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玉滾︰點燃深山孩子的希望

來源︰央視網責任編輯︰王春艷
2018-09-05 08:50

這是河南省鎮平縣黑虎廟小學的孩子們,這節是科學課,這節是數學課,這是孩子們在上英語課,這是體育課。您發現沒有,不同的孩子上不同的課,但老師卻始終是同一個人。他叫張玉滾,是這所小學的校長,已經在大山深處的黑虎廟村當了17年的老師。

張玉滾畢業于南陽第二師範學校。他之所以變成一位全科老師,完全是出于無奈。對于這一點,黑虎廟小學已經退休的老校長吳龍奇最能說清其中的原因︰“因為這是深山區,教師調不來。海拔1300米,冬天大雪封山了,都不能走人了;暴風驟雨不能走人。平原調來留不住,也調不來,調教師來這里教學,有的哭都不來。”

黑虎廟小學所在的鎮平縣是國家級貧困縣,而黑虎廟村又在伏牛山的深處,想進入這個學校必須經過上山八里、下山八里崎嶇的山路才能到達。這里的人想到最近的一個鎮上去,單是車程都要將近兩個小時,而且這里到現在還沒通公共汽車,所以很多人不願意來到這里任教,但是張玉滾卻來到了這里。

張玉滾說︰“自己本身是從山里出去的,當時山里走出一個中專生、高中生都很少,所以我就決心回到學校(任教)。”

張玉滾2001年剛開始任教時,由于沒有教師編制,只能做一名代課老師,工資只有二三十塊錢,家人都不同意他回來。直到2010年,他依然是個代課老師,工資也只有80塊錢。在這期間,有朋友叫他出去打工,為此他也曾產生過動搖。

當初和張玉滾一起代課的幾名老師,都因為待遇低、條件差,陸陸續續地離開了這里。張玉滾說︰“吳老師上門做了很多次的工作,另外我也到學校里看,確確實實當時是6名教師,4名面臨著退休,當時學校是100多名學生。說你得去,不去咱們這個學校就開不開台。留住了教師就留住了校,留住了教師就留住了血脈,假如說這里沒有老師,好多學生都面臨著輟學。”

為了老校長的心願,張玉滾留了下來。不僅他自己留下了,他的妻子也留下了。當時,學校有四五十名寄宿生,沒人做飯。請炊事員,學校沒有錢,所以張玉滾就把妻子也動員過來了。

當時張玉滾的妻子張會雲在外打工每個月還能掙千把塊錢,留在學校是一分錢都沒有,兩個人只能靠張玉滾每個月當代課老師掙的幾十塊錢勉強度日。張會雲左手劈柴,左手切菜,但是她並不是一個天生就用左手的人,而是幾年前她給學生做飯時,右手的三根手指被壓面機壓碎了,不得已才用的左手。

由于這里有三分之一的學生是留守兒童,還有將近一半的學生是建檔立卡貧困戶的孩子,所以在校生一半以上的學生都會選擇住校。

張玉滾在黑虎廟小學這17年里,除了寒暑假和周末學生不在校的時候,他會回家,剩下的時候他都是和妻子住在學校照顧學生。看到張玉滾這張臉,你猜他年齡有多大?張玉滾說︰“我是1980年生的。說到這就有個笑話,我到縣城他們都說你退休了嗎?”

2012年鎮平縣為了解決山區教育問題,特批了幾個正式的教師編制,不過老校長吳龍奇並沒有把名額給自己也是代課老師的女兒,而是給了張玉滾。他說︰“我退了,因為你干(校長)我放心。只有你干,山區的孩子有學上。你這幾年當校長,你把這所學校堅守下來,堅持下去。只有這樣,山區的群眾有希望,孩子有出路,我自己一生也就這樣做的。”

張玉滾沒有辜負老校長的心願,沒有讓一個學生因為貧困而輟學。他就像他給孩子們上科學課里講的滴水穿石一樣,不斷地提升這所小學的教學質量,讓學生成績在全鎮考試排名中名次靠前。學校的光榮榜上,是張玉滾曾經的學生們。他們從這里起步,有的考上了蘭州大學,有的考上了四川大學。

在張玉滾的感召下,同樣是80後的張磊,2014年放棄了深圳的工作,帶著妻子回到了黑虎廟小學。

張磊說︰“張老師曾經教過我,他這種敬業奉獻的精神確實是對我的影響很大。我(覺得)應該像他一樣扎根深山。”

現在張玉滾已經由一名代課老師,變成了一名正式的在編教師,工資也漲到3000來塊錢,還獲得了很多榮譽。張玉滾繼承了老校長的心願,他也希望有人繼承他的心願︰“我的心願就是希望更多的老師走入山里,為咱山區孩子傳授知識。”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