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用典》︰政治、歷史和文化結合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作者︰張稚丹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7-13 22:52

有一本主題圖書,不靠有關部門的推介,卻悄無聲息地加印數十次,賣出200多萬冊。今年4月出版了第二輯,又發行了70萬冊,它就是——

《習近平用典》︰政治、歷史和文化結合

彰顯用典的當代價值

對劉瀲來說,那段日子真是痛並快樂著。

作為人民日報出版社營銷中心副主任,她每天一早就神經緊張︰“今天誰會打電話來要書?怎麼湊出來?”

有的經銷商怪她發貨數量不公,有的怪她鋪貨太慢。河南一民營公司打來電話,聲調高亢︰“你不給我發貨,是不是怕我錢不夠啊?10萬不夠,我馬上打給你20萬!”

湖北省委書記在2015年4•23世界讀書日推薦了這本書,江蘇公檢法用來作為干部教材,陝西省新華書店將其納入干部書架,直到目前,當當網月均銷售仍在5000本以上……

什麼樣的書會這麼火?

“《習近平用典》以習近平引用的古典名句為主線,既結合引用時的語境對典故的現實意義進行解讀,同時對典故的背景義理進行詮釋。”人民日報出版社副社長鞠天相說。

據責任編輯賴凌麗介紹,《習近平用典》一二輯設計風格淡雅柔和,封面豎排8則典故,凸顯了圖書的古典文化氣息。內文設計上,每則典故包含解讀、釋義兩部分。

和一般人想象不同,編排順序並不是“典故”“釋義”“解讀”,而是將現實意義解讀置于背景義理闡釋之前,彰顯了用典的當代價值與意義。

追根溯源 精益求精

《習近平用典》由時任人民日報社社長楊振武主持編寫出版,副總編輯盧新寧組織評論部撰寫解讀文字,總編室一讀室主任楊立新承擔了釋義部分撰稿。

習近平古典文化功底深厚,引用典故範圍非常廣泛,因此形成了獨具個性的文風,並賦予古代經典以鮮活的當代價值與意義。《習近平用典》第一輯從習近平2014年9月前的數百篇講話和文章中遴選出最能體現治國理政理念的典故135則,第二輯遴選出148則,兩本書的“主要參考文獻”均長達七八頁,涉及數百部文獻。為確保每條釋義的準確性,出版社社長董偉要求對每則典故都要追根溯源、一一核查,還特別邀請了國家博物館、教育部基礎教育教材委員會、國家語委等機構的專家對書稿進行審讀。第一編輯中心主任曹騰感嘆︰“這是我們做書以來最大的工作量。”

典故並不好查。有的典故出自好幾本文獻,其中一些知名度很低,流傳不廣。有些文獻的今本和古本存在差異,需要編輯團隊逐句比對,反復核查。

最終,出版社確定典故以最早版本為據,這不僅增加了難度,而且容易有爭議。比如,“治國有常,而利民為本”這則典故見于《文子》,但《淮南子》也有類似表述。《文子》大半內容與《淮南子》相似,二者關系殊難判斷。編輯查找了明子匯本版《文子》和兩個版本的《淮南子》,並借助中國國家博物館相關數據庫,最終據1973年河北定縣(今定州)漢墓竹簡,證明《文子》早于《淮南子》,是戰國時著作,才最終認定這則典故的出處應為《文子》。

《習近平用典》第二輯編輯過程中,共查閱文獻162部,其中包括明、清刻本等古籍版本。僅《老子》一書,就查閱了5個版本︰除了任繼愈版《老子今譯》外,還查閱了陳鼓應、蔣麗梅版,饒尚寬版,湯漳平、王朝華版,王弼、樓宇烈版。

典故也有其自身衍化過程。如“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一句,不少文獻注明出自諸葛亮《誡子書》。經查,早在西漢初年,淮南王劉安主持編寫的《淮南子》里就出現了“非澹薄無以明德,非寧靜無以致遠”。

這種追蹤源頭和演化的過程,是不是本身就是很有意思的學問?

最後還剩下一些特別難核實的典故,責編高亮跑到北大圖書館、國家圖書館文津街古籍部等處去查。特別難忘的是在首都圖書館古籍閱覽室查《尹文子》等文獻,明明是夏天,工作人員卻遞上了軍大衣,地庫的寒冷給高亮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樣閱讀 多種收獲

真要佩服這本書最初的創意。每個典故間並沒有邏輯關系,但通過典故、解讀、釋義三者巧妙的組合,以及敬民、為政、治理、天下、廉政、法治、辯證、歷史、文學等篇目分類,不僅構成一個政治+文化的完整體系,而且使不同讀者從中獲得政治、歷史和文化多方面教益。

新華社評價它是“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讀本”,香港報紙評論該書為“治國之用,理政之典”。它被眾多參加公務員考試的考生譽為“申論神器”,被黨政機關工作人員奉為“寫作範本”,不少讀者建議將其作為大學必讀書目或重要參考教材。

市場部主任畢春月介紹說,2015年2月《習近平用典》第一輯出版後,數百家媒體進行報道,評論其為提升黨員干部個人素養與政治理論水平的好教材;中共中央組織部黨員教育和干部測評中心依據該書推出“習近平用典政論微視頻”;與該書相關的講座一直邀約不斷。很多讀者自發撰寫讀後感和心得,還有不少讀者來電來函,就書中的用詞、釋義等進行探討。

《習近平用典》也成為外國人士了解中國的一個別致窗口。

出版社營銷中心副主任寇詔說,2017年去參加法蘭克福書展,一位50多歲、金發碧眼的女士向他走來︰“你是人民日報出版社的?《習近平用典》是你們出的吧?我是版權代理機構的,知道你們已經把版權賣出去了,一是表達一下喜愛,二是希望以後出版用典二、三輯的時候能考慮我們。”第二天,一位年輕的女士指著《習近平用典》說︰“哎,這本書我見過。”“在哪里?”“瑞典,學中文的班上。”

德國奧利佛圖書網創辦人奧利佛•埃文斯曾表示︰“《習近平用典》通過廣泛闡釋典故背景,分析習近平講話的深刻意義,將歷史典故同當代社會有機結合起來,是一本理解當代中國的重要書籍。”

也許就因為這個原因,《習近平用典》第一輯出版不到1年,就賣出了14個語種的版權。

德國圖賓根大學漢學系巴斯提的碩士畢業論文題目就是“習近平演講中的古典引用和成語用法”。他的導師閔道安認為,研究習近平主席引用成語典故的現實意義,有助于進一步了解中國的政治哲學、政策理念。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