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走形變樣”的陸戰,陸軍如何跨越“山丘”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李游華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7-11-23 02:16

現代陸戰強度高,陸軍必須能夠“量大”。真正的陸戰不會是一個旅一個師規模的拼殺,幾十個師旅投入戰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緊盯明天的戰場推進陸軍建設

■李游華

今天的陸戰已不是從前的陸戰,多極力量在地面、低空,甚至空中角逐,作戰空間更廣更高,作戰節奏更快更急,作戰樣式更多更雜,陸戰已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變化。應對“走形變樣”的陸戰,陸軍建設視野必須跨越“山丘”,向明天的戰場聚智發力。

現代化陸軍必須具備遠距離快速反應能力

現代陸戰空間大,陸軍必須能夠“遠戰”。集結一大片、行軍一大串是陸軍基本特性。正是這一特性,使遠距離快速反應成為陸軍的難題。美陸軍應該說是遠程機動能力很強的部隊,號稱48小時內可將一個斯特萊克旅空運到世界任何一個一線美軍基地。但2003年美軍首支數字化師前往伊拉克參戰,卻用了幾個月時間。可見,遠距離快速機動是陸軍的難題。現代戰爭在“大”空間打,陸軍遠程快反能力不足,就會被戰爭甩在一旁。這就要求新型陸軍必須是能夠跨域、跨界作戰的“遠戰”陸軍。

現代陸戰情況急,陸軍必須能夠“快跑”。陸軍作為戰場的“壓艙石”力量,僅能夠遠距離機動不行,還必須“快”。所謂“快”,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能夠抵達作戰區域。世界強國陸軍提出要形成“4天將1個旅、5天將1個師、30天將5個師部署到世界任何地方的能力”。某種程度上說,這是各國追趕的相近目標,也應該是我國陸軍快速反應能力的參照系。

現代陸戰強度高,陸軍必須能夠“量大”。真正的陸戰不會是一個旅一個師規模的拼殺,幾十個師旅投入戰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海灣戰爭中,強大的美軍對付伊拉克也投入了50余萬人的兵力。陸軍武器裝備數量大、噸位重,大規模、遠距離投送只能水運或鐵路輸送。通常情況下,一個機械化師鐵路輸送就需要60至80個專列。足見,強大的戰略戰役投送能力不可或缺。

現代化陸軍必須實現與其他軍兵種的高效聯合

現代戰爭是體系與體系的博弈,體系“堅實”才能擊垮對手,而體系“堅實”與否取決于諸軍兵種的“黏合力”。一流的陸軍,應該是既有彪悍的戰力,更有與其他軍兵種挽手作戰的能力。

陸軍必須是堅如磐石的戰斗集體。陸軍是個“大家庭”,下轄十幾個兵種,諸兵種能不能聯合行動成為戰斗力強弱的杠桿。應多方式組織開展聯演聯訓,如開展網上演練,通過網絡將陸軍支柱力量聯起來,實施集中網上訓,進行異地大空間網上訓;組織實兵演練,在近似實戰的演兵場磨礪和生成戰斗力;組織“1+1”挽手訓,即根據訓練重點或著眼彌補訓練短板,解決彼此在聯合行動中的障礙,謀求“1+1>2”的戰斗力。同時,應以前瞻的視野,建設由地面突擊、陸航、特戰力量組成的一體化部隊,從源頭上將陸戰力量融合在一起。

陸軍必須能夠與其他軍種一體行動。陸軍有“山峰”,也有“低谷”,與其他軍種聯合行動,性能“低谷”可能就變成“山峰”,同頻共振,生成最大戰斗力。伊拉克戰爭中,美陸軍協同最多的是海軍水面艦艇部隊、海軍陸戰隊和空降部隊。海軍陸戰隊能攻善防、烈性十足,空降部隊天女散花、垂直作戰,都是陸軍的戰場密友。

“飛行化無人化”主導戰場

徒步、機械化、信息化、無人化是陸軍不斷發展的路線圖。鑄就新型陸軍,目光應投向未來,看到明天的陸戰如何博弈制勝。

飛行裝備成為主體。作戰重心上移是未來陸戰的大勢所趨。陸軍裝備飛行化是科技發展的催生,也是新軍事革命的必然結果。隨著直升機數質量大幅提高,陸戰形態將發生根本性變化,飛行戰車、飛行士兵與直升機攜手並肩作戰將成為現實。

無人裝備廣泛使用。“低傷亡”甚至“零傷亡”是新型陸軍的作戰追求。實現這一目標,必須大量發展無人化裝備。從世界軍事技術發展動向看,無人機在性能、數量上獲得巨大發展,小型、隱形、高速無人裝備成為低空超低空偵察及作戰的重要力量;無人戰車、機器人取代坦克、步兵,前沿攻堅以及縱深特戰等艱巨任務有讓位于無人裝備的趨勢。

陸戰形態重新勾畫。先空中、地面炮火對敵毀傷,再坦克、步兵發起攻擊的進攻程式,將被先無人機偵察、再遠程火力打擊、然後無人戰車清剿的作戰模式所取代。2015年12月,敘利亞軍隊在俄羅斯幫助下,對“伊斯蘭國”控制的754.5高地,采取先無人機搜索目標,再實施火力襲擊,然後機器人發起攻擊的作戰方式,取得消滅70名武裝分子,己方只傷4人的戰果,一定意義上說這就是未來陸戰的雛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