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木︰“黃金水道”上的國家安全考量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程榮責任編輯︰胡雪珂
2017-12-13 02:07

“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軍事智能化發展,提高基于網絡信息體系的聯合作戰能力、全域作戰能力’,這說明提高軍隊建設質量和效益,我們需要高科技,但事物具有兩面性,報告中也提出要‘統籌推進傳統安全領域和新型安全領域軍事斗爭準備’,何為統籌?就是我們在發展利用高科技的同時也不能失去傳統。”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聚焦長江經濟帶︰“黃金水道”上的國家安全考量

——與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戰略問題研究中心教授張文木一席談

■中國國防報記者  程榮

對話人︰張文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戰略問題研究中心教授。著有《中國新世紀安全戰略》《世界地緣政治中的中國國家安全利益分析》《論中國海權》《國家戰略能力與大國博弈》《中國地緣政治論》等著作。

交通問題即國防問題

記者︰2015年您在《長江與國防》中提出,應在“平安長江、數字長江、陽光長江、和諧長江”的發展目標上,再加上一個“國防長江”。請談一談您對“國防長江”的認識,長江的國防價值具體體現在哪里?

張文木︰在中國的交通網絡中,大自然賜予我們最長且橫貫東西的交通線就是長江,它由西至東蜿蜒曲折6300余公里匯入大海,途徑11個省市。相比國內其他河流,長江對中國國家安全具有極為重大的影響。這一點在抗戰戰火中得到了印證︰在陸路幾乎全毀且日本侵略者又全力圍追堵截的環境下,長江水道即顯示出它突出的穩定性,成為貫通前後方最重要的“黃金水道”。當時的民生公司就是借此完成了大批人員、物資的搬遷,實現了“東方的敦刻爾克大撤退”。

當前,我國大力發展高鐵、電氣化運輸,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是它們的穩定性遠不如天設地造的自然交通線路。對此,我們感受最深的就是2008年初的雨雪冰凍災害。當時,許多野外架線設備被凍得變形,候車大廳里滯留大量的乘客。再比如,同年5月發生的汶川地震,救災大部隊到了汶川卻未能在第一時間進入震中,因為人工道路及其可依賴的交通工具都失去作用。由此,我們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交通問題即國防問題。所以對長江,要更加注重多從國防的角度去開發利用。

發展利用高科技不等于拋去傳統

記者︰高科技正在深刻地改變著人們的生活,也在拉近時空的距離。從重慶到武漢,坐飛機是1.5個小時、高鐵大約6個小時,古人說的“千里江陵一日還”不再是遙遠的憧憬。那麼,在科技迅猛發展的當下,傳統的交通運輸手段還有沒有市場?

張文木︰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軍事智能化發展,提高基于網絡信息體系的聯合作戰能力、全域作戰能力”,這說明提高軍隊建設質量和效益,我們需要高科技,但事物具有兩面性,報告中也提出要“統籌推進傳統安全領域和新型安全領域軍事斗爭準備”,何為統籌?就是我們在發展利用高科技的同時也不能失去傳統。

我們現在容易受到誤導,認為僅憑一群身懷絕技的“高手”就可以解決一場戰爭。在特殊時間和環境中,這種劍走偏鋒的方式或許會起到相當的作用,但終歸不是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因素。美國人習慣依賴高科技,但高科技無法按照人的意志大規模地改變地理環境。在阿富汗戰場,“一輛坦克不如一頭毛驢”就很能說明問題。

據報道,目前我軍已具備成建制部隊跨海軍事運輸的能力,渤海鐵路輪渡2015年開通了軍事運輸,可載50節鐵路車輛;前不久瓊州海峽鐵路輪渡首次組織平車跨海軍事運輸,比原來運輸方式縮短了近十個小時,這都是有力提升部隊快速機動能力的實例。相比之下,長江輪渡運力如何?這個問題鮮有人關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