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主張報復 但絕不能忘記

來源︰大河網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4-12-09 11:47

龐嘉季老人拿著商報,和記者說他的意見

他說,我們不主張報復,但絕不能忘記,要懂得民族災難的分量

1937年11月,南京下關江邊擠滿了逃難的人,一個月後這里堆滿了尸體;1937年逃難的龐嘉季以為很快會見到母親,誰知一走就是8年……

“這不僅是南京人的苦難,也是民族的苦難。”昨天,河南商報收到了一位88歲老人的來信。他在信中對河南商報12月14日對于紀念“南京大屠殺”報道的編排提出了意見,“好像不夠重視、突出,缺乏分量”,“好像這只是一個城市、地區的悲劇。”

他在信中說︰對于歷史,我們不主張報復,但是絕不能忘記;對于民族災難,要懂得它的分量和位置。

回憶篇

2013年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殺76周年紀念日,在外界的紀念聲中,鄭州市一位祖籍江蘇的老人的記憶被喚起,他叫龐嘉季,76年後的今天,他向河南商報記者講述了倉皇辭鄉的場景、孤苦漂泊的日子,還有歸鄉後,南京街頭擺滿的香案。

辭鄉

江邊全是遺棄的行李

“日本人要打來了,我們得去避避。”1937年11月中旬,距離南京淪陷還差一個月,龐嘉季的姐姐和姐夫準備乘船逆流而上,去武漢避難。

那年龐嘉季剛滿12周歲,與母親、妹妹居住在南京市江寧縣(現南京市江寧區),姐姐、姐夫的資金,只夠3個人乘船逃難,龐嘉季父親早逝,他是家中唯一的男丁,母親王氏決定︰嘉季跟姐姐暫時避避,她和阿妹去山上避難。

“留住男孩,是很多人下意識的選擇。”龐嘉季說,那時人們都以為打一年半載就會停,南京是首都,沒有想過會淪陷,所以,離鄉時有逃難的倉皇,也有暫時避難的僥幸。

南京下關的江邊,堆滿了被遺棄的行李和箱籠,黑壓壓的穿了棉袍大衣的人們,扶老攜幼跑著上船,哭喊、叫嚷的聲音將碼頭變成一個沸騰的大鍋。有人和家人告別說︰我就出去避倆月,家里的生意別搞黃了。

一個月後,他們曾經揮手告別的碼頭,堆滿了尸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