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新春走軍營•記者在戰位∣女特種兵的“關鍵詞”

來源︰新華社 作者︰劉小紅 發布︰2019-02-13 19:34:15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新春走軍營•記者在戰位】

女特種兵的“關鍵詞”

——記者探訪全軍首支成建制女子特種作戰連

靶標前方豎立一把刀,30米開外的女狙擊手精準地將子彈打在刀刃上,被劈成兩半的子彈擊穿靶標,留下兩個孔。

精通這一絕技的女特種兵,來自全軍首支成建制女子特種作戰連——第82集團軍某特戰旅女子特種作戰連。

絕技

“雨水順著發絲滴到臉上,我已分不清是汗水還是雨水。”狙擊手張悅告訴記者,她至今仍記得那場大雨。

那次,張悅展示“一彈雙孔”絕技時,大雨不期而至。

“在場的所有人都為她捏了一把汗!”同樣是狙擊手的萬玉告訴記者,“自然環境的驟變會導致射擊參數發生很大變化。”

雨中,張悅屏息凝神,微微修正瞄準點,果斷扣動扳機。槍響靶落,一彈雙孔……

在女子特戰連,人人有絕技。

小隊長彭雙,是個瘦小的湖南姑娘,看起來弱不禁風。

“提起彭雙,全旅上下沒有不佩服的!”代理指導員陳亞男說,作為女兵,她卻擔任男特種兵的體能教練。她還是帶隊參加全軍特種兵比武奪得金牌的“女教頭”。

“我的絕技是潛水。”彭雙對記者說。

同樣是小隊長的蔣淑珍,不僅能潛水,還能進行多傘型傘降,完成了近百次跳傘訓練。

艱辛

訓練場上,女兵們依次躍起、擺臂扣腕,然後撲地——練“前撲”。

“這只是熱身!”連長楊彪指著旁邊一幢4層樓房告訴記者,攀登、滑降等課目訓練才是“正餐”。

在連部,陳亞男給記者展示了以往的訓練視頻︰在城市反恐演練中,女兵們沿著大樓外牆飛身而下,破窗入室,一個背摔迅速鎖住“匪首”喉嚨……

誰能想到,入伍前,這些女兵都是青春靚麗的女大學生、公司白領,父母身邊的“乖乖女”呢?

蛻變充滿艱辛。

連隊走廊牆壁上,記者看到一張訓練計劃表滿滿當當,射擊、格斗、攀登、偵察……男特種兵練什麼,她們就練什麼。

“練體能,她們和男兵一樣摸爬滾打,扛圓木、背沙袋、武裝越野毫不含糊。”連長楊彪說,練技能,女兵訓練強度不輸男兵,機降、駕駛、格斗樣樣拿手。野外駐訓,和男兵一樣搭板房、住帳篷、風餐露宿,她們從來吃苦不言苦。

堅韌

“連續多日高強度行軍,腳上磨出了血泡,饑餓、寒冷、疲憊同時襲來,全身酸痛。”女兵陳燁向記者描述自己第一次參加“魔鬼訓練”時的情景。

4天3夜、200公里行軍、30公斤負重、20余個課目演練……女兵連高標準完成訓練,這讓不少男特種兵感到吃驚。

一次傘降訓練,原副指導員李承鈺剛打開降落傘,就發現由于風速突變,降落傘操縱繩與傘繩纏繞。她快速處置,但很難控制下降方向。著陸後她滾出七八米遠,臉撞到土坎上,那種痛刻骨銘心。

去年8月一次軟梯攀爬訓練中,女兵王敏受傷卻渾然不知,直至訓練結束,戰友看到她的迷彩褲被鮮血染紅,她才知自己受傷,從此小腿上留下兩道傷痕。

“訓練,哪有不磕磕踫踫的?”女兵們說,她們不僅掌握了過硬本領,還磨礪了堅韌的意志品質。

愛美

“哎呀,我腿怎麼又粗了!”每當試穿便裝,穿衣鏡前,姑娘們總難免一陣陣驚嘆。

“我已經快兩年沒有化過妝了。”彭雙說,雖然頭盔、防彈衣、備用彈藥、步槍、手槍替代了她們的口紅、面膜等化妝品,但哪個女孩不愛美?

“地方同齡女孩,絞盡腦汁減肥,我們女兵根本不用費那勁兒。”機槍手周士歡對記者說,“因為體胖,我當了機槍手,第一次提槍拿不動。幾個月訓練下來,體重減了近20斤,身體更結實了,現在機槍對我來說就像玩具。”

“雖然皮膚糙了,臉蛋黑了,但從未後悔當初的選擇。”女兵周琴說。

(新華社北京2月13日電)

責任編輯︰伍行健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