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譽為“鑽王”,他用鑽桿雕琢“地下長城”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滿洋 楊高峰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08-19 03:02

堪稱“地下長城”的國防工程陣地記錄著顧漢春的軍旅之路︰25年如一日駕馭鑿岩裝備,馳騁在施工一線,走南闖北參加過10多項陣地工程建設,操作過7種型號的鑿岩裝備;曾對近10種裝備的維修、管理、使用方法進行創新,為部隊節約經費數百萬元,是鑿岩裝備施工領域名副其實的“大拿”。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顧漢春在維護設備(資料圖)。王滿洋攝

火箭軍某工程旅一級軍士長顧漢春駕馭特種裝備鑽山鑿岩——

用鑽桿雕琢“地下長城”

■王滿洋 楊高峰

南國某地,山高林密。某掘進施工作業現場,火箭軍某工程旅官兵正面臨一次與岩石的頑強“較量”。

坑道深處,官兵突遇石質破碎帶,碎石撲簌簌地往下掉落,隨時可能發生岩爆的危險。現場氣氛異常緊張,大家把目光投向了正在作業面上操縱鑿岩裝備的一名一級軍士長……

認真觀察分析圍岩周邊環境後,只見他操縱鑿岩裝備將3個大臂精準定位在岩石上,鑿眼、注錨桿,很快排除險情。這名被官兵譽為“鑽王”的一級軍士長就是該旅“金牌”鑿岩裝備操作手顧漢春。

堪稱“地下長城”的國防工程陣地記錄著顧漢春的軍旅之路︰25年如一日駕馭鑿岩裝備,馳騁在施工一線,走南闖北參加過10多項陣地工程建設,操作過7種型號的鑿岩裝備;曾對近10種裝備的維修、管理、使用方法進行創新,為部隊節約經費數百萬元,是鑿岩裝備施工領域名副其實的“大拿”。

剛接觸鑿岩台車這個特種裝備時,顧漢春的夢想就是能夠操縱這個“變形金剛”完整打出一條漂亮坑道。他曾經感慨地說︰“鐵匠打鐵,木匠做工,咱操縱裝備在石頭上‘雕塑’,也得有自己的完整作品吧!”

那年,某大型工程即將開工,旅里抽調顧漢春帶領2名操作手趕赴新工區,負責該工程初始的口部施工任務。然而在實際施工時,因坑道規模大、掘擴難度高等問題,施工效果一般,受到工區指揮長的批評。

初戰不利對顧漢春觸動很大,他下定決心更新施工理念,嘗試改變過去的操作模式。

一次外出參觀時,顧漢春看到地方施工人員用手風鑽打的坑道,光爆質量優良,弧圓成型光滑平整。“為什麼手風鑽能打出如此好的效果,而鑿岩台車不能呢?”經過認真比較,他發現手風鑽鑽桿細,施工時可以利用韌性適度彎曲,緊貼側牆達到最佳鑽孔角度。“那麼能不能利用鑽桿的長度和韌性,把手風鑽的鑽孔優勢轉變到鑿岩裝備作業中來呢?”從那時起,愛琢磨的顧漢春和其他操作手每天邊打眼邊思考邊總結,不斷和技術組、施工連隊交流心得,探索新的施工技術。

在接下來的施工中,顧漢春大膽做了幾次嘗試。後來,這種全新的操作方式投入到施工中,不但解決了先前的難題,而且使每次斷面掘進速度提高30%以上,受到上級的肯定和表揚。

這次經歷在顧漢春腦海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從此以後,無論是學習培訓,還是跟崗實習,顧漢春總是書不離身、筆不離手,不懂就問,不斷在學習實踐中總結積累經驗。

地下掘進施工是一項系統復雜的技術,除了要掌握鑿岩裝備機械性能,還必須對施工規劃、坑道石質、爆破技術等情況了然于胸。顧漢春把“永無止境”奉為座右銘,如饑似渴地尋求技術提升,最終成為全旅第一個熟練掌握爆破、鑿岩裝備操作和維修的多面手。

一個人干好是能力,教出一群人是擔當。技高為師,在掘進施工的實踐中,顧漢春將自己的經驗技術向戰友傾囊相授,先後培養出80多名鑿岩裝備技術人才,如今已有20多人成為一線骨干。顧漢春也4次榮立三等功,榮獲全軍士官優秀人才獎一等獎,並被火箭軍表彰為“十大礪劍尖兵”。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