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爾遜日記︰南京整批整批的人被殺戮

來源︰美國傳教士眼中的南京大屠殺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7-12-12 08:20

1937年12月18日星期六

今天是現代人間地獄的第六天,血和掠奪的記錄充滿了張張日記,整批整批的人被殺戮,成千上萬的婦女被強奸。這里幾乎沒有任何力量去阻止這些野獸們的殘忍、淫欲和野蠻行為……讓我描述幾件發生在前兩天的事件。昨夜,大學的一位中國員工的住所被搗毀,他的親屬、兩個婦女被強奸。

在一所難民營里,兩個大約16歲的女孩被輪奸致死。在大學的附中里有8000人,但昨晚日本兵十次翻牆而進,搶劫食物、衣服,並強奸婦女直到他們滿意為止。他們刺死了一個男孩。今天上午我花了一個半小時為另一個八歲男孩做了縫補手術,有五處刺刀傷,有一處刺穿了他的胃,一部分大網膜流出肚子外,我想他將得救。有一個日本兵在護士宿舍的四樓,那里有15位護士,在她們一生中的這一刻被留下了創傷。

今天我治療處理了一個有三處子彈孔的男人,他是一群人(80人,其中包括一個11歲的男孩)中的唯一幸存者,他們被從所謂“安全區”的兩幢房屋內帶出來,帶到西藏路西邊的山坡上,在那里被殘殺,他在他們離開後出來發現,他周圍79人全死了。他的三處槍傷不太嚴重。說句公道話,日本人殘殺的這80個中國人中,只有少數幾個是退役軍人,其他都是平民百姓。

有一個女孩兒,是由產傷而致的弱智人。她除了抓傷了搶她的僅有的被子的日本兵以外,沒有任何理智,而她竟被軍刀砍掉了半邊頸子一半的肌肉。

1937年12月19日

今天上午我回家時,又听到了十幾個搶劫及強奸的事。在寫完了昨晚在醫院所見到的情況報告以後,我與Bates, Smythe和Fitch一起到日本大使館去,與大使館中一個叫田中的先生談話,他詳細閱讀了我們的報道和听取了許多其他的事件。他本人表示同情,但他對控制軍隊卻無能為力,能做到的僅僅是向上反映而已……今天似乎是一個慘絕人寰的大火燃燒的日子。

昨天有很多處大火,今天在太平路附近的幾個大的街區大約在晚飯時都燃起了大火,離我們這里約有60米的一所房子也被燒了。……直到我回家時,火勢仍未得到控制。窮人們的所有食物都被掠走了。他們終日生活在恐怖災害之中,精神正處于歇斯底里的驚恐之中,這種狀況何時才能停止啊!

12月21日

昨天早晨一個17歲的女孩帶著她的嬰兒來到醫院。她在夜里7點半前被兩個日本兵強奸,在9點鐘時出現劇烈腹痛,而她的嬰兒在12點出生,很顯然,在夜間她不敢外出來醫院,以致在早晨她才來。

前天在崗上,一個懷孕6個半月的19歲的姑娘反抗兩個日本兵的強奸,她的面部被砍了18刀,有幾處在腿上,腹部有一深深的刀口,今晨在醫院里我未能听到胎音,她可能會流產(次日晨得知,她于昨夜做了人工流產)。

聖誕前夕

城里的大火似已熄滅,但今天日本人又在沿主干道的兩側點起6堆大火,試圖燒掉店鋪里的東西。

今天到我們醫院來治病的一個男人說︰他是一名擔架員,曾和4000名中國人一起被日本兵押到長江邊。在那兒日本人用機槍向他們掃射,他的肩頭中了一槍,僥幸未被打死。他趴在地上,雖然很疼,但他不敢呻吟一聲,怕被日本兵听見。

辛伯格今天回到城里,給我講了更多可怕的事情,他說城外中國人為了阻擋日本坦克前進而挖掘的戰壕里堆滿了尸體,甚至還有一些未死的傷兵。日本兵為了能使坦克通過戰壕,竟然殘殺了附近的無辜平民,用他們的尸體將戰壕填平。辛伯格借了一架照相機,拍攝了一些現場照片,以證明其所言非虛。

12月30日星期四

今年快結束了,但願今年早點結束,明年會有個光明的前景,但我們似乎又有點沮喪,因為我們看不到黎明的曙光。我們唯一的願望就是局勢不要再惡化下去了,日本人不可能再殺更多的人,因為最後將沒有人再供他們殺戮。

1938年1月3日……

今天發生了三件相當可怕的事情。一個17歲的男孩講了這樣一件事。在14日大約有1萬名年齡在15至30歲的中國人,被帶到靠近渡輪碼頭的長江邊,在那里日本人用野戰炮、手榴彈和機關槍向他們開火,大部分尸體被拋進了江里,有一些被堆起來焚燒,而有三個人僥幸地逃脫了。

一個40歲左右的婦女住進了醫院,她敘述了這樣一件事︰12月31日她被日本人從難民營中帶走,名義上是給日本軍官洗衣服,有6個婦女被帶走。在那些日子里,她們白天為日軍洗衣服,晚上則被日本人強奸,她們中有5個人一晚上要受到10至20次強暴,而另一個由于年輕漂亮,每晚要受到大約40次奸污。

來源︰《天理難容——美國傳教士眼中的南京大屠殺(1937-1938)》南京大學出版社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