帶來了新問題,但我們不能就此把經濟全球化一棍子打死,而是要適應和引導好經濟全球化,消解經濟全球化的負面影響,讓它更好惠及每個國家、每個民族。

當年,中國對經濟全球化也有過疑慮,對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也有過忐忑。但是,我們認為,融入世界經濟是歷史大方向,中國經濟要發展,就要敢于到世界市場的汪洋大海中去游泳,如果永遠不敢到大海中去經風雨、見世面,總有一天會在大海中溺水而亡。所以,中國勇敢邁向了世界市場。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嗆過水,遇到過漩渦,遇到過風浪,但我們在游泳中學會了游泳。這是正確的戰略抉擇。

世界經濟的大海,你要還是不要,都在那兒,是回避不了的。想人為切斷各國經濟的資金流、技術流、產品流、產業流、人員流,讓世界經濟的大海退回到一個一個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歷史潮流的。

人類歷史告訴我們,有問題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直面問題,找不到解決問題的思路。面對經濟全球化帶來的機遇和挑戰,正確的選擇是,充分利用一切機遇,合作應對一切挑戰,引導好經濟全球化走向。

去年年底,我在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提出,要讓經濟全球化進程更有活力、更加包容、更可持續。我們要主動作為、適度管理,讓經濟全球化的正面效應更多釋放出來,實現經濟全球化進程再平衡;我們要順應大勢、結合國情,正確選擇融入經濟全球化的路徑和節奏;我們要講求效率、注重公平,讓不同國家、不同階層、不同人群共享經濟全球化的好處。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領導者應有的擔當,更是各國人民對我們的期待。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

當前,最迫切的任務是引領世界經濟走出困境。世界經濟長期低迷,貧富差距、南北差距問題更加突出。究其根源,是經濟領域三大突出矛盾沒有得到有效解決。

一是全球增長動能不足,難以支撐世界經濟持續穩定增長。世界經濟增速處于7年來最低水平,全球貿易增速繼續低于經濟增速。短期性政策刺激效果不佳,深層次結構性改革尚在推進。世界經濟正處在動能轉換的換擋期,傳統增長引擎對經濟的拉動作用減弱,人工智能、3D打印等新技術雖然不斷涌現,但新的經濟增長點尚未形成。世界經濟仍然未能開闢出一條新路。

二是全球經濟治理滯後,難以適應世界經濟新變化。前不久,拉加德女士告訴我,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已經達到80%。過去數十年,國際經濟力量對比深刻演變,而全球治理體系未能反映新格局,代表性和包容性很不夠。全球產業布局在不斷調整,新的產業鏈、價值鏈、供應鏈日益形成,而貿易和投資規則未能跟上新形勢,機制封閉化、規則碎片化十分突出。全球金融市場需要增強抗風險能力,而全球金融治理機制未能適應新需求,難以有效化解國際金融市場頻繁動蕩、資產泡沫積聚等問題。

三是全球發展失衡,難以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期待。施瓦布先生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一書中寫道,第四次工業革命將產生極其廣泛而深遠的影響,包括會加劇不平等,特別是有可能擴大資本回報和勞動力回報的差距。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擁有的財富量超過其余99%人口財富的總和,收入分配不平等、發展空間不平衡令人擔憂。全球仍然有7億多人口生活在極端貧困之中。對很多家庭而言,擁有溫暖住房、充足食物、穩定工作還是一種奢望。這是當今世界面臨的最大挑戰,也是一些國家社會動蕩的重要原因。

這些問題反映出,當今世界經濟增長、治理、發展模式存在必須解決的問題。國際紅十字會創始人杜楠說過︰“真正的敵人不是我們的鄰國,而是饑餓、貧窮、無知、迷信和偏見。”我們既要有分析問題的智慧,更要有采取行動的勇氣。

第一,堅持創新驅動,打造富有活力的增長模式。世界經濟面臨的根本問題是增長動力不足。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與以往歷次工業革命相比,第四次工業革命是以指數級而非線性速度展開。我們必須在創新中尋找出路。只有敢于創新、勇于變革,才能突破世界經濟增長和發展的瓶頸。

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在杭州峰會上達成重要共識,要以創新為重要抓手,挖掘各國和世界經濟增長新動力。我們要創新發展理念,超越財政刺激多一點還是貨幣寬松多一點的爭論,樹立標本兼治、綜合施策的思路。我們要創新政策手段,推進結構性改革,為增長創造空間、增加後勁。我們要創新增長方式,把握好新一輪產業革命、數字經濟等帶來的機遇,既應對好氣候變化、人口老齡化等帶來的挑戰,也化解掉信息化、自動化等給就業帶來的沖擊,在培育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過程中注意創造新的就業機會,讓各國人民重拾信心和希望。

第二,堅持協同聯動,打造開放共贏的合作模式。人類已經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利益高度融合,彼此相互依存。每個國家都有發展權利,同時都應該在更加廣闊的層面考慮自身利益,不能以損害其他國家利益為代價。

我們要堅定不移發展開放型世界經濟,在開放中分享機會和利益、實現互利共贏。不能一遇到風浪就退回到港灣中去,那是永遠不能到達彼岸的。我們要下大氣力發展全球互聯互通,讓世界各國實現聯動增長,走向共同繁榮。我們要堅定不移發展全球自由貿易和投資,在開放中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旗幟鮮明反對保護主義。搞保護主義如同把自己關進黑屋子,看似躲過了風吹雨打,但也隔絕了陽光和空氣。打貿易戰的結果只能是兩敗俱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