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湘平先生雖然已經步入古稀之年,猶有上下求索、秉燭思變之志,實在令人敬重。我想,縱以“非盡百家之美,不能成一人之奇”(清代劉開《與阮元論書文》)來評價其“人書俱老,翰墨日新”的成就,當可稱之。

林岫談夏湘平先生書法印象︰人書俱老 翰墨日新

夏老能詩文,擅繪畫,並在人格修煉和書法藝術上達到了很高的境界,堪稱德藝雙馨,這絕不是偶然的。正如《荀子》所言︰“積善成德,則神明自得,聖心備焉”。

書法家張繼談夏湘平印象︰通會之際 人書俱老

夏老,名湘平,書法界又尊他為夏公,是以隸書名重書壇的大家。初識夏老,第一印象是精神矍鑠,熱情謙和,平易近人。記得當年與夏老談及書法,他首先提到的是我曾听聞其名卻倍感生疏的《石門頌》。

夏湘平與《石門頌》

夏湘平先生向來低調內斂,淡泊謙虛。早年出任中國書法家協會第一、二、三屆常務理事,主持全軍美術書法工作,擔當全國書法展賽評委,從不傲物矜夸。

賀“米壽抒懷”夏湘平書法藝術展

藝術家的地位與影響,既取決于其直接的藝術部分,更包括藝術身份之外的諸多社會因素。蘇東坡論書說“苟非其人,雖工不貴”,含義豐富。夏湘平先生宅心仁厚,剛毅木訥,人寶其書,非為無由。

國學大師崔自默談夏湘平先生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