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新春走軍營•記者在戰位∣長途奔襲斗嚴寒

來源︰中國之聲國防時空 作者︰吳楠、陶李 發布︰2019-02-12 23:26:29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新春走軍營•記者在戰位】

寒冬時節,陸軍第82集團軍某合成旅在東北某訓練場進行為期三個月的冬訓,全面錘煉官兵綜合作戰能力。近日,央廣記者吳楠、陶李跟隨部隊,體驗官兵長途徒步行軍的過程,請听報道《長途奔襲斗嚴寒》。

【現場音】“同志們,拉開距離,防止坡度太陡,容易出現後面堆到前面,間距兩米繼續行軍。”

記者︰听眾朋友大家好!我是央廣記者吳楠,現在我跟隨著行軍隊伍走在東北某地的野外雪地里,身上是背著一個重重的背囊,走了一段路感覺室外的寒冷已經不是什麼問題了,現在已經滿頭大汗了。教導員,怎麼稱呼您?

周磊︰我姓周,叫周磊。

記者︰教導員,在雪地里面行軍是我們必練的課目嗎?

周磊︰對。我們這次安排7到8天的徒步行軍,每天大概都是40到50公里,翻越大山,也是歷練咱們抗疲乏、抗寒冷能力。

記者︰像我們現在走這條路上還是比較陡的,回頭看一看,垂直度還是挺高的。

周磊︰因為咱們東北山地比較多,翻山越嶺這個路程,經常遇到。一個大下坡,一個大上坡上去,基本上是1.5公里左右。

記者︰在我們這一路上,除了傳統的行軍拉練之外,還會有哪些戰技術的一些課目呢?

周磊︰走打吃住藏,包括我們對敵方的一些預防防範等等,比如說空中衛星的偵察,以及結合我們新配備的武器,比如說步槍、手槍實彈射擊,包括迫擊炮的射擊,重火器的射擊。

記者口播︰行進途中,部隊接到偵察通知,敵方約有一個班的兵力向某丁字路口實施機動,企圖切斷我方繼續縱深前進的道路。

記者︰現在我們怎麼樣去處置這樣一個特情?

周磊︰先派出尖兵對敵情實施偵查,而後派出我們先頭連隊,在尖兵判別情況之後迅速對該地域兵力實施殲滅或者驅逐。

現場口播︰一天三五十公里的長距離行軍對官兵們來並不是什麼難事兒,難的是在敵情威脅下行軍,稍有不慎就可能“損兵折將”。長途行軍至駐訓點後,官兵們顧不上休息,迅速展開工事構築課目訓練,也是為今晚的野外宿營搭設帳篷。為了保證宿營地足夠隱蔽,戰士們要以排為單位挖出一個長5米、寬6米的大坑來。戰士範震一鎬鑿下去,地上只留下一個白點。

記者︰我看這個刨的過程還是挺困難的。

範震︰對對對,冬天東北的凍土層特別厚,大約得在80到90公分。我們用鎬構築的時候先刨四周,把凍土層刨開之後,用大錘砸,一砸凍土就會下去一大片,會節省我們構築的時間。

記者︰現在我們排里面這些人正在用鎬把它刨開?

範震︰對對對。接下來就是用地釘,用大錘把中間的凍土層全部砸掉,我們再用鍬往出挖松土,挖到大約一米五的深度之後帳篷下去,屬于半地下工事。

記者︰這樣刨的話它得刨多長時間,才能夠刨出一個排住的地方?

範震︰大約得三個小時到四個小時左右。

現場口播︰就在采訪的那麼一會,我的嘴里已經蹦進了不少的小石子,戰士們的鎬把、鍬把也弄斷了好幾根。帳篷搭好後,官兵們匆匆吃過晚飯,又趕赴射擊訓練場。

現在室外溫度已經達到零下20多度,在訓練場上站了半個小時,感覺這個腳已經凍的麻木了。在訓練場上現在正在進行的是夜間射擊的訓練課目。火力連連長王雷介紹了冬季夜間的輕武器射擊情況。

記者︰先跟我們介紹一下,冬季射擊對你來說有什麼樣的挑戰?

王雷︰在扣扳機的時候,我們的動作要領就是要有預壓扳機,用食指肉厚的地方去扣扳機。在冬天射擊,尤其在夜間天氣比較寒冷,不能戴手套,手一般凍的都比較僵,在扣扳機的時候容易造成用力過猛導致變形,所以動作非常小心。

記者︰冬季夜間的輕武器射擊是怎麼瞄準?

王雷︰在夜間黑暗情況下瞄準方式比較困難,射手從張口看出去的時候基本上是一個模糊的綠圈,有經驗的射手就會發現在模糊的綠圈內會有一個黑色的綠柱狀的,它就是準星,那麼通過張口、準星和靶子三點就連成了一線。

記者︰一般這樣的夜訓我們會持續多長時間?

王雷︰我們的夜訓要求是不少于3.5小時,經常我們是在4個小時左右。

現場口播︰射擊結束返回宿營地域,副參謀長王正宇第一時間組織了講評,通報了敵情觀念不強、戰術動作僵化等3類11個問題。他告訴我說,這場全程帶戰術背景的訓練就是要徹底解決冬季嚴寒條件下制約作戰力提升的一些瓶頸問題。

王正宇︰通過冬季訓練,長途行軍在“走、打、吃、住、藏、供、管、聯、救、修”這十個方面,鍛煉摔打部隊。在整個行軍過程中步行不少于200公里,中間設置了急行軍、強行軍,處置了一些戰術情況,道路被毀、臨時改變路線、小股兵力襲擾驅除、警戒、到各個地方的宿營,包括野戰條件下靶場訓練,就是將來仗怎麼打,兵就怎麼練。我們出來一次就是要以練兵的目的提升打仗能力,將來能適應各種作戰任務。

(中國之聲國防時空•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責任編輯︰伍行健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