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回憶南京保衛戰︰曾死守七天七夜

來源︰現代快報作者︰毛麗萍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12-11 17:35

南京保衛戰,是1937年11月國民革命軍在淞滬會戰中失利後展開的保衛南京的作戰。守城失利後,南京淪陷,侵華日軍入城,制造了連續六個星期、震驚世界的南京大屠殺事件。

他們是老兵,當年挺身而出,奮起抗爭,以“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壯烈與不屈,最終贏得了抗戰的勝利。

程雲︰我們什麼都沒有,只能靠肉搏

程雲生于1920年,15歲時,投筆從戎,考入黃埔武漢分校教導總隊十一期步兵科。1937年8月13日,淞滬戰役爆發,戰火很快燒到了南京,南京守衛部隊緊急抽調黃埔生趕赴戰場擔任軍官,17歲的程雲跟隨部隊來到南京,擔任見習排長。年輕的他並不知道,他即將參加的就是南京保衛戰。

“和我們對抗的日本軍隊武器十分精良,還有空軍和坦克支援,可我們什麼都沒有,只能靠挖戰壕,等日本兵靠近了再肉搏。”程雲嘆了一口氣,“我們死守了七天七夜,晚上睡在戰壕里,誰都不敢合眼!”看著一個個戰友倒下,程雲端起一把德國造的二十連發沖鋒槍瘋狂地向日軍掃射。12月12日下午,陣地守不住了,部隊開始撤退,程雲的腿受了傷。

吳春祥︰奉命到光華門附近阻擊敵人

吳春祥也親歷了南京保衛戰,為了防止日軍的空襲和炮火,他們在城牆腳下挖了很多防空洞,每個洞可以容納兩三個人,因為是新兵連,所以遲遲沒有接到上戰場的命令。直到12月12日,這支類似機動的新兵連,奉命到光華門附近阻擊敵人。可是當天下午5時,負責指揮南京保衛戰的衛戍司令唐生智已經下達撤退的命令。吳春祥知道,日軍攻破了中華門,南京失守已成定局。

南京保衛戰是他第一次上戰場,此後8年抗戰,他又經歷了長沙會戰、昆侖關戰役等大小戰斗數十次,官階最高至中校主任。

馮宗堯︰很快就學會了開坦克

馮宗堯是黃埔18期學生,參加了遠征軍的集訓。1944年,馮宗堯成為了中國遠征軍戰車第七營第二連少尉副排。參加遠征軍到達緬北之後,他被派往印度蘭姆伽,這里是中國軍隊和同盟國軍隊的後方。馮宗堯被編入戰車第七營第二連,隨後兼任坦克教練。

馮宗堯老人告訴記者,坦克兵需要學習的科目很多,不過對于他這樣的黃埔輜重兵來說,他很快就學會了開坦克。馮宗堯幾次想上前線,都被上級留了下來,要求他在蘭姆伽做坦克教練。當時,中國軍隊配備的是M3A3坦克,坦克重量為15噸,在當時屬輕型坦克。

張修齊︰50多位同學一天戰死37位

張修齊老人則是土生土長的南京人,1937年冬,在中央大學實驗中學讀高二的他棄文從戎,毅然報考軍校,成為黃埔軍校第15期學員,時年17歲。1940年畢業後,他擔任國民黨第10軍第190師迫擊炮營第3連第2排排長,在浙江蕭山地區參加抗日戰役。後來,他所在部隊成為第二次長沙會戰的主力部隊,曾與日軍近距離搏殺。“最讓我難忘的是戰爭的殘酷,子彈在耳邊飛過的聲音,炮彈在身旁爆炸的聲音,我都清楚記得。後期我們一個步兵連有50多位同學與日軍肉搏,一天戰死37位。”張修齊直言︰“我雖然是老兵,但沒有像吳春祥、程雲那樣參加南京保衛戰,感謝大家正確對待歷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