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米壽抒懷”夏湘平書法藝術展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劉洪彪責任編輯︰王春艷
2018-10-16 15:43

“米壽”乃八十八歲之雅稱。“米”字于此本無特別含義,因拆字可得二“八”一“十”,便有“米壽”之謂。夏湘平先生今逢“米壽”,應屬高齡,然我觀之若處韶年︰親朋餐敘,如常小飲數盅,不曾減量;獨處友聚,照舊適時點煙,未生戒念;讀書寫字,慣有香茗在側,禪茶一味;面對菜肴,依然不挑不揀,葷素隨心;日常生活,從不刻意運動,步健眠酣;發言論道,談吐條分縷析,出口成章;作書吟詩,下筆融情入理,不失圭撮;得失毀譽,一向安之若素,處之泰然……在我看來,夏湘平先生之身心狀態,一直保持著中年模樣。

夏湘平先生向來低調內斂,淡泊謙虛。早年出任中國書法家協會第一、二、三屆常務理事,主持全軍美術書法工作,擔當全國書法展賽評委,從不傲物矜夸。遲至85歲,才由學生親友齊力推擁,在軍事博物館舉辦“硯邊八十年?夏湘平書法藝術展”,且“老鳳清于雛鳳聲”,一鳴驚人。今又由雅徒游生操持,再辦“米壽抒懷?夏湘平書法藝術展”,小品短札,寫自家文句,抒自家情懷,輒為當代書壇平添風雅,給後學晚輩再立燈標。

近期,我曾兩臨汨羅,于屈原碑林始見上世紀90年代初夏湘平先生所書二千五百多字隸書《離騷》碑,亦覓見我所節錄之《招魂篇》碑石。兩相比照,我碑字跡粗陋,刀痕稚拙,真不堪卒讀,恨不能推倒重來。而夏碑則情通漢韻,意領時風,實當代經典,無疑將百代流芳。由此,憶及2001年我為華文出版社出版之《夏湘平書屈原〈離騷〉碑》所撰跋語曰︰《離騷》碑已然成為屈原碑林之誘人景致和藝術豐碑。我敢斷言,當代書壇乃至綿延後世,將牢記夏湘平及其“夏體”隸書。《離騷》碑因之為古往今來獨一無二的書法上石的《離騷》全文,又有夏湘平先生以其獨創一家的筆墨將屈原的愛國精神和浪漫情調演繹得淋灕盡致,必將永垂書史,為後世學書者奉為圭臬。汨羅之行,我愈發堅定27年前對夏湘平先生當代意義和歷史地位的預判。我曾多次自書一聯︰當謀奇特事;要做正常人。此不諱言,夏湘平先生即是引發我撰此聯句之生活原型和思考傍依。

今年4月間,“橫綿姑蘇?劉洪彪錢玉清書法聯展”開幕前夕,友人微信轉來夏湘平先生手書賀詩一首︰“姑蘇自古競繁華,比擬天堂世世夸。橫綿姑蘇新一景,墨香綻出萬枝花。”我向八方賓客宣讀此詩,頓覺滿心喜悅,周身溫暖,依稀可見夏公巍然在側,銀絲爍爍,笑意盈盈。于是,眼前便有“美意延年”四字浮現,心下便有“米壽韶年”一詞生成。

賀“米壽抒懷?夏湘平書法藝術展”文墨雙馨!

祝夏老湘平先生輕松漫步耄耋,快樂跨越期頤!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