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童裝”闖出“大世界”,傳統產業轉型帶動綜合發展的“織里樣本”

來源︰新華社作者︰吳帥帥 馬劍責任編輯︰張穎姝
2018-09-11 10:13

“小童裝”闖出“大世界”——傳統產業轉型帶動綜合發展的“織里樣本”

一邊,窄窄長長的扁擔街留存了改革開放之初童裝馬路市場的記憶;一邊,童裝電商小鎮、織里童裝產業示範園等釋放發展新動能。這就是位于太湖南岸的湖州市吳興區織里鎮。

從0.58平方公里到25平方公里,從單純的本地戶籍人口到45萬新老“織里人”和諧共處,40載改革開放,小小的織里鎮,因小小的童裝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根扁擔“挑”出童裝之都

通過吊掛系統,一件件童裝在車間懸空穿梭,電腦裁剪、拉伸、自動縫邊,不到一分鐘,一件精致的兒童連衣裙就從布料變為了成品。這是記者在織里鎮今童王童裝公司自動化車間看到的場景。

“這樣的效率,在我靠著6台縫紉機打天下的創業初期簡直無法想象。”公司董事長濮新泉感慨。

“一根扁擔兩個包,走南闖北到處跑。”改革開放初期,曾經“遍聞機杼聲”的織里,許多農民創業者靠著家里的一台縫紉機,做起了小買賣。

“就縫一些被套、枕套拿出去賣。”如今在織里童裝城經營一家布料行的楊進根說。沒有行銷證件,沒有目的地,哪里有菜場、市集,就在哪里擺起小攤。“最遠到過鄭州,一次帶著幾百套枕套,半個月就能賣完,一趟下來能賺200多元。”

上世紀80年代中期,織里人在傳統紡織、刺繡產品生產基礎上,開始集中進入童裝產業,童裝成了織里鎮的產業名片。

織里鎮黨委書記寧雲說,幾十年來,雖然織里童裝產量有過起伏,但織里童裝一直走在轉型發展的路上︰家庭小廠有序進入產業示範園區規範生產;產業工人從出租屋搬進員工宿舍;規模以上企業正在用品牌謀求上市……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織里鎮共有童裝生產企業1.3萬家,童裝電商企業7000余家,年產童裝13億件(套)。

從“微笑曲線”兩端找利潤

“現在織里童裝主要在‘微笑曲線’兩端,也就是在設計和銷售上做文章。”中國織里童裝城業務負責人張凱說。2010年建成的織里中國童裝城,除了傳統的面料交易、輔料采購,還是覆蓋設計、打樣、展示、營銷拍攝為一體的童裝設計中心。

設計師胡麗瓊原來是織里童裝廠的普通員工,而今開起了設計工作室。“原來織里的模式就是‘現抄現做現賣’,現在我們賣的是創意、設計。”

她說,只要有靈感,設計師可以馬上通過3D排版設計,大體感知效果,如果可行就能在打樣間做出一個樣品,最後在隔壁的走秀台,通過每周10多場的小模特走秀展示。

據介紹,這個設計中心已經匯聚了近20個工作室,每天都有新的童裝款式被當場買走,有的甚至成為當季熱銷品類,每個設計團隊年平均收入約200萬元。

濮新泉說,品牌化經營後,企業同款童裝的利潤率至少提升40%。“一線工人減少了,設計團隊擴大了;車間勞動減少了,網上營銷增加了。”

在今童王園區內,有一片專業童裝攝影場地,臥室、運動場、火車站、咖啡廳所有生活場景一應俱全。每到傍晚,會準時迎來一波拍攝高峰。

據了解,童裝行業還帶動了化妝、小模特培訓、攝影等許多衍生產業。

張凱說,通過一根網線,去年織里童裝已經實現了100億元的網上銷售額,“雙十一”,僅織里鎮有名的淘寶村大河村就實現了5億元的銷售額。去年,織里童裝實現年銷售額超500億元,約佔國內童裝市場份額的50%。

從產業富民到和諧興業

織里鎮人大主席薄國欣表示,童裝產業為小鎮帶來了財富和大量外來人口,更重要的是,織里把這些異鄉人留了下來。

江蘇盛澤人王漢超從小跟著父母到織里創業,大學畢業後又回到了織里經營面料生意。“小到一塊吊牌、大到面料輔料,在織里已經形成了童裝行業成熟的產業鏈。我覺得在這里有更多的事業發展機會。”王漢超說。

來到織里的打拼者最後成了創業者,靠童裝產業在織里扎下根來。

織里童裝商會會長楊建平說︰“從事童裝近30年來,我帶出了近百個老板,他們有的在織里辦廠,有的在老家做老板,這是我感到最驕傲的事情。”

記者了解,現在,織里每年外發加工童裝約4.5億件(套),產值130億元,有效帶動了周邊地區群眾脫貧致富。

吳興區委書記吳智勇表示,改革開放40年來,織里童裝產業轉型的背後,是織里小城鎮的轉型、新老織里人的轉型,成功走出了一條團結打拼、和諧相處、共謀發展的“織里之路”。

(新華社杭州9月11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