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在戰位|共和國軍人為祖國“守歲”!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方思航 劉亞迅 等責任編輯︰伍行健
2019-02-05 02:07

當秒針輕輕跳過大年初一零點,時光的腳步便邁入一個新的年份。年年歲歲,時光的腳步似乎從來不疾不徐、不變不移,如同一個公正的量器。

時間真的沒有快慢之分嗎?赫胥黎說︰“時間最不偏私,給任何人都是24小時;時間也最偏私,給任何人都不是24小時。”什麼流逝而去,什麼接踵而來,無數的變化孕育在時間的速率里。

克克吐魯克邊防哨位的年輕軍人,“青春正以每天加倍的速度遠去”;巴丹吉林沙漠腹地的軍營老兵,“40年呵,為你青絲化成雪”……當時間承載了軍人的使命、軍人的速率,我們是否能讀懂這種短促與漫長?

春節,意味著對時光的盤點,更意味著對時光的寄托。在這舉國歡樂的時刻,讓我們再一次矚目那些巡邏在風雪邊關、堅守在戰備一線的共和國軍人。他們正用軍人的速率,扛起使命責任,凝望萬家燈火,為祖國“守歲”!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乘風破浪,巡航藍色國土

東部戰區海軍鄭州艦——

●地理方位︰東海海域

●觀察點位︰某型驅逐艦

●速率參照︰航速

解放軍報寧波2月4日電  方思航、記者劉亞迅報道︰“前進,高速前進……”今天是農歷大年三十,祖國大地上,歸心似箭的人們正乘坐各種交通工具,奔往家的方向。而在東海的風浪中,東部戰區海軍鄭州艦的官兵們正進行緊張的戰備巡邏,與岸上的家漸行漸遠。一路疾馳、一路演訓,這個春節,他們又將“高速”度過。

“方位××,距離××,發現目標!”8時許,“敵情”突至,拉開了當天戰備演練的序幕。隨著艦長陳曦幾道口令下達,鄭州艦一個高速“漂移”,駛入戰斗航向,在波峰浪谷間犁出一道白色航跡。

由于海況惡劣,加之航速較高,記者身處數千噸的鋼鐵戰艦,卻也能感受到別樣的“推背感”。航海長張海斌說,發現敵情後,戰艦往往會做戰術機動,以最高航速快速接敵,所以當戰艦突然加速,往往意味著新一輪“戰斗”打響。記者發現,自出航以來,這樣的“推背感”,每天都會出現近10次。

“戰斗中也不是航速越快越好。”陳曦向記者透露,比如在主炮射擊的瞬間,艦艇的速度、姿態等因素都會影響射擊精準度。“發揮艦艇最大火力的竅門,在于尋找速度和武器系統精準度之間的平衡點。”他指著手邊一份數據資料說,艦行大洋,必須掌握不同武器射擊的航速臨界值。

相比于艙面的“硝煙”彌漫,水線以下則是另一番“戰斗”景象。此刻,燃機班長李明升手持電筒,正穿梭在龐大機械和復雜管道之間,耐心細致地檢查裝備運行情況。隔著機器轟鳴聲,李明升大聲說道,“艦艇頻繁加減速時,也是裝備故障高發期,必須排查每一個隱患,把故障扼制在苗頭。”

海上夜幕漸沉,戰場轉換間隙,鄭州艦調整航速、航向。駕駛室右舷,正在觀察望的藏族女水兵達娃卓拉指著艦艇尾流方向,自豪地說︰“祖國就在那邊,家就在那邊!”

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

動若風發,守衛雪域天疆

●地理方位︰青藏高原

●觀察點位︰某型殲擊機

●速率參照︰風速

解放軍報拉薩2月4日電 劉海洋、特約記者楊進報道︰農歷大年三十清晨,第一個“走進”雪域機場的,並非初升的旭日,而是凜冽的寒風。此刻,測風儀飛速旋轉,風速已經達到14米/秒。天泛魚肚白,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高原駐訓的官兵們已經忙碌起來,他們將在這里度過一個特別的除夕。

一架架戰機昂首向天,發出轟鳴,機務官兵正在加緊試車。寒風拂過旅長湯應坤凍得發紅的臉龐,他不禁緊了緊眉頭︰“節日戰備必須要有動若風發的勁頭,快速反應、分秒必爭。”他指著跑道上密密匝匝連成一片的輪胎著陸剎車痕跡,向記者描述自己對“快”的理解︰鷹揚似電閃,鶻落如霆擊。

戰斗警鈴響起,信號燈快速閃動,各保障單元官兵如同滿弓擊發的箭頭,沖到戰機前,急促的腳步夾雜著金屬的鏗鏘。開艙蓋、掛舷梯、啟動電源車……動作干脆利索。頓時,“硝煙”撲面而來。

飛行準備室里,標識著風速、風向、氣壓的圖標和數據布滿屏幕。對翱翔在三維空間里的飛行員來說,這些數據對于把握戰機“動能”至關重要。飛行大隊大隊長蔡金紅深知大側風的影響,他邊等戰備命令,邊和戰友交流要領︰“風速對飛行姿態影響大,需要精確計算航線,並靈活操縱戰機……”

疾風憑借力,伴我去飛翔。蔡金紅清楚地記得自己第一次超聲速飛行,突破“音障”時,戰機將轟鳴聲遠遠甩在身後,“那仿佛是和疾風一起競速”。高原環境惡劣,一次次低氣象條件下起飛,風速多次處在邊緣飛行條件。飛行員勇于超越自我,強強對抗,迅猛的拉升、俯沖,7至8G的大載荷訓練,體會到“速度與激情”,也被強勁的慣性緊緊壓在座椅上。

值班室里正在回放這幾天戰斗巡航的視頻。戰機一躍而起,迅猛爬升至既定高度,如鷹隼般向戰斗區域撲去。滾轉、盤旋、俯沖……大強度的空中機動,電光火石之間的判斷,往往決定著戰斗的勝負。

西部戰區陸軍某合成旅——

鐵流馳奔,演練合成戰法

●地理方位︰河西走廊

●觀察點位︰某型指揮車

●速率參照︰車速

解放軍報蘭州2月4日電 記者孫利波、通訊員陳善鋒報道︰駕駛員李鵬飛猛地踩下油門,合成四營指揮車在轟鳴聲中駛出車場,帶出了一種不平常的過年節奏。今天是農歷大年三十,西部戰區陸軍某合成旅的營區里,燈籠高掛,年味正濃。

車輛飛馳,卷起的塵土幾乎“淹沒”了營區道路旁“限速10”的標識牌。“營區里開這麼快,超速了吧?”記者急忙提醒。

“戰備演練不比平時,營指揮車哪怕晚1分鐘到位,也會給戰備出動造成很大影響。”正在車上忙碌的營部參謀宋--字告訴記者,以前演練,營指揮員要先趕往旅作戰會議室開會,再返回傳達命令,營指揮車的準備時間十分充裕。

“現在合成營依車建網,作戰會議同步召開,命令指示一鍵傳達。”營長朱路路接過話茬說,減少了人員往返的時間消耗,各指揮車、裝備車集結就要持續提速。為此,旅黨委研究後規定︰戰備拉動等緊急情況下,車輛在營區內可以超速。

“戰場車速拼的可不只是發動機功率,信息化速率尤為重要。”在某新型坦克里,車長文博正利用電腦規劃路線。他告訴記者︰“信息化裝備能輔助決策、自主規劃。人車結合度高了,‘車速’才能更快。”去年以來,他們依托指揮信息系統,將各種背景下的戰備演練行動精確細分,車速平均提升了2倍以上。

指揮車的電子態勢圖上,各類裝備標識正快速地變化著位置,一個特殊的符號略顯遲緩。“它為什麼這麼慢?”記者不禁問道。

“這是貯油車。”戰勤參謀張世強說。在記者的印象中,戰備演練出動裝備多,油料保障任務重、請領手續繁瑣,油車往往緊趕慢趕也趕不上集結編組的速度,它似乎才是最需要“加速”的。

“那是以前了。”張世強告訴記者,在合成營體制下,各保障力量都歸口編配到營一級,戰時油車也會配屬到位。省去了繁瑣的流程,油車不必火急火燎地趕路,經過反復演練、精確計算,它只需要在對的時間,出現在對的地方。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