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教育守望者張玉滾︰扎根深山十七載 把山路走成通天大道

來源︰新華網責任編輯︰董
2018-09-05 08:50

新華社鄭州3月23日電(記者王爍)“你把十八彎的山路走成了‘通天的大道’,你閃光的汗水澆出山花更艷更俏,當春風催開冰封的大地,你總是摸著我的腦袋舒心地微笑……”這首由當地教育部門譜寫的歌詞里說的這個“你”,就是扎根深山十七載的“80後”山村教師--張玉滾。

“都走了,山里孩子怎麼辦”

從河南省南陽市鎮平縣出發,往西北方向走過蜿蜒近30公里的盤山路,村口一座廟宇旁,黑虎廟小學就坐落在這里。

“牆上掛著一幅我喜歡的油畫,畫面景色迷人,充滿了春天的勃勃生機……”春日的校園里時不時傳來孩子們的朗讀聲,年久斑駁的牆上是孩子們的學雷鋒專欄,稚嫩的筆觸畫出了孩子們平日生活中做好事的點點滴滴。空曠的校園里,教學樓下懸掛的一口�跡斑斑的手動上課鈴格外醒目,一張乒乓球台便是這個學校唯一的體育教學設施。

黑虎廟村是鎮平縣的深度貧困村,位于伏牛山深處,這里位置偏僻,直到2017年冬天才通了不定時的公共汽車。由于交通不便,信息閉塞,經濟基礎差,生存條件艱苦,許多老師都不願到這里任教。

2001年,張玉滾從南陽第二師範學校畢業,作為一名從大山里走出來的優秀人才,父母希望他能到城市去發展。“外面的老師進不來,咱自己培養的學生留不下,都走了,山里的孩子怎麼辦……”老校長吳龍奇的一番話讓張玉滾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于是,他說服了父母,留在了黑虎廟小學。

剛開始代課,張玉滾一個月的工資不過幾十塊錢。有時還發不及時,身邊的親人都勸他趁年輕早點走出大山,他一遍又一遍地解釋,始終沒出邁開走出大山的腳步。

“我是山里人,知道山里的苦,看著自己教的學生一個個能走出大山,我就覺得值。”17年來,這里的老師換了一茬又一茬,只有張玉滾一直堅守在這偏遠的山區。他教的學生有許多考上了大學,還有的念了研究生。家長們提到他,總會激動地說︰“玉滾在,我們的孩子就有希望。”

“千方百計上好每一節課”

“同學們,你們看我手里拿的就是大理岩和花崗岩,你們自己也找找看。”張玉滾正帶著五年級的學生在野外上科學課,這節課的主題是《認識幾種常見的岩石》。孩子們興高采烈地在小溪邊、山坡上找不同類型的岩石,拿在手里認真比對。

由于學校條件艱苦,師資力量不足,張玉滾不得不把自己磨練成“全能型”教師。學校現有75名學生,已是校長的張玉滾,同時還擔任著數學、英語、品德與社會、科學四門學科的教學工作。

2017年,在當地政府的資助下,學校新蓋了宿舍樓,有40多名學生在校住宿,張玉滾又當起了生活老師,照看學生的飲食起居。他每天凌晨五點半起床,晚上等孩子們入睡後,他還要在燈下備課,直到凌晨十二點以後。

“千方百計上好每一節課。”這是張玉滾給自己定下的鐵紀律。數學課上,他運用直觀教學法,和孩子們一起制作教具;語文課上,優化教學環節,力爭把每節課講的時間控制在15分鐘內,把更多的時間留給學生獨立思考和練習;英語課上,他不斷地激發學生的英語學習興趣,消除他們對英語的恐懼;科學課上,他帶領孩子們去野外上課或是自己動手做實驗,培養他們的好奇心和想象力……多年來,張玉滾所教年級學生的成績,在全鎮名列前茅。

為了不斷提高自己的業務水平,他利還用課余時間進修了大專,現在正在進修本科,學習初等教育專業。

做一輪照亮山村孩子的明月

黑虎廟小學輻射半徑達周邊20多公里,大多數孩子中午都在學校自己做飯吃。當張玉滾看到有些年齡小的學生做的飯半生不熟,就又主動承擔起孩子們的後勤保障工作。不僅如此,他還動員在外打工的妻子回來幫他給學生們做飯。

山里的孩子,父母大多在外打工。誰家孩子在哪兒居住,誰家孩子爺爺奶奶多大年紀,誰家孩子上學需要接送……他都一一記在心上。

2014年6月的一個晚上,學生張朋的家長打電話說孩子還沒到家。正在改作業的張玉滾掛掉家長電話,立刻和妻子一起打著手電筒進山去找,最後發現張朋在回家的路上靠在大石頭旁熟睡了。張玉滾二話不說,背起張朋就走,經過一個多小時才把張朋安全送到家。後來,接送學生也逐漸成了張玉滾的家常便飯。

多年來,黑虎廟小學沒有一個學生因為貧困輟學,張玉滾和學生們同吃同住,和妻子一起料理學生的日常生活,並用自己微薄的收入資助了300余名學生,繼續他們的求學之路。

受張玉滾的影響和感召,黑虎廟小學4名退休教師決定返回山里繼續教書,張玉滾曾經的學生張磊在外上學畢業後也回到黑虎廟小學任教。

問及將來的打算,張玉滾的回答簡單而詩意︰“我願意做一輪明月,照亮山村孩子走出大山的路,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夠關注大山里的孩子們。”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