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公祭日|81年了,這場民族苦難依舊痛徹心扉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丁楊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12-13 09:18

“日軍逼迫被抓的中國人在埋著地雷的路上走,將這些人活活炸死;一些日本士兵從城牆上往中國人身上倒汽油後殘忍地點火將其燒死;日軍用刺刀直接刺死無辜市民……”紀錄片《太平門消失的1300人》真實還原了日軍第16師團33聯隊第6中隊等侵華日軍制造太平門慘案的屠殺細節。

那一天,是1937年12月13日。

次日,這伙惡魔復對尸體進行檢查,對瀕死者用刺刀補戳致死,太平門集體屠殺無一中國人幸存。

81年後的今天,第五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古城南京,警報響起,國旗半降,哀樂低回。

時間流逝,但記憶長存!

“滴答,滴答......”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的序廳,每隔12秒就會有一滴水從高空滴落,掉進一泓清水。與此同時,側面牆上一盞盞印著遇難者遺像的燈,亮起又熄滅,熄滅又亮起。屠殺,強奸,焚燒,搶劫……在六個星期中有三十多萬同胞遇難的南京大屠殺,如果以秒來計算,每隔12秒,就會有一個生命在日本侵略者的手中隕落。

紀念館雕塑廣場上《最後一滴奶》雕塑的原型是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常志強的媽媽和弟弟——

寒冷、驚恐將這哭僵的孩子凝凍!

可憐的寶寶怎知母親已被捅死

血水、乳水、淚水

結成永不融化的冰

“我母親給我弟弟喂奶,我看到我母親身上的刀口,出血往外流,我知道我母親斷氣了。”

常志強這一輩子,都沒有學會笑。

在江東門發掘“萬人坑”的現場,一位大娘癱坐在坑洞旁嚎啕大哭,對著發掘出來的尸骸,不停地磕頭。1937年日本人進城的時候,她的家人也曾在家附近挖了這樣一個坑,讓她躲在里面千萬不要出來。直到傍晚槍聲停了,她才爬出坑洞。然而她見到的,卻是全家人的尸體。

那一年,她19歲。家破人亡。

時間終會帶走幸存者,但永遠帶不走永恆的鐵證!

1937年12月12日的南京,寒風淒淒,梧桐葉落飄滿城。

和往常一樣,葛道榮隨母親在華僑路口叫賣著甜糯的餈粑。只見一波一波的人從中央路跑來,驚慌地大喊著︰“日本人要進城了!”

一進城,慘無人道的屠殺就開始了。葛道榮的叔叔和兩個舅舅都被殺害了。他幸運地逃到漢口路金陵大學難民營內,但仍被闖入的日軍用刺刀刺上右腿,至今留有傷疤。

每逢公祭日,葛老都會來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祭奠家人和死難同胞。

作為南京大屠殺為數不多的幸存者,他今年已經92歲了。他用了大半生的時間收集資料、整理成冊,“招呼子孫們個個都要知道”。

81年過去了,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照片牆的燈滅了一盞又一盞,其中有些人,葛老還能喚出他們的姓名,可如今登記在冊的幸存者已不足百人。作為國之受難者,他們的珍貴回憶和親身經歷都在昭示著侵略者的累累罪行。

白發蒼蒼的老人說,“願天下的母親不再為戰爭流淚,願天下的兒童能夠過上和平、幸福、美滿的平安生活。這是我們最大的理想。”

吾輩自強,以慰國殤!

我以無以言狀地悲愴追憶那血腥的風雨

我以顫抖的手撫摩那三十萬亡靈的冤魂

我以赤子之心刻下這苦難民族的傷痛

我祈求

我期望

古老民族的覺醒

——精神的崛起!!!

吳為山先生站在雕塑廣場上久久凝望著自己的作品,他把眼前的這尊雕塑命名為《家破人亡》——受難的母親懷抱著死去的孩子仰天長嘯——丈夫死了,孩子死了,對這位母親來說,已是家破人亡的絕境。

這尊雕塑高達12.13米,意為永遠銘記1937年12月13日這一天,日軍發動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在那個時刻,我苦難的母親,我苦難的祖國!

祖國大好河山千瘡百孔,斑斑駁駁,遍體鱗傷。但盡管如此,她仍像山一般,屹立不倒!

遇難者名單牆上10664個名字,歷經多年的風吹雨打,很多字跡已經變得模糊。大學生志願者們冒著南京這幾日的嚴寒,利用課余時間分批加班,重新描紅了一萬多個名字,吹紅了臉、凍僵了手,依然緊緊地、穩穩地握著手中的筆。

網友評論中佔據絕對性比例的一句話便是︰孩子,謝謝你們!

國人同心。

那段不容抹殺的慘痛記憶,喚起了每一位國人對和平的向往和堅守。對30萬遇難同胞的深切緬懷和對那段災難歷史的深刻反思,正內化為國人傳承家國情懷的自覺追求,成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不息動力。

今時今日,讓我們一起祭奠,緬懷,前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