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家張繼談夏湘平印象︰通會之際 人書俱老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張繼責任編輯︰王春艷
2018-10-16 15:43

“學古變古,學法變法是任何書法家都應該做到的。”這是著名書法家夏湘平老先生在2015年舉辦“硯邊八十年”個人書法展現場接受媒體采訪時所說的一句話,可以說是夏老通過對之前八十載書法學習與研究歷程回顧思辨後所得出的極其精準而高明的論斷。

在那次展覽會上我也有幸接受了相關媒體的采訪,很激動地表達了我對夏老的敬仰之情。我說道︰“夏老已85歲高齡了,其書法藝術確實達到了一個非常高的境界。其作品不論是隸書或是其它書體格調都非常高,不僅有深厚的傳統功力,並且有很強的時代氣息,更有其明確的風格特征。”又三年過去了,夏老依舊精神矍鑠,紅光滿面,拜觀其今日之大作,更是運斤成風,爐火純青。此刻我腦海中倏然閃出孫過庭的一句話︰“通會之際,人書俱老”。

通會者,貫通融會也,這是所有藝術門類的至高境界,也是所有藝術創作所追求的最高目標。表現在書法創作上,融會貫通必然變法, 而變法又必然建立在師法的前提下,沒有師法何來變法。夏老自幼習書,至今研求八十余載,其書法藝術創作,尤其是隸書創作已步超然之境,被人們譽為“夏隸”,影響廣泛。縱橫探究夏老師法與變法之路,實質上就是一條繼承與創新之路。

我曾在一篇題為《淺論當代篆刻藝術創作》的文章中有過這樣的表述︰“師法,首先是對古法的定向選擇,其次是對古法的深刻認知,第三是對古法的廣涉博取,第四是對古法的永久關注。”可以說這也正是對夏老書法藝術在師承先賢方面較為準確的概括。在當今書壇,面對古代豐富的書法遺存,有人選擇獨闢蹊徑,走偏僻的羊腸小道而通往藝術殿堂;有人則反其道而行之,靠自己的智慧和才情在常人熟視無睹或無能為力創變的碑帖上發現新的閃光點,尋找新的突破口,從而發揚光大。毫無疑問,夏老屬于後者。數十年來,夏老以無比虔誠的心智堅守著漢碑這塊陣地,以極其敏銳的思維從數以萬計習書人熟識的《石門頌》中解讀出他人難以窺得的信息。《石門頌》用筆中諸如勁健蒼古、雄渾厚重、筆法多變、方折露骨、圓轉豐筋、奔放縱逸等特征,結字中諸如寬博大氣、勢態高古、倚正相生、篆隸並用、重心多變、奇趣天成等特點均躲不過夏老之法眼。傳承明確的技法技巧,約定俗成的規範要求均為其所用。然而夏老並未就此滿足,廣涉博取、兼收並蓄更是其長期以來的師法理念。《張遷》《禮器》《曹全》《鮮于璜》等都在其涉獵之內,篆書、楷書、行書、草書亦均在其研習之列。尤為可貴的是,夏老對優秀傳統、對古法經典至今也不曾懈怠,其書在“由法到意”和“由意到法”的循環往復中不斷走向新的高地。

在這篇《淺論當代篆刻創作》的後半部分,對“變法”我也有四句話的表述︰“變法,首先是對古法的靈活運用,其次是對古法的時代順隨,第三是對古法的個性滲化,第四是對古法的人文融通。”我認為,夏老在書法藝術上之所以能取得如此矚目的成就,有效師法固然重要,但變法才是重中之重。清代學者魏錫曾言︰“推崇入古出新,講求天真自然,反對墨守不化,摒棄矯揉造作”,清代大家周亮工亦曾言︰“取古人法而能運己意者可也”均是對靈活運用古法的精闢論述。可以肯定地說,夏老對于古法的運用正是如此。在其筆下點畫運動所蘊含的力與神,結字構成所營造的勢與趣,整體布局所生成的氣與韻無不彰顯出夏老對于古法的深刻掌握與靈便發揮。其對對立統一的矛盾調控,對氣韻生動的精神呈現已成自然。還以夏老之隸書為例,其在主導法帖《石門頌》的基礎上既能駕輕就熟地旁涉諸法、體外借鑒而不露痕跡,又能依周邊之態勢及前後之節奏隨機應變,不乏神來之筆。同時,在夏老的筆墨之內、字行之間時時閃耀著時代審美的光華。石濤曾講︰“筆墨當隨時代”,愚以為,當代隸書所蘊含的抒情性、趣味性、多樣性、兼融性正是在如今大的文化背景下表現出的時代特征。遍賞夏老隸書,其筆墨生動流暢亦不乏沉雄,在立足漢碑樸拙淳厚的基調上,融匯諸多元素,大膽表現書寫與抒情意趣,不僅昭示出了時代審美,同時也體現出了夏老的個性風貌。其剛健豪邁的生命氣息,委婉豐富的情感寄托以獨有的藝術語言得以傳達。若置夏老隸書于歷代眾多隸書之中,無須逐一檢索,回眸可得。

事實上,任何一門藝術都是共性與個性的統一體。沒有共性的存在,僅有個性難以步入法門;反之沒有個性的存在,僅有共性不可能成就具有獨特風格的真正的藝術精品。但個性並不完全等同于風格,個性往往具有與生俱來的特征,而風格則是經過人文整合後個人性情在藝術創作中的物化。揮發個性的過程也正是揚我風神、抒我胸懷、發我心志的過程,這其中甚至飽含著書家自身的人生觀、道德觀與價值觀。劉熙載曾雲︰“書者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如其人而已。”夏老為人誠厚,謙遜低調,篤實善良,其在不斷錘煉業已精熟的技藝同時,更重綜合素養之積澱,更重人生氣格之涵養。可以說,氣格是諸藝會通的最高歸宿,是內在修為的自然表現,更是精神品質的潛移默化。夏老能詩文,擅繪畫,並在人格修煉和書法藝術上達到了很高的境界,堪稱德藝雙馨,這絕不是偶然的。正如《荀子》所言︰“積善成德,則神明自得,聖心備焉”。

今年時值夏老八十八高壽,並將隆重推出“米壽抒懷?夏湘平書法藝術展”。前些日,愚有幸應約為夏老恭治“既已有米,相期以茶”閑印,藉此一並表達對夏老之誠摯祝福及崇高敬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