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邁士︰農民不敢回家耕種難民不斷增加

來源︰美國傳教士眼中的南京大屠殺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7-12-12 08:20

史邁士現狀記述(南京,1938年3月21日)

1.秩序秩序再次成為問題。搶劫與強奸重現,至少在我們視力所及的範圍內如此。其中包括19日下午在設于一處美國產業的難民營對一個少女的強奸。一個日本兵在那里被一個美國人發現,後者盡管受到刺刀威脅,仍能將這個家伙趕走。但他要求一個美國婦女!實際傷害業已形成。

2.食物糧食情況現在已有所緩解,商業興大米允許更為自由地進城,自治委員會接受從蕪湖船運的3000袋大米。但很難判明究竟有多少實際可用,自由輸入可以維持多久。價格確定為每擔9元或每袋11.25元。由于大米在蕪湖售價為每擔4.50元至6.00元,此地糧價有望略跌。但自治委員會(經特務機關同意)征收每擔0.60元稅金,將在某種程度上防止糧價跌落。國際委員會希望能在開放的市場上買米以從事救濟工作。

3.經濟狀況未來最嚴重的問題,是城內10000名菜農只有少數人敢于回家開始春季的種植。我們試圖組織他們返回,以便給他們以較多安全。他們大多不僅失去了家用器物,而且失去了農具與種子。同樣問題的另一方面,是人們正從鄉村前來,在這里尋求較多的安全。有天下午來了300多人,要求一個難民營收容。聰明的觀察員從江北回來說,若干地區冬麥由于戰爭延誤種植將只有不到平常收成的30%,而且有80%的農民沒有存糧。句容縣的冬季作物稍好,可能有平常收成的70%,但90%農民沒有存糧,開始春季耕作的還不到10%。江北的農民也逃不到城鎮尋求庇護。如果農村依靠城市,城市又能依靠什麼?如果農民是這個地區僅有的基本生產方式,農業的持續便極為重要。

4.救濟情況由于鄉下人進城,也由于我們的“半固定”難民營塞了15000人,我們只有延緩關閉其他難民。但設于政府建築的8個難民營已全部關閉,除了一所留下以收容從其他城鎮前來者。我們通常試圖把所有男人遷出,只允許13至40歲女性留下,兒童亦可隨同母親留下。對城市南部的視察表明,一個月以前還很荒涼的許多街道,現在已有人居住,而且向城市東南部延伸。但很少有婦女回去——有了2月份第一個星期的可怕經驗,人們已懂得把年輕婦女留在難民營或安全區其他房屋。莫愁路甚至還有一家米店開張。

匯集熱心掩埋團體和其他方面的信息,據估計南京城內有10000人被殺死,城外約30000人(受害)——後面的數據只是統計的護城河附近的區域,據估計死亡總數中的30%為平民。

5.案例

460 2月27日下午大約4點鐘,蔡基蘭(音譯)及其父停留在名叫Sa Chou Wei Chiao地方的一座房屋邊,離南京水西門外大約8至10里,屋子里有一些婦女。看見日本兵走近,婦女便跑走。日本兵來了,問女人在哪里,並且要孩子及其父帶他們去找。夫子拒絕了,于是一個日本兵開槍擊中孩子的腿,傷得很厲害。目前他正在大學(醫院)接受治療。

461 3月4日。秣陵關一個54歲農民在2月13日被日本兵索要幾條牛、驢和女人,鄰居們都跑了,日本兵把這個農民捆起來,離地面3尺將他吊起,然後在下面燃火燒他。他的下腹、生殖器和胸部嚴重燒傷,頭部和臉部的毛發也烤焦了。有個士兵提出抗議,因為他年紀大了,並且把火拿開,還扯掉農民燒著的衣服。日本兵走了,大約一個小時以後,其家人回來把他解下。

462 3月9日晚8時,日本兵來到珠江路黃先生家,要他帶著找女人。他不同意,于是一個日本兵用刺刀捅他,刺穿左腹股溝,刺入皮肉1.5英寸。他跳轉身,用右手推開刺刀,手亦因此被刺傷。他逃跑,日本兵追趕,但他畢竟奮力跑掉了。刺刀幸好沒有觸及動脈。(因為害怕日本兵回來,與他相關的兩家合共12個人遷移到金大附中)。

463 3月10日約在晚上8點鐘,5個身著藍色和黃色制服的日本兵來到門市(音譯)蔡先生的家。兩個兵在外警戒,其他三人進屋要錢。全家跪下乞求寬免。這三個士兵在房門前面放一個木梯。用繩子把丈夫拴在梯上,把他吊在那里。他們繼續搜索這個家庭,拿走一張5元鈔票,一個10仙日本銅幣,3枚中國兩角銀幣,一張紙幣和一個銅板。在翻遍衣櫃和箱子以後,他們拿走一件皮袍、一件婦女冬衣和一台留聲機。時,他們猛刺的大腿六次、肩膀兩次,最後槍擊頭部,他立即死去。他們還把跪在地下的蔡李氏的頭部刺了幾下,並刺王姓大腿兩次,然後他們走了。

464 3月11日,一個婦女在鄰居小屋里被兩個日本兵強奸。

465 3月15日,一個姓張的人,47歲,住漢西門,早上7時走近朱壽巷(音譯)時,被流彈擊中頭部。他被送往醫院治療,但到達後不久就死了。

466 3月17日晚10時,6個日本兵闖入一個姓高的40歲農民的家,他住在後宰門。他們要高找女人。高回答說他沒有女人,也找不到女人。于是他們就用刺刀多次猛戳他的身軀和頸部,並且砍他的頭。他逃跑,但剛到門口就倒下了,血流如注。他從此再沒站起來。看見他已被殺死,這些日本兵迅速離去。

467 3月19日下午3時半至4時之間,一個日本兵在金大華言學校難民營強奸一個19歲少女。貝德士博士于4時05分到達,但他走近這個日本兵時,後者揮動刺刀粗野地說,“要姑娘”。但貝德士把他趕走。這個日本兵毫無酒醉跡象。

468 3月19日夜晚,一男一女爬過(金大)附中難民營院牆時被抓住。告訴他們不能進來,他們說這個女人晚上已被強奸過兩次,他們不能回家。

469 3月20日晚9時半,我們臨近5個貧窮家庭被日本兵搶走283.30元。

470 3月19日,我們一個職員的叔父被日本兵押走,因為他穿卡嘰布褲子。施佩林救了他。

來源︰《天理難容——美國傳教士眼中的南京大屠殺(1937-1938)》南京大學出版社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