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玉滾︰十八彎山路上的一輪明月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責任編輯︰王春艷
2018-09-05 08:50

個人簡介

他,十幾年如一日堅守大山深處,只為改變山里娃的命運,托起大山的希望。他,雖然收入微薄,但17年資助學生多達300多名。從教的黑虎廟小學因交通困難,學生每學期的課本都是他靠著肩上的一根窄窄的扁擔挑進大山的。而這一挑,就是5年。面對山里學校缺師少教的現實,他不得不把自己練就成語文、數學、英語、品德、科學樣樣精通的“全能型”教師。——題記

事跡說明

在河南省南陽市鎮平縣的伏牛山區,有這樣一個普通的小學校長,就像這平凡而又堅韌、樸實而又厚重的連翹。為了一句莊嚴的承諾,他十幾年如一日堅守大山深處,只為干好一件事︰改變山里娃的命運,托起大山的希望。

他就是張玉滾,一個“80後”小學校長。他扎根黑虎廟小學17年,先後教過500多名孩子,培養出16名大學生。當地人把他的事跡編成歌曲傳唱,感動了無數人。

一次偶然的鼻子一酸,成了村里離不開的先生

黑虎廟村是鎮平縣北部深山區的一個行政村,屬于高丘鎮。從地圖上看,這里距離縣城70多公里,距離不算太遠。然而一座座大山像鐵桶一般,把黑虎廟圍困得水泄不通,牢牢壓在谷底。以前,黑虎廟人要想走出大山,得沿著山脊上牛羊踩出的小道,翻越尖頂山,再穿過險峻難行的八里坡。走到高丘鎮,通常需要10個多小時。老輩人說“上八里、下八里,還有一個尖頂山;羊腸道、懸崖多,一不小心見閻羅。”

黑虎廟村有1300多人,下轄13個自然村,零星分布在方圓十幾公里的帶狀山凹里。走出大山,改變命運,過上好日子,是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夢想、心心念念的追求。要想刨除窮根,改變命運,必須從教育開始。

學校雖說在村里的中間位置,但住得遠的學生步行要3小時才能到。一座破舊的兩層教學樓,一棟兩層的宿舍,三間平房,就是這個學校的全部家當。

2001年8月,剛剛師範專業畢業的張玉滾,跟著老校長來到學校,走進自己當年上課的教室,映入眼簾的依然是“破桌子,破水泥台子,里面坐著十來個土孩子”。而當下最困難的是,沒有老師教這些“土孩子”。看著孩子們清澈無邪、渴望知識的眼神,張玉滾鼻子陡地一酸。從那以後,21歲的張玉滾與教育結下了不解之緣,他堅守著一份淳樸與清貧,用無私的愛澆灌山村的教育之花。盡管嘗盡了山村教學的酸甜苦辣,但學生的成績和進步讓他覺得一切都值得。家長們常說:“有了玉滾,我們的孩子有希望了。”听聞此言,張玉滾立志要通過自己的努力,用自己的堅守放飛孩子們的夢想。

一根窄窄的扁擔,挑起山里娃走出大山的希望

從教之後,由于山里交通困難,學生的課本都是張玉滾一扁擔一扁擔挑進大山的。這一挑就是5年。張玉滾還記得,有年冬天特別冷,山里潮氣大,滴水成冰,本來就難走的八里坡,更加濕滑難行。眼看就要開學了,孩子們的書本還在高丘鎮上。正月初十凌晨三點多,張玉滾和另一名老師路喜安就扛上扁擔出發了。揣幾個涼饃,一步一滑地直到中午才趕到鎮上。向路邊人家討碗熱水吃了涼饃,他倆又趕緊挑著幾十公斤重的教材、作業本往回走。一路緊趕慢趕,晚上十點多,兩人才走到尖頂山頂。汗水在眉間結成了冰碴,肩膀早已磨腫,腳上水泡連水泡,每走一步都疼得鑽心。天黑看不清路,偏偏又下起了雨,他倆實在走不動了,就找了個山洞,把書本用油氈包起來,小心翼翼放好。他們背靠背取暖,在一旁坐了大半夜。第二天一早就往回走,等到了學校,兩人幾乎成了“泥人”。書本卻被裹得嚴嚴實實,打開來,干干淨淨,連一點褶皺都沒有。

2006年,通往黑虎廟的公路修好了,山里人的出行方式終于有了改變。因為山高路險通不了客車,很多村民買了摩托車、機動三輪。張玉滾也省吃儉用置辦了一輛摩托車。此後,他去鎮上給學校買米買菜拉教材,再也不用肩挑背扛了。“老扁擔”謝幕,“小摩托”登場。“老扁擔”身上凝結的一代代山區教師艱苦奮斗、無私奉獻的“扁擔精神”,也繼續在“小摩托”上傳承發揚。

黑虎廟村有他在,一個孩子都不會失學

黑虎廟小學一共有75名學生,其中40多人在校住宿。這些孩子中有三分之一是留守兒童,跟著爺爺奶奶生活;還有些孩子生活在單親家庭。張玉滾把這些情況摸得一清二楚。誰家孩子爺爺奶奶年紀大了,需要格外操心;孩子們都在哪兒住,誰上學需要接送……他都一一記在心上。

2014年6月的一個晚上,10點多鐘。正改作業的張玉滾接到張朋爺爺打來的電話,說孩子還沒到家。6歲的張朋是學前班的學生,父母在外地打工。學校6點就放學了,孩子咋還沒回去呢?張玉滾立刻和妻子打著手電筒去找。走了七八里地,在路邊兒發現張朋靠著大石頭睡得正香。“孩子是走得太累了。”張玉滾看著心疼,舍不得叫醒張朋,就俯下身子,讓妻子把孩子抱到他背上。那天,夫妻倆輪流背著張朋走了足足一個小時。“要不是你們把孫子送回來,我這一夜都合不上眼吶!”張朋的爺爺握著張玉滾的手久久不放。黑虎廟村黨支部書記韓新煥動情地說,張玉滾雖然收入微薄,但他17年來資助過的學生就有300多名。只要有他在,黑虎廟村沒有一個孩子失學。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在張玉滾和其他老師的努力下,在鎮平縣、鎮兩級教育部門的支持下,黑虎廟小學頑強地“生存”著。一年一年,孩子們從這里走出大山,有的考上重點大學,有的還讀了研究生,留在大都市。在張玉滾任教前,黑虎廟村只有一個大學生,到現在已經有16個大學生。

艱苦的環境,常年的操勞,張玉滾顯得比同齡人“老相”得多,38歲的人看起來像是50多歲。很多次去鎮里開會,不熟悉的人問他︰“快退休了吧?”他總是呵呵一笑。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