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令下決勝長空,他就是新時代的“空中王牌”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範江懷、李建文責任編輯︰鄭文達
2019-01-04 09:29

新時代“空中王牌”

——追尋空軍航空兵某旅旅長郝井文振翅奮飛的藍天航跡

■解放軍報記者 範江懷 李建文 特約記者 遲玉光 通訊員 尚 方

這是一個英雄的團隊。在抗美援朝的戰斗中,“駕齡”僅有20多個小時的新中國飛行員們,憑著“空中拼刺刀”的血性豪氣,擊落敵機42架,擊傷敵機17架,幾乎是一夜之間成為了令世界驚嘆的“空中王牌”。

戰場的硝煙雖已漸漸散去,但這個團隊依然保持著沖鋒的姿勢,“王牌”輩出,捷報頻傳。

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的日子里,我們仰望天空,看到這個英雄團隊走來一位建功新時代的“空中王牌”。

他是空戰先鋒︰奪得首屆空軍“金頭盔”,被表彰為“全軍愛軍精武標兵”,榮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5次;

他是奮飛頭雁︰帶領部隊6次奪得空軍實戰化軍事訓練比武競賽團體第一,10人次奪得“金頭盔”、6人次獲得“金飛鏢”;

他是亮劍勇者︰帶領部隊出色完成釣魚島空中維權、東海防空識別區常態化管控和飛越宮古海峽、對馬海峽等50余次重大任務……

他就是空軍航空兵某旅旅長郝井文。

飛得更快︰時不我待的飛將

時間過去許多年,郝井文依然清楚地記得第一次駕馭第三代戰機的“快感”︰二代機換成三代機,體驗到一股強烈的推背感。

最先進的戰機是“推著”人往前飛。郝井文很有感觸地說,“推”人前進的,不僅是最先進的戰機,還有這個時代強勁的推背感。

郝井文是空軍最早駕馭某型三代戰機的飛行員之一,但他並不滿足于將戰機飛起來。提升部隊戰斗力靠先進的裝備,更要靠飛行員敢打必勝的精神。

“飛行飛行,不飛不行,飛不好不行,光飛也不行。”郝井文帶頭破除危不施訓、險不練兵的和平積弊,叫響“看我的、跟我上”,飛第一個架次、打第一枚實彈、第一個闖飛行“禁區”,在全空軍率先展開某型三代機夜間轟炸射擊、海上自由空戰、戰術空中加油等實戰化課目訓練,在飛行訓練中把載荷拉到最大、實彈打到邊界、超低空飛行時間最長。

在郝井文帶領下,這個旅飛出了時不我待的“加速度”︰若干年前,戰機只能小隊協同,完成基礎的戰術配合;近幾年來,他們實現與多種機型以及多軍兵種體系聯合。頭一年,他們還在動態跟蹤掌握外軍武器裝備發展、作戰理念更新變化;第二年便拿出數十套戰法,提出多個全新作戰概念,並在空軍部隊推廣。一個短短周期,這支部隊的戰斗力就實現“迭代”躍升,令人刮目相看。

“想別人沒想到的,做別人不敢做的。”2017年5月,空軍把新一代訓練大綱和法規試用任務交給了郝井文團隊。他帶領飛行員大膽突破以往的飛行“禁區”,飛到以前不敢飛的狀態,將手中武器裝備的作戰性能飛到了極限。

在戰友眼里,旅長是一個急性子。新一代國產戰斗機即將列裝部隊,可在一年前郝井文便組織展開了各項準備工作︰機務人員已經接受換裝培訓兩遍,80%的飛行員已經完成了新大綱的訓練,展開了對新機型性能的研究和對戰法的研判……以前我們常說,寧願人才等裝備,不讓裝備等人才。郝井文卻要求自己的部隊︰寧願人才等裝備、寧願戰法等裝備、寧願資源等裝備,積極營造讓新裝備最快形成戰斗力的環境和條件。

時間不等人。郝井文常常告誡飛行員們,強者都是含著眼淚奔跑的。實際上,追著時間跑得最快的那個人,就是身為旅長的郝井文。郝井文時時“敲打”飛行員們︰國家把最好的飛機交給我們,如果我們不能在最短的時間里形成戰斗力,不能在維護祖國主權和安全的斗爭中佔據主動,那還要我們干什麼?

郝井文回憶,首次帶領部隊進行遠洋訓練時,一架外國軍機飛過來,有很明顯的挑釁意味。郝井文指揮僚機,靈活運用戰術果斷出擊,快速塑造主動態勢,外國軍機一看情況不妙,一個半扣脫離動作就溜了。

與郝井文一道前出遠洋訓練的航空兵某師師長回來後給他打電話說,你們旅的飛行員就是不一樣,關鍵時刻敢于亮劍、讓人放心!

讓人放心。非常簡單的一句話,卻是至高的褒獎和信賴。

歲月靜好,正是一群時不我待的飛行員,在用最快的速度為我們“遮風擋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