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尖刀”:用“第一”回報祖國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于春光 李建文 張 力 郝茂金責任編輯︰董
2018-10-10 17:29

大漠戈壁,天高雲深。一架架戰機忽隱忽現,聲如滾雷。

空軍組織的一場大規模自由空戰比武競賽,正在這里上演巔峰對決。

請關注《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9月7日,空軍“先鋒飛行大隊”飛行員駕駛戰機對地發起精確打擊。楊 盼攝

“空中尖刀”:用“第一”回報祖國

——空軍“先鋒飛行大隊”鍛造新時代空中勁旅紀事

■解放軍報記者 于春光 李建文 特約記者 張 力 郝茂金

大漠戈壁,天高雲深。一架架戰機忽隱忽現,聲如滾雷。

空軍組織的一場大規模自由空戰比武競賽,正在這里上演巔峰對決。

鎖定、規避、反擊……對抗雙方斗智斗勇,從遠距廝殺到中距,又從中距較量到近距,一串串攻防動作如行雲流水,一枚枚導彈被機動規避,直看得地面評估專家瞪圓了雙眼。

戰幕垂落,空軍航空兵某旅最終贏得此次比武最高榮譽“天鷹杯”。該旅前身是新中國首支組建、首個參戰、首創勝績的英雄部隊,而參賽的飛行員大多來自該旅飛行一大隊。

“祖國用‘第一’為我們命名,我們用‘第一’來回報祖國。”黨的十八大以來,這個飛行大隊傳承英雄之氣、深研勝戰之道、苦練實戰之功,奮飛新時代、建功新時代,4次助力團隊捧得“天鷹杯”,4人次奪得“金頭盔”,創造多項全軍“第一”,被空軍授予“先鋒飛行大隊”榮譽稱號,被中央軍委表彰為“全軍軍事訓練先進單位”。

傳承“空中拼刺刀”的血性膽氣,祖國一聲召喚就升空——

就是豁出血肉之軀,也要把對手的囂張氣焰打下去

大風起兮雲飛揚,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2014年,飛行一大隊奉命前推至沿海一線機場執行海上任務。一天,一大隊戰機緊急升空,一場不見流血卻最能彰顯血性的戰斗不期而至。

60公里、50公里、40公里……任務區域內,外國軍機與我方戰機迎頭對峙,迅速逼近。飛行員姚凱座艙內告警信號持續不斷,與外軍戰機已逼近至30多公里,完全處于其空空導彈不可逃逸區。

“就是豁出血肉之軀,也要把對手的囂張氣焰打下去。”危急時刻,姚凱毫不示弱,沉著應對。劍拔弩張間,外軍戰機悻悻調頭撤退。

那段時間,飛行一大隊的任務空域天天都有中外戰機之間的較量,戰斗起飛是家常便飯,飛行員們以果敢的勇氣和過硬的技戰術,始終保持有利態勢,在九天國門捍衛了“第一”的榮譽和大國的尊嚴。

這種向死而生的血性膽氣從哪里來?記者在飛行一大隊榮譽室看到一張泛黃的老照片,定格了一個不朽的瞬間︰

抗美援朝戰場,19歲的飛行一大隊飛行員陶偉升空作戰。“近點、近點、再近點”,面對多架敵機的包圍,陶偉抱著“寧願血灑藍天,撞也要把敵機撞下來”的決絕信念,在距敵機120米處猛烈開炮,敵機凌空爆炸,碎片貼著陶偉的座艙“嗖嗖”飛過,開創了人民空軍空中近戰殲敵先例。

“狹路相逢勇者勝!”回憶起當年的戰斗場景,飛行一大隊原大隊長、現任旅長程遠森熱血沸騰︰在兩年零八個月的抗美援朝作戰中,飛行一大隊的前輩們憑著“空中拼刺刀”的血性膽氣,創造了第一次空戰勝利、第一次空中近戰殲敵、第一次空中夜戰殲敵等多項紀錄,先後擊落擊傷敵機16架。

往昔先輩赴疆場,今攜英烈復還鄉。今年3月28日,飛行一大隊出動兩架戰機,為第5批在韓志願軍烈士遺骸歸國護航。兩架戰機在運輸機兩側穩穩伴飛,如同張開的巨大臂膀,將先烈擁入懷中,穿雲破霧回歸祖國。

“我們連續5年為志願軍烈士遺骸歸國護航,每次都感到無比神聖光榮!” 飛行一大隊原大隊長丁儻動情地說,“如同架起穿越歷史與現實的橋梁,先輩們‘空中拼刺刀’的基因血脈穿越浩瀚長空,內化為一大隊的精神品質,淬煉出官兵不怕犧牲、不懼強敵、不畏挑戰的英雄氣概。”

2015年,9•3大閱兵前夜。飛行一大隊受閱飛行員每人都在一份“決心書”上毫不猶豫地簽下自己的名字。這意味著一旦飛機受閱時發生不可預料的險情,飛行員不得跳傘,必須全力操控戰機,飛離人員稠密地帶!飛行一大隊所在旅政委殷志偉說︰“決心書上簽下的,是一大隊官兵對祖國、對人民的承諾和擔當!”

在不久前舉行的體系對抗演習中,飛行一大隊與裝備優于自己的對手展開搏斗。他們創新戰法,1架戰機冒著被“擊落”的危險充當誘餌,其他飛行員合力出擊,最終戰勝對手,打出了一大隊的威風和士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