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直實戰化訓練“約等號”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陸鋒 陳永義責任編輯︰楊帆
2018-10-25 03:07

隨著實戰化訓練不斷向縱深和高層次推進,以及虛擬現實技術等的助力,我們的訓練能力水平與實戰的差距越來越小,與打贏的目標越來越近。但不可否認,實戰化訓練與實戰還存在著較大差距,有些人無論在思想上還是實踐中,都默認或滿足于“實戰化”與“實戰”之間的“約等號”。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拉直實戰化訓練“約等號”

■陸 鋒 陳永義

隨著實戰化訓練不斷向縱深和高層次推進,以及虛擬現實技術等的助力,我們的訓練能力水平與實戰的差距越來越小,與打贏的目標越來越近。但不可否認,實戰化訓練與實戰還存在著較大差距,有些人無論在思想上還是實踐中,都默認或滿足于“實戰化”與“實戰”之間的“約等號”。對此,應該保持十分的清醒頭腦,對真正的對手、真正的戰爭多一分敬畏,努力拉直“實戰化”與“實戰”之間的“約等號”,立足最困難、最復雜的局面準備戰爭,以嚴于實戰、高于實戰的標準進行訓練。

拉直藍軍與對手“約等號”。國家可以享受和平,但軍隊不能沒有對手。在模擬對抗演習中扮演假想敵部隊的“藍軍”,是和平時期研究對手、錘煉部隊、探索未來戰爭規律最好的“磨刀石”。我們有專業的“藍軍”,而且創下了“屢戰屢勝”的紀錄,我們很多部隊也都有在“紅軍”“藍軍”之間客串切換的經歷,這對部隊方方面面都有著重大的沖擊和全面的洗禮。但我們不能滿足于“藍軍”與敵軍之間的約等號,要知道,戰爭是雙方綜合國力的對抗,軍隊戰斗力尤其與國民素質息息相關,我們要了解真正的敵軍,必須了解其整個國家的思想情感、歷史傳統、宗教信仰、文化風俗等等,而不是象征性的穿上對方軍服、操作對方武器、模仿對方吃飯那麼簡單和膚淺;戰爭是人與人之間的活力對抗,人的思想極具彈性和流動性,難于捉摸和固化,藍軍可以做到“像敵軍一樣思考”,甚至像蘇聯軍官評價美國陸軍專業“藍軍”第32近衛摩步團那樣“看上去比蘇軍更像蘇軍”,但依然不是敵軍;戰爭是人類社會的幽靈,可以釋放乃至放大人性中的惡,我們設置的“藍軍”以及對抗演習中的行動都是理性的,但在特定的環境和條件下,敵軍的很多行為是非理性或者瘋狂的,甚至突破規則的底線和道德的極限。

拉直校場與戰場“約等號”。訓練場對接戰場,平時多流汗才能戰時少流血。戰爭是極為挑戰人生理和心理極限的活動,對團隊協作的要求很高,對個體的體能、技能、智能以及心能考驗極大,這些都直接取決于平時訓練的成效。革命戰爭年代,盡管人民軍隊“從戰爭中學習戰爭”,但也都是抓住點滴戰斗間隙分秒必爭的練兵,正如毛澤東同志所言︰“鍛煉部隊,一靠打仗,二靠平時訓練。”和平年代,演訓場上的“準戰爭”“預實踐”更是我們研究對手、熟悉戰爭的重要途徑。盡管實彈、實爆、實投讓訓練場硝煙彌漫而且籠罩著緊張而肅殺的氛圍,虛擬現實技術更是令人身臨其境,戰場“所想即所見”,能做到足夠“真”和“像”。但我們不能滿足于校場與戰場之間的“約等號”,要知道,未來信息化戰場具有立體全維的特性,陸、海、空、天、電磁、心理、認知等領域滲透交織,任何一個領域的“一著不慎”,都有可能導致整場戰爭“滿盤皆輸”;對演訓場我們可以做到“一回生二回熟”,但未來戰爭爆發突然、節奏快、強度大,我們未必能選擇戰場乃至驟然置于險境、逆境,這對我們把握戰場、掌握主動的能力提出了極高要求;“戰場塵起處,白骨化成灰”,隨著武器裝備殺傷效能的倍增,未來戰場的恐怖、血腥有增無減,對指戰員的心理與認知將產生巨大沖擊,從而干擾技能、智能的正常發揮。

拉直演習與作戰“約等號”。演習當屬訓練的最高層次,是作戰的“腳本”和預演,與作戰的距離有多遠?譬如諾曼底登陸前英美聯軍模擬諾曼底地形進行的三軍聯合推演,俄格戰爭前俄軍進行的“高加索-2008”聯合反恐演習,則是“零距離”。每年我們都會組織很多各種層級規模的演習,其中不乏跨域、聯合、敵情背景、對抗激烈的大型綜合實兵實彈演練,用以檢驗集結機動、兵力部署、戰法運用、指揮協同、綜合保障等工作,無疑能夠極大提升部隊實戰意識和打贏本領。但不可否認,有些演習還不能完全擺脫“演”的痕跡和“演”的觀念,“演為看”“練為考”。為此,我們不能滿足于演習與作戰之間的“約等號”,要知道,演習終究是設計的“戰爭”,為方便觀摩、記錄和評判,有導調、有規則甚至講究“公平”,而戰爭中戰場形勢波譎雲詭、瞬息萬變,作戰常常突破常規,也無所謂公平不公平;演習的目的是檢驗,有多少失敗都可以重來,作戰是“零和博弈”,不是你勝就是我敗、你活就是我亡,失敗就意味著屈辱和死亡;演習中的“敵人”,是打著雙引號的,會“倒下”但沒有死亡,而作戰中必須直面慘烈的戰場,直面淋灕的鮮血,忍受失去戰友的悲痛,由此也會成為勇士或懦夫、英雄或狗熊的“分水嶺”和“試金石”。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