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大師崔自默談夏湘平先生書法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崔自默責任編輯︰王春艷
2018-10-16 15:43

我仰夏湘平先生之名,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當時我正在西安上大學。1997年由柴岩柏兄機緣,始在北京拜謁請益,瞬間感染于夏先生的溫文爾雅、犖犖大方,書論有謂“書如其人”,不是虛言。

夏湘平先生多才多藝,只為書名所掩,行外不甚了解罷了。在中國當代書壇,夏湘平先生享有盛譽,尤其對軍隊美術書法教育貢獻巨大。

藝術家的地位與影響,既取決于其直接的藝術部分,更包括藝術身份之外的諸多社會因素。蘇東坡論書說“苟非其人,雖工不貴”,含義豐富。夏湘平先生宅心仁厚,剛毅木訥,人寶其書,非為無由。

在中國書法史上,隸書于漢魏時蔚然大觀,後世能超群拔俗者寥寥可數,茲夏湘平先生得之矣。“夏隸”風格獨特,讀者過目不忘。夏先生拈出《石門頌》體系的脈絡神髓,抽象之、夸張之、符號之,發揮廣大,豈其易哉。它的“反結法”,結構與解構兩法不一不異,左右逢源,相得益彰。文字部件的“不爭”,使得中宮開闊,有廟堂氣;同時增加出無形的審美趣味,擴展出無限的思維空間。“夏隸”書體的筆法,碑與帖合而為一,碑的厚重拙樸與帖的巧妙靈活,其用筆顫掣,筋骨----,如錐如錘,比之折股畫沙,多出雕刻感;隸韻草情,局部筆畫仿佛繆篆姿態,添裝飾之美。“遂覺已步入褒斜道上,側身于石門左右,時而又遙領廟堂之肅穆”,歐陽中石先生在跋夏湘平書周敦頤《愛蓮說》書卷中有此語,真知音也。

《唐山抗震十周年紀念碑》《汨羅江屈原離騷碑》《朝陽閣賦碑》等……靜靜欣賞夏湘平先生法書精品,我再度思考瞬間發生于紙張平面上可以存在與啟發的空間與時間之關系。書法,是立體的、多維的。因筆法而改變結體,因結體而改變章法,整體完備而又具體而微,形神統一。疏離而不失引力,需要作者的膽識,所謂筆墨張力,其實是心力感應。

“會通之際,人書俱老”,孫過庭論書有此說,那不是凡俗意思的物質衰老,而是取之不竭的藝術意欲、精神活力。從夏湘平先生的書法創作軌跡中,可以發現個中端倪。

“高貴的單純,靜穆的偉大”,古今中外的藝術經典,總是把無數感動凝固起來,打通視听,讓來者覽閱之際,思接千載。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