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地下電台︰串連著許多動人心弦的故事

來源︰人民政協報作者︰楊耀健責任編輯︰袁帆
2018-07-16 10:11

1938年9月武漢告急,根據形勢的變化和需要,中共中央召開六屆六中全會,決定撤銷長江局,成立南方局。武漢失守後,中共人員分別經宜昌、長沙、桂林等地輾轉來到重慶。

1939年1月南方局正式在渝成立,對外稱之為第十八集團軍駐渝辦事處,主管川、雲、貴、鄂、湘、粵、桂、蘇、贛、閩等省及港澳地區的中共組織,延安方面的指示通過電波傳到這里,又通過這里在廣大國統區貫徹。

鑒于機要任務加重,周恩來和李克農兩次派人去香港買回大批器材,組裝了數十部電台,除在重慶自留8部外,其余分送延安和各地,在天空中架設了一條條看不見的橋梁網絡。

許多動人心弦的故事,就發生在這些日子里。

周恩來臨變不驚

中共中央南方局的秘密電台網,是在周恩來的直接領導和關懷下,從無到有、從少到多,逐步建立和發展起來的。

南方局的前身叫中共長江局,1937年9月在漢口建立時,只有1部從延安帶去的發報機,時刻擔心出故障,聯絡工作脆弱。周恩來下決心要解決這個問題,當時經費雖然很困難,但只要是申請購買通訊器材,他都立即批準。這樣,由熟悉業務的干部申光通過熟人關系在漢口買到一批通訊器材,又組裝了2部,得以維持正常通訊。但從長遠考慮,電台還是實在太少。

隨著戰局的進展,各地方黨組織和游擊隊傳遞情報愈加困難,紛紛要求配備電台,而在漢口靠買零配件組裝根本無法滿足。于是,周恩來和李克農遂派申光攜帶數萬港幣去香港,相機購買無線電器材。

香港是自由貿易區,什麼都能買到,惟不易通過海關檢查,申光此去雖然購到一批器材,卻苦于無法運回內地。幸而德高望重的宋慶齡正在香港,中共地下黨負責人廖承志上門求助,她毅然承諾視為己任,召其弟宋子良去九龍海關打點,獲得“免予上稅、立即放行”的特殊關照,順利啟運。

1941年1月11晚,山城重慶萬家燈火,周恩來正在參加《新華日報》成立三周年紀念會,南方局機要科突然收到一封標志為“AAA”的萬萬火急的電報,發報者為新四軍軍部。譯出後立即送到周恩來手中,原來這是受到國民黨頑固派圍攻的新四軍在彈盡糧絕時發出的告別電,說明他們已遭不測。

周恩來看過電報滿腔悲憤,當即在大會上宣布了這件事。他正在講話,附近有人搗鬼,電燈突然熄滅了,他不僅沒有中斷講話,反而用更加洪亮的聲音說︰“黑暗是暫時的,光明一定會到來!”他的這番話,使到會同志受到極大的鼓舞。

就在當晚,南方局領導召開了緊急會議,布置了各種應急措施,其中最要緊的是部署二、三線電台,萬一國民黨當局查封了公開電台,後備的即可接替。此後又聯系香港密秘電台,指示廖承志在香港公布“皖南事變”的真相,向國際社會表明,中共堅持團結抗戰的方針絕不改變,但對反共軍事進攻不能不有所戒備。中共不願由此發生大規模內戰,如果內戰挑釁者醞釀更大陰謀,使日本坐收漁利,則中國抗戰前途岌岌可危,望國際人士共挽危局。

1月17日夜里,周恩來召集南方局和八路軍駐渝辦事處的全體人員開會。他表情凝重地說︰“我們不希望國共合作的局面全面破裂,但一定要作最壞的準備。如果頑固派搞突然襲擊,我們抵抗一下,把密碼和文件毀完了,就準備坐牢。要坐牢我們一起坐,他們要問你們是不是共產黨員,男同志可以承認,因為我們是共產黨的公開機關。女同志只承認是家屬。要問黨的組織情況,就說我們的中央在延安,主席是毛澤東,這里有支部,書記是周恩來。再問還有哪些負責人,就說有董必武、鄧穎超,別的不知道,讓他們去問支部書記周恩來。如果出現這種情況,我要出面去交涉,我是國民黨和蔣介石請來的。我們要爭取全師而回,但也要作最壞的打算,要準備犧牲,要犧牲我們一塊兒犧牲。”

“皖南事變”後局勢緊張,中共中央來電指出︰“恩來、劍英、必武、穎超及辦事處、報館重要干部于最短期離渝。”並要求銷毀文件、密碼、電稿等。為防止國民黨當局襲擊,南方局命令機要科將辦事處和《新華日報》全體員工名單電告延安,以便有人被捕時,中共方面能據此交涉。

周恩來還提出“隱蔽精干”的策略,將一批陪都文化界進步人士送往香港或外地,同時也疏散了一批黨內干部,對留在重慶的工作人員則進行氣節教育。

南方局在重慶設有8部電台,其中3部是公開的,已向國民黨當局登記備案。另有5部為秘密的,其中2部設在紅岩村辦事處三樓,聯絡對象為延安、雅安;1部設在紅岩村俱樂部樓上,與延安試通後備用。其余2部為流動性質,先後分設在市郊黃沙溪、市內中國工礦銀行辦公樓上,聯絡對象為延安。時局最嚴峻時,仍有4名報務員在紅岩村堅持收發報,片刻不停地向黨中央通報重慶的情況。

1943年5月蘇共宣布解散共產國際,國民黨頑固派乘機提出“取消陝甘寧邊區”“解散共產黨”,並密令胡宗南部準備進攻延安。同年9月,國民黨軍警強行封閉紅岩村的公開大電台,說是今後只能通過軍政部電台收發報,意在切斷紅色電波。

共產黨有共產黨的辦法。從此以後,南方局機要科常常派人將國民黨報紙上的新聞、社論用一般密碼發往延安,或是每天隨心所欲地寫上幾百字的假電文,蓋上領導人的私章,密封後送交國民黨軍政部、郵政局電台發往延安。延安收到這類電報扔到一邊就不管了,只有國民黨的“譯電專家”還在冥思苦想,企圖從中搞出點名堂。真正重要的文件和消息,則由架設在紅岩村三樓的5瓦小電台拍發,編碼縝密,盡管國民黨軍統局常年監听,但一次也未能破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